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 > 文章

杀子,只是为了那份孽缘

时间:2019-08-06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    作者:山凤凰 - 小 + 大

杀子,只是为了那份孽缘 

邓耀华 


 1、 秀丽山村出俏女 鄂西北峪城县,是一个山区小县,离县城西 南五十余公里处,有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子,叫五山村。这里有五座山环抱着村庄,山势平地而起,青松苍翠,奇峰竞秀,景色十分壮丽。五山环抱的中间,是一大块平坦的土地,地中间有一条溪水叮咚流淌的小河,河边杨柳依依,紫燕穿飞。因为有山有水,空气中氤氲着一股香甜的气息,整个村子常年沉浸在一种烟雾缥缈的气氛中,仿佛一块世外桃园。 深山出美女。也许是沾染了山的秀气,水的灵气,五山村的姑娘个个出落得水灵灵,鲜亮亮的。村中有一王姓人家,老两口生了一女两子。女儿名叫杏儿,芳龄18岁,美目流彩,玉立婷婷,身子该凸处凸,该凹处凹,人儿就跟那熟透了的红樱桃,玲珑剔透,看一眼就能看出水来,简直就是人中的尖子。 


 2 、鲜花插到狗屎上一家有女百家求。杏儿是五山村最出众的妞儿,求婚的人就很多。在众多的求婚对象中,有一个叫黄光磊的小伙子,家住村东路口,靠得天独厚的地盘,开了一个商店,把整个村子的生意都揽了过来,仅仅几年时间,就成了村中的首富,家里盖起了三层小洋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黄光磊虽然家境好,偏偏他个人不争气,人长得“生瓜裂枣”一样,尖腮狗脸,大鼻小眼,啮牙裂嘴,人送外号“狗屎”。尽管狗屎人长的丑,但他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早就把眼睛盯住了杏儿。好多英俊的小伙子杏儿都看不中,哪还把狗屎放在眼里?有一次,杏儿在村中的一条小路上与狗屎相遇,狗屎拦住杏儿,涎着脸说:“杏儿,你长得太好看了,比狐狸精还好看,简直想死我了,你答应做我的媳妇好吗?我保证把你当菩萨供着,不叫你做任何活儿,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养的比现在还要鲜亮。”狗屎把话说完,杏儿猛地朝他脸上啐一口唾沫,说:“狗屎,你真是一泡狗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啥样子,也想娶我当媳妇?白日做梦吧!”“杏儿,你这唾沫好甜,你就多啐几口吧!”杏儿急了,一边捶打着狗屎,一边骂道:“狗屎,你不要脸,你真是狗屎。”狗屎说:“我本来就是狗屎嘛,你打你骂好了,打是亲骂是爱嘛!”杏儿气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说:“狗屎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狗屎却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说:“杏儿,你等着瞧,我就是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一定要把你娶到手。”杏儿气得哭着跑了。隔了一天,狗屎请了媒人,怀里揣着一大捆钱,哼着曲儿到杏儿家里求婚。杏儿气得跑了出去,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回家后,爹妈跟杏儿说,他们把这门亲事应承下来了。杏儿当时惊了,哭着说:“爹妈你们咋这么糊涂,为啥要把女儿嫁给丑八怪狗屎呢?”杏儿爹妈说:“杏儿,我们也晓得把你嫁给狗屎太委屈你了,狗屎人是长得丑了一点,但心眼还是蛮正的,再加上他家里有钱,你嫁过去肯定会享福的。再说,你两个弟弟现在都要读书,花钱很历害,我们供奉不起呀。有了你跟狗屎这门亲事,今后你两个弟弟读书花的钱,我们就不用操心了。”原来,狗屎跟媒人上门提亲时,首先把一万块钱放在杏儿爹妈面前,还说等成婚后,再给杏儿家两万。到底是经不住钱的诱惑,杏儿爹妈就答应了。杏儿哭得死去活来。杏儿爹妈说:“杏儿你要是不答应,我们老两口子先上吊,死在你面前,你给我们收了尸后,你再去死吧。我们累死累活把你养活这么大了,你咋就不为我们和你两个弟弟想想呢?”杏儿爹妈这么一说,杏儿沉默了。转眼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山里人都时兴中秋节接未来的儿媳妇到婆家过节气。这天下午,狗屎拎了礼物来到杏儿家,接杏儿晚上到他家吃饭去。杏儿把狗屎骂了一顿,还把礼物扔了出去。狗屎很尴尬,等杏儿骂够了,才说:“杏儿,这门亲事是你爹妈答应的,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但是你晚上必须到我们家去一趟,吃顿饭过个节日,然后你想咋办就咋办,我不会再强求你了,强扭的瓜儿不甜嘛!”狗屎这么一说,杏儿心里想,吃顿饭就吃顿饭,吃了饭后我就跟你吹灯。杏儿说:“狗屎你说话得算数。”狗屎说:“我说话要是不算数天打五雷轰。”杏儿就跟狗屎去了狗屎家。晚餐很丰盛,但杏儿还没吃完饭,就爬在了饭桌上。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赤条条的跟狗屎睡在一起,下身还一阵阵的刺痛。杏儿这才知道狗屎在饭菜里做了手脚,一边哭一边捶打着狗屎说:“狗屎,你个天打五雷轰的,你把我糟蹋了。”狗屎得意地说:“啥子把你糟蹋了?我这是生米做成熟饭,你自个看着办吧!”山里女子把贞节看得比命还重,要么默认了,要么就去死。这样,杏儿只好无可奈何地嫁给了狗屎。一朵鲜花插到了狗屎上。 


3、红杏出墙只缘恨狗屎是真心喜欢杏儿的。所以,杏儿嫁给狗屎后,狗屎果然没有食言,把杏儿当菩萨供着,不叫她做任何活儿,把杏儿滋润得更加红光满面,光彩四溢,妩媚动人。杏儿倒也不负狗屎所望,一口气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按说杏儿嫁给狗屎后,养尊处优,也算满足了。但杏儿却不是这么想的。杏儿长得漂亮,按她自身的条件,完全可以自选如意郎君,追求更幸福更美好的生活。也完全可以嫁到城里去,享受城里更优裕的生活。但杏儿却嫁给了又丑又没有情趣的狗屎。狗屎只晓得做活、赚钱、吃饭,再就是上床干那事。狗屎干那事没得一点讲究,也不管你有兴趣没兴趣,也不晓得来个爱抚铺垫,只要是他自个儿需要,扒下杏儿的裤子就骑上去,那样子就像一条狗。杏儿厌烦狗屎,杏儿痛恨儿屎,是狗屎用卑劣的手段毁了她的幸福和更高的追求。每当杏儿看到村里跟她一般大小的姐妹们,或从城里携夫回娘家,或从南方打工归来,一个个珠光宝气、精神爽朗的样子,杏儿越发觉得这一生亏了。更重要的是,每当她看到自己过去的心上人赵强时,心里更是难以平静。杏儿跟赵强是初中同学,住在一个村子。赵强生得英俊伟岸,两个人过去曾经私定终身,因为当时赵强家里太穷,还因为狗屎抢先一步霸占了杏儿,致使两个有情人没成眷属。赵强一气之下外出打工谋生,然后自立门户单干,现在已是资产近千万元的装饰公司老板了。赵强每次回小山村看望父母,都是开着亮煞煞的小车子,身边偎依着漂亮迷人的妻子。杏儿一看到这个场面,心里就酸酸的不是滋味,杏儿始终认为偎依在赵强身边的女工人是她而不应是别人。因此,杏儿每看到赵强一次,对狗屎的恨就更加深一次。杏儿心里说,不能就这样便宜了狗屎,必须要报复他。也就在这时,一条通往西部的高速公路从五山村穿插而过,很快就来了一帮子修路的工人。因为杏儿家里比较宽敞,修路的指挥部就设在杏儿家。指挥部里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见杏儿长得妩媚迷人,就有意跟她套近乎。杏儿本来是要报复狗屎的,再加上指挥部的小伙子秀秀气气的,很是英俊勾魂,杏儿就大胆地跟她媚来眼去,很快两个人就上了床。小伙子的确有能耐,把杏儿在床上侍候得舒舒服服的。每每完事后,杏儿的身子就像散了骨架一样,瘫软得如一团稀泥。两年过后,路修好了,悠路的工人全撤走了,指挥部的小伙子也与杏儿挥泪而别。之后,杏儿便每每感到寂寞无聊,每当回味与指挥部小伙子在床上淋漓尽致、死去活来的欲爱,杏儿浑身上下总是颤栗不已。品尝了狗屎以外的男人,杏儿哪里还能控制自己?于是,杏儿就到处寻觅,与村里村外的很多男人,包括过去的心上人赵强,做了一次又一次的露水夫妻,给狗屎戴了一次又一次的绿帽子。杏儿在当地已经声名狼藉。杏儿的男人狗屎尽管人长得丑陋,但男人的脸面和尊严还是要要的。一气之下,狗屎跟杏儿离了婚。 


 4、继母继子奇异情杏儿跟狗屎离婚后,一个儿子跟了狗屎,一个儿子跟了杏儿,杏儿无处可去,就带着儿子住回了娘家。娘家的弟弟弟媳们明里暗里指桑骂槐。村里其他人见了杏儿,不是骂一声“破鞋”,就是指手划脚唾口水。杏儿觉得再也无法在村里呆下去了,就慌不择夫,很快找了一个死了老婆的男人,把自己嫁了过去。杏儿再嫁的男人叫刘老实,住城关镇,是一个下岗工人,每天以到县城蹬三轮车为生。刘老实有一个儿子叫涛娃,年方16岁,因死了母亲,父亲又下了岗,家里经济困难而辍学。别看涛娃年龄小,人却发育得很好,看上去已经象个大小伙子了。杏儿嫁过来后,第一次看到这个继子,见他眼睛光彩四溢,嘴角挂着笑意,不但俊秀漂亮,而且满面春风。杏儿心里莫名其妙地一动,就上上下下多看了几眼。而继子涛娃第一眼看到继母杏儿时,也觉得这个大自己十七八岁的女人,浑身上下轮廓分明,波浪起伏,少妇风韵,娉娉婷婷。一与她的眼光对接,便面红耳赤。杏儿再婚后,依然象过去一样,天天呆在家里,与过去不同的是,做饭洗衣的活儿全落在了她头上。丈夫刘老实每天一大早就蹬着三轮车出发,到县城里拉客,中午带上干粮,晚上十二点左右才回家。因为蹬三轮出体力,很累人,刘老实回家后饭一吃,倒床便睡,很少跟杏儿做床上的事儿。这时候,呆在家里的杏儿便与继子涛娃有了更多的接触。涛娃本来是个喜欢到外面游荡的孩子,自从父亲娶了继母后,他再也不喜欢外出了,天天呆在家里陪着继母,还时常帮继母做些家务。杏儿一次问涛娃:“涛娃,你咋不叫我妈妈呢?我嫁过来都好长时间了,你还没叫过我一声哩!”涛娃说:“你才大我十几岁,叫你妈妈我不好意思。”杏儿说:“叫妈不好意思,那就叫姨也行。”涛娃说:“叫姨也不好意思,干脆叫你姐姐算了。”杏儿听了脸一红,假嗔道:“你这娃子,我是你爹的媳妇,你咋能叫我姐姐呢?还有没有个大小?”涛娃说:“那我什么也不叫,干脆就叫你杏儿算了。”说完就真的叫了一声杏儿,一转身跑开了。杏儿这时脸上感到火辣辣的,笑骂一声:“这小鸡巴娃子怪有意思的。”杏儿有午休的习惯,丈夫刘老实中午不在家,她一个人睡在宽大的席梦思上就很开放,上身只穿胸罩,下身只穿三角裤头儿,把自己摆放成一个白生生的“大”字。涛娃有一次无意朝虚掩着的房门缝看去,脑子“轰”一下就大了。继母杏儿的身子好白,睡姿好美。涛娃轻轻地贴进门缝,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继母杏儿,从脸上到高耸的胸脯,从高耸的胸脯到光溜溜的小腹,从光溜溜的小腹到白嫩嫩的大腿,涛娃最后把眼睛定格在大腿根部,直看得浑身燥热。继母杏儿这时翻了一个身,把脸对着了房门,涛娃才逃也似的跑开了。自从那次看了继母杏儿午休睡觉的姿势后,涛娃见了继母杏儿就脸红。继母杏儿也感觉到了什么,就问涛娃:“涛娃,你一个才脱掉开裆裤的小鸡巴娃子,见了我有啥子不好意思的?”涛娃把胸脯一拍,示威性的说:“我已是大人了。”继母杏儿笑了,笑得前仰后合,然后说:“大人了?好好好,大人了好,再大一点就更好了。”七月流火。到了七月中旬,城关镇的天气闷热不堪。杏儿爱干净,午休时,必先洗个澡。这天中午吃罢饭,杏儿离婚时带来的儿子背了书包上学去了。杏儿收拾碗筷后,就到厕所里去洗澡。涛娃中午在一个同学家吃饭,回来后,没见到继母杏儿,却听到厕所里有哗哗的水声。涛娃知道继母杏儿在洗澡,涛娃似乎有某些企图,就悄悄地走近厕所。不料,厕所的门是虚掩着的,有半尺宽的缝隙。继母每次洗澡都是关着门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没关。涛娃想到上次看到的继母杏儿的睡姿,特别是那白嫩嫩让人莫名其妙血往上涌的大腿,便牙齿打起抖来,就贼头贼脑地把头贴近门缝。不料继母杏儿已洗罢澡了,拉开虚掩着的门,一眼看见了涛娃。继母杏儿这时是赤着身的,那身子就象浪里白条一样,一闪一闪的。继母杏儿赶紧用浴巾裹住身子,问涛娃:“我洗澡,你看啥子?”涛娃慌里慌张地说:“我我我。。。。。。我刚巧从厕所这里路过。”继母杏儿笑了一下,伸手摸了一下涛娃的脸,然后进了自己的房屋。进房后,杏儿上身仍然用浴巾裹着,下身穿上一条花裤头儿。然后朝还站在原地发愣的涛娃喊道:“涛娃你进我房屋里来,我有话对你说。”涛娃犹豫着进去了。涛娃看到刚刚洗过澡的继母杏儿面色红润美艳。涛娃不由得浑身上下血流奔腾。继母杏儿把涛娃拉到床边,并排坐下,眼睛朝涛娃裤裆里一看,见那里被顶得老高。涛娃感觉到了继母杏儿的眼光,赶紧用手捂住下身。继母杏儿这时把一只手放在涛娃的腿上,轻轻地敲打着,蠕动着。涛娃浑身发抖,简直快要不能自持。继母杏儿这时说:“涛娃,你真的长大了,已经晓得想女人了。”涛娃牙齿打着抖说:“我我我……”杏儿说:“晓得想女人是好事,说明你身体发育正常嘛!”涛娃继续牙齿打着抖说:“我我我……我想……”杏儿问:“想啥子?你跟我说,看我能不能满足你。”涛娃说:“我我我……我想……弄你。” 这时的涛娃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一扭身抱住了继母杏儿,就势倒在床上。杏儿说:“涛娃,别这样,这样不好,我是你继母呀!”涛娃哪里还听得进什么,只顾手忙脚乱起来。杏儿话虽这么说,但眼前这个鲁莽的小男人,让她也是欲火难耐。她好久没跟蹬三轮的丈夫亲热了,再说杏儿过去跟了那么多男人,怎么忍得住寂寞?面对自己第一次见了就心动了一下的继子,杏儿由欲火难耐到欲火中烧,哪里还管得了什么继母继子的身份,三把两把就帮涛娃脱了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引导涛娃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在呻吟和喘息中结束,两个人都大汗淋漓。杏儿搂着涛娃说:“涛娃我们就这一次,以后不了,让你父亲发现了可不得了。”涛娃在杏儿怀里扭动着身子说:“不,不行,这只是开始,我们要永远下去。父亲不会发现的,我们只白天里弄,晚上就不弄了,父亲白天是不在家的。”杏儿点头应允。两个人立马又疯狂起来。 


5、淫到深处是罪恶继母杏儿跟继子涛娃的奇异恋情就这样开始了。白天里,刘老实进城蹬三轮去了,杏儿离婚时带来的儿子上学去了,屋里就成了二人的世界。他们把大门一关,把自己都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在床上、地板上、厕所里、沙发上尽情地消魂,一个感到新奇、刺激,一个感到舒服、快乐,两个人都如饥似渴,如狼似虎。有时,他们还从外面租来黄色碟子,照着上面的镜头淫乱一通。这天中午,两个人如胶似漆缠绵一阵之后,杏儿说:“涛娃,我总觉得这样下去不好,要是某一天你父亲突然发现了怎么办?”涛娃想了想说:“我们到南方打工去吧,到那里租一间房子住,再没有什么顾忌了。”杏儿说:“我们走了,我带来的儿子怎么办?他才9岁呀!”涛娃说:“这还不好办?为了你我今后的幸福,干脆把你的儿子做了算了,免得多一份累赘。”杏儿想了想没说啥。也许两个人在家里玩得太腻烦了,这天,两个人悄悄地去了一趟县城。中午,两个人在一家温馨浪漫的酒店里吃饭。吃饭时,涛娃跟杏儿说:“你看人家这些城里人,生活过得多好啊!杏儿,我们到南方去吧,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杏儿点了头。此时,淫欲无度的杏儿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了,心里只想着与涛娃在肉体上的疯狂搏击。吃罢饭后,杏儿主动问涛娃:“你说把我的儿子做了,什么时候做,咋个做法?”涛娃说:“今天就可以做,至于咋做,容易得很。”于是涛娃就拉了杏儿,到地摊上买了几斤苹果,又到农药商店买了一瓶农药,然后把药抹在了苹果上。两个人从县城回到家里,杏儿放学回家多时的儿子问杏儿:“妈妈你到哪里去了,我饿坏了,快给我做饭吃吧。”杏儿说:“马上给你做饭,你先吃苹果垫一垫。”转身就从厨房里拿出了两个苹果,递给儿子说:“妈妈给你洗好了,你吃吧。”儿子接过苹果,三下两下就吃了。杏儿是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吃的,杏儿没有一丝悲伤,没有一丝怜惜。虎毒不食子啊,眼前的杏儿,为了今后的淫欲无所拖累,就这样对亲生儿子下了毒手。过了一会儿,儿子叫喊着肚子疼。杏儿说:“可能是肚子饿得太久了,等会儿就好了。”儿子一直叫喊着疼,杏儿始终无动于衷。直到儿子处于昏迷状态了,杏儿才大叫着不好了,我的儿子吃苹果中毒了。叫声惊动了邻居,邻居帮忙把儿子送到了医院。因时间拖得太长,经抢救无效死亡。这时的杏儿才装腔作势地嚎哭了一阵子。按说死了儿子,只有悲伤的份儿。可这时的杏儿不但没有悲伤,有的却是一番轻松。埋了儿子的第二天中午,便跟涛娃搂抱着滚在了一起。好心的邻居想安慰一下杏儿,便在午饭后来到杏家。谁知杏儿和涛娃两个人太大意,竟忘了关门,而且一阵翻天覆地之后,两个人累得不行,不知不觉中昏昏睡去。于是继母继子奸情被发现。邻居又觉得其子死得蹊跷,就向公安局报了案。不久的一个黄昏,人们看到依然风骚的杏儿,双手戴着铐子,被推上了公安局的警车。

 (此文发表于《汉江风》、《飞霞》等报刊)







上一篇:埙杀

下一篇:燕侠惩恶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