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 > 文章

脚 殇

时间:2020-07-07    点击: 次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赵发枝 - 小 + 大

没想到这次被逮住在家老老实实躺了一周还没有完全恢复,也就是一个鸡眼的事儿。


鸡眼的形成与足部皮肤受到长期机械刺激,如摩擦、压迫等引起的角质层过度增生有关。经常穿不合脚、过紧的鞋子,长期行走、足部畸形者患鸡眼的可能性较大。 


专家的话也不全对把,我都几年没穿高跟鞋了,特别是今年买了一双特别舒适的鞋,一连穿了好几个月。那是疫情后路过一家鞋店,进去看看发现早就想买的那双鞋打折,一双白色浅口休闲鞋,鞋底柔软还防滑,是那种牛筋底,卤熟了的牛蹄筋颜色的牛筋底,脚掌处有一个个小圆顶,防滑效果最好,可春可夏可早秋,打折后很便宜,买回来上脚就不想换,脚在宽松环境中的那个舒服呀,走路轻巧轻声还轻盈,每次看看前面的路,在看看脚下的鞋,心情都格外的好。可是,我的脚咋还是会长鸡眼呢?并且长在第二个脚指头与脚掌连接的凹处,这个地方是根本不受挤压的。 


五月中旬,左脚指凹处有点异样,有一个白色的小点有点儿痒,抠了抠抹点药没大在意,多日后有些生疼妨碍了走路,去修脚屋问问,说是长鸡眼要贴鸡眼膏。那还不简单,药店买两盒鸡眼膏,晚上温水泡脚,一贴就是了。可是没有想的那么容易,贴完一盒鸡眼膏,坏皮揭掉几层,里面还是肿痛,心想不管它过两天再看。这样虽疼但不厉害,还能走路工作和生活,可是有问题不治疗也不能恢复,并且坏的地方越堆越高,厚厚的一坨凸出来洗脚都不敢碰,决定再去修脚屋请教。技师说如果鸡眼膏贴不好,可以用她的特效膏药,保证一次治愈。她说医院是用的激光,很多时候做不干净,会再次复发。因为是亲戚,也在楼下开店好多年,平时关系也好,就完全相信了她的话。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也没必要不信,没有多想就把脚交给了她。 她叫我正午去,说药膏经过六个小时的作用最好。


第二天中午下班后,我回家草草弄些吃的,就去了她的店里。她打来温水叫我先泡泡脚,她说需要把皮肤泡软才行。我俩东拉西扯的说了会儿闲话,二十分钟后擦干脚,用她那特制的锋利小刀削去部分坏死的皮肤,抹上她那特效药膏,她说为了根除的彻底就多抹点儿,这药老贵了,亲戚才有的特殊。她说抹完药可以走路,不耽误工作不影响生活。我不应该听信的是她这一句话。 


当腐烂鸡眼的药开始发作时,那难受的滋味是我这辈子也没有尝过的。药到脚上初始的时候,有点儿隐隐的疼不算厉害,我一瘸一拐的走到店里,不多一会儿药性发作。这下麻烦了,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脚立着不行平放着不行,搁哪儿都疼。要命呀,受不了了,我要把药膏撕下来,我不断地用微信呼喊着技师。技师说,不能撕掉,千万不能撕掉,不能前功尽弃,不然好不了。忍住,忍,再忍。我的天,这是能忍的事儿吗?钻心的疼,扯着的疼,各种前所未有的疼,无法表达的疼。我算是感受到了一切无名状的疼,脸色苍白汗直流。 我想到了去疼片,我没用过,不知道可不可用。还好邻居开的药店就在隔壁,她说能用并且效果很好,叫我赶紧试试。温水送服,心里切盼快些融化起作用。还真是有效,不到十分钟,疼痛感减轻了许多,许是药真的好,许是我从不用药吸收好。菊儿说,姐,看你脸色那么差,还是回家休息吧。


回家躺了三个小时,下午六点我去洗脚屋拆了纱布,技师帮我去掉了被特效药烧掉的鸡眼和包裹鸡眼的一圈坏死的肉。她说这次烧的彻底,没有出血是因为连部分血管都烧掉了。我瞠目结舌有点儿后怕,连血管都烧掉了,那该是多大的创面呀,能很快恢复吗?她说没事,明天早起依然上班,一个星期后就完全好了。 


我的后怕得到了应验,我大不该不重视这创伤,大小也是手术也算伤啊,怎么可以掉以轻心不当回事儿。也都是听信了技师的话,以为真可以走路可以去工作呢。第二天早起,我为了减少走路,专门骑上我的粉色小宝马去了不远处的店里。可是做销售哪能坐着一动不动,虽说菊儿一再叫我多坐少走路,可伤口依然经不起,痛感时有发生,十分不舒服。晚上下班的时候,菊儿说,姐,看你今儿一天都没精神,你还是在家休息几日,不要把脚伤弄得严重了。我是不应该上这一天班的,不然也不会感染,导致困在家里不能出门。 


文联组织今天去京山学习,昨儿早起特跟丁主席告知脚疼无法随行。文友们又要说,活动中没有我在场好像缺点儿什么。亲们,抱歉。要好的朋友今儿女儿大婚,不能前去恭贺,不能跟好多好久不见的朋友相见,很是遗憾。闺蜜说来接送我一同前往,我说还是安静在家休息,期望早日出窝。这些天辛苦了我的闺蜜。 一大早,闺蜜送来了最新鲜的菜。嫩嫩的黄豆芽,胖胖的藕,两颗热白菜,一卷豆凉粉,刚出案板的瘦肉能吃好几顿。早餐的牛肉面,晚餐的八宝粥,外用的内服的消炎药,利用上班空隙一天跑几趟。大热天的上楼下楼,真是让我惭愧,每次遇事儿都是她在吃亏。 


多年不受酷刑,这次竟然被小小的鸡眼牵制。菊儿说,都是我嘚瑟的错,不该在那儿说长这么大没遭过病痛的罪。菊儿一天一个电话,叫我安心休息,不要着急。虽然事与愿违,但事已至此,只能随遇而安,只是可怜了我的脚指头,到现在还是一个大大的坑。



(作者:赵发枝 · 宜城)
















上一篇:沈四娘织布助儿读书(五山民间故事)

下一篇:哑姐传说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