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诗歌 > 文章 当前位置: 诗歌 > 文章

读诗 品诗 : 读凡夫先生的《神农问》

时间:2020-09-23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常兴 - 小 + 大

凡夫先生的《神农问》
问得好
答得妙
全景式的镜头
扫描出神农架神奇神秘的物像
童话般的想象
把远古与现实连成联想
寓言化的故事
讲述神农到此后留下的篇章

凡夫先生的《神农问》
问似答
答似问
山石的奇特
泉水的冷暖
动物的白化红样
植物的妙道
都在这似问似答间回响
问得好
答得妙
神奇中透着现实的存在
神秘中迷漫着古今的印象
读着读着
不觉为之点赞
简直被之迷倒
问似答
答似问
把神农架的气象
天文地理
人文景观
古今变迁
物种物象
如数家珍般道来
全景式的镜头转场
着实把一个
神奇神秘神农架
好山好水好文化
画龙点睛般述说
令人无限遐想
还是那句点赞词
问得好
答得妙
让人读后
心向往之
车向驶之
人向住之
对吧
读君朋党

附录:

神农问
作者/凡 夫

有人说你神秘 神奇
我倒要问问
你究竟神在哪里
秘在哪里
奇又在哪里
当我走进神农架
满脑子都装的是
谜 谜 谜

春夏秋冬
一年四季
为何到神农顶就乱套了
山下 明明是绿色的夏
山腰 却是缤纷的秋
登上山顶
居然是白雪皑皑的冬
难道因为你是华中屋脊
就拥有一揽四季的神力

是谁突发奇想
把神农谷做成了一个巨大的盆景
千米深谷化为方寸
又用方寸容纳须弥
“盆”中怪石嶙峋 山峦栉比
似剑 似掌 似指 似笋
那究竟是一座座奇峰
还是一个个朝圣人

板壁岩是一幅画吗
是谁把石林的缩小版
嵌在了这里
那挂在半坡上的“飞来石”
为什么不会滑落
那嗷嗷待哺的黄嘴小雏
它的母亲迷失在哪里
那跋涉的骆驼
那报晓的金鸡
那下山的猛虎
那展翅的雄鹰
那嬉戏的群猴
一瞬间石化 定格
这到底是谁的法力

老君山脚下的戴家山
每逢二八月晴天的中午
为什么会发出一束强烈的白光
这束光照在对面的山上
为什么比阳光还要明亮
难道有谁比人类更早的发明了激光
并用这光
为神农指点迷津

燕子洞为什么有那么多金丝燕
它们为何都依恋这个地方
那累累的燕巢
悬挂在燕子垭的峭壁上
多像一个个生命的摇篮
它们是不是专门挑选这里
用来放飞快乐
放飞爱情
放飞希望
放飞美丽

那凌空飞架的
究竟是桥
还是彩虹
它是天河的鹊桥
还是天宫的仙桥
让我们到彩虹桥上去走一走吧
把云踩在脚下
让星星为我们点灯
到那时
我们会不会都能成神成仙

世界上 最软柔的是水
丢下一枚鸡蛋
也能把它砸出一个坑
然而 就是这最软柔的力量
却把一座大山啃出一个洞
让山顶变成天生桥
桥下
一道瀑布飞流直下
一泄千里
水哪来的这么大的神力
连坚硬的岩石
也被它一口口咬碎

那九座秀丽的山峰可是九位仙女
那九条小溪可是仙女的飘带
那九方湖泊可是仙女的镜子
那倒映的影子可是仙女在临镜梳妆
“地无三尺平”的神农架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偌大的高山平原
是不是仙女看中了这个地方
把呼伦贝尔裁下一块搬了来
她们又相约前来守护
而女人是少不了镜子的
于是,九面镜子就成了大九湖

香溪源的水一年四季长流不断
为什么总也流不完
潮水河的水
为什么早中晚会各涨潮一次
冰洞的水
为什么天热时凝结成冰
化为冰柱
长成冰蘑菇
而天凉以后,却又溶化
氤氲着丝丝暖意
冷热洞为什么时而冷风习习
时而热浪滚滚
忽冷忽热
打的什么主意
春雷响过后
鱼泉洞里的水为什么会由清变浊
一些洁白如银的鱼儿
会摇头摆尾地钻出洞来

白色动物
一直都是北极的宠儿
为什么它们会出现在大陆的神家架
天上飞着白乌鸦 白猫头鹰
地上跑着白熊 白獐 白金丝猴
白龟 白蟾蜍由岸上钻入水中
又从水中爬上岸来
还有白蛇白娘子
为什么也赶来凑热闹
难道这里也有许仙
或者,她想到神农生活过的地方
再演一次“盗仙草”

如果说白色动物是白化的产物
那么 红色动物又是怎么回事
红马 红猪 红狐狸、
红蛇 红蝙蝠 红青蛙
它们为什么喜欢用鲜红打扮自己
一个个变成一团火
棺材兽为什么长得像棺材
独角兽为什么只长一只角
驴头狼为什么要长个驴脑袋
红毛飞鼠
为什么要长成鼠嘴 兔耳 鸭爪 松鼠尾
难道它也想成为“四不象”

神农当年来到神农架
老人家翻过几道山
攀过几座峰
涉过几道水
钻过几个洞
留下过多少脚印
洒下了多少汗水
那头顶一颗珠
江边一碗水
七叶一枝花
老人家是否都亲口品尝过
那文王一枝笔
九死还魂草
千年银杏树
可都是老人家播下的种子

我的问题一个又一个
然而 我最想问的还是那神秘的野人
他们是人类远古的亲戚么
他们为什么隐葳得这么深
留下毛发
留下脚印
留下粪便
留下竹窝
是为了留下和人类联系的“密电码”么
他们逃避人类
是不懂现代文明
害怕现代文明
还是敌视现代文明
野人之谜什么时候可以揭开
如果我们真的捉住了一个野人
我们是否还能像远古那样
成为亲密的兄弟

神农架的谜实在太多太多
布满了山山水水
沟沟壑壑
人们走进神农架
就走进了一个谜的世界
不论你有多儿坚韧的探索精神
多么先进的现代技术
也难以解开所有的谜
其实,为什么非要把所有问题
都弄得明明白白呢
也许 正因为保留着这么多的谜

神农架才如此神奇 神秘



(作者:常兴









上一篇:格外不易的庚子丰收节

下一篇:乡思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