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 > 文章

特别现象

时间:2020-10-21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    作者:赵发枝 - 小 + 大

项链掉了。


早起洗脸的时候,项链挂了一下下颚,呲溜掉在了地上。


心想,这下完了,一定是项链断了,挂在下颚的时候有一点点劲儿,肯定是项链的环节被撑得受不住力,绷断了。脑子里快速运转着,今天戴什么呢?断了一根黄金的,放了几年了没有拿去修,这根铂金的每年夏天就派上了用场,点缀一下空荡荡的脖子。还别说,人虽然老了,美人骨还在,配根精致的细链子,给不算短的脖子,也算是美妆了一下。


洗面奶还停留在脸上,刚抹了两下,顾不上掉在地上的项链,得赶紧先洗脸。洗罢脸捡起项链,先摸了摸接头,发现接头还在,难道是扣住接头的圆环断了? 用指甲抠了抠,因为眼睛老花,早看不清那么细小的东西,只能凭触摸和印象来判断。小圆环还在,原来没有断呀,心里一阵窃喜。倒不是怕去修,是暂时没时间,袒露着光溜溜的脖子,也没什么,但有个点缀儿感觉还是好点儿。 


这种窃喜过去经历过。


那是儿子三岁左右吧,我们从他爷爷的单位刚搬到现在的房子里。虽是在城中心,楼下却是新建的广场。那天广场门口有生意人摆了儿童游乐设施,其中有一种蹦蹦床,就是那种充气垫子围成一个四方的带围栏台子,孩子们都丢在里面自由蹦踏,家长在圈外看着。儿子蹦得热了,脱下的丝棉小袄我顺手往肩上一搭,就这一搭坏了事,挂在了耳环上。


那会儿年轻跟风,三金一样不少,买的耳环还是那种一个圆环一根线下吊着一个小小树叶,现在觉得很俗气,早与金绝缘,只是夏天拿来细小项链陪衬一下。当时感觉挂住了耳环,用手一摸,耳环真的不在了。这下慌了,大晚上的,虽然有灯光,可哪儿看得见,因为地是用水泥砖铺垫的,水泥砖的两个窟窿填土种有草皮。我就在繁杂的人群缝隙里,登下身去一个一个草马眼里抠着找。三岁多的儿子看我着急的样子,立即从蹦蹦床上爬下来说,妈妈,我去找奶奶来帮忙,撒开小脚丫就跑。 婆婆住在广场坡上边的楚天舒,也是那个时候没有听说过有抢孩子的,不然我咋也不会让他去。后来五楼的邻居说他看到娃娃一边跑一边喊奶奶,就抱起娃娃直接送到奶奶家。娃娃还真是伶俐,竟然能说清事情原委,只见公公婆婆拿来一个百瓦大灯泡,接通游乐场电源,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扒拉着找,所有人都散开让道看着我们在那儿用手刨草皮。


可是,费力半天,恨不得把草皮挖干净也没有找到。婆婆说算了,明天去给你买一只。我也只能带着娃娃回家了。 


那个年代丢一只耳环还是有些心疼的,年轻不懂事更是郁闷于心,带儿子走进家门,把他的小袄儿随手扔在沙发上,窃喜就在这个时候要发生了。小袄子落在沙发上那一刻,耳环最上面穿进耳朵眼的那个圆环跳出来了,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似的捡起来看了又看,心里一边在想,有个圆环也好啊,就戴着两个圆环也将就。坐下来拿着圆环摆弄着,顺手又把小袄子提起来挪了个地方,就这一提一挪一抖动,耳环上那根线和线上穿着的树叶子一起掉了下来。


太神奇了,失而复得的心理那就叫狂喜,真的是太意外了。在草皮里翻找的时候,小袄子老是往下溜,我一会儿搭在右肩上,一会儿搭到左肩上,换过来换过去甩了好几次呢,耳环竟然一直躲在小袄子里,悄悄跟我回家了,这一现象真的无法解释。 


还有两对耳钉也各掉过一次。弄掉黄金的耳钉是在商场隔壁卖摩托车的时候,晚上下班回来才发现掉了一只,仔细回想在哪儿做什么事碰到过耳朵,想来想去应该还是在摩托车店门口。那个时候街上没有这么多路灯,道路也没有这么宽敞,所以家里也备有手电筒。当手电筒的亮光横扫一片时,耳钉在不远处放光彩,那刺眼的金光啊,带来的又是一阵窃喜。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没有捡走也没有踩扁,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等着我。铂金的耳钉是掉在了先生的衬衣口袋里。当时是他在洗脸我在梳头,一个不小心梳子挂在了耳钉上,耳钉顺势滚落不知去向,后面的卡子还贴在耳后根。两个人把卫生间里所有物件都搬开寻找,始终没有找到,很离奇的失踪,只好作罢。


意外惊喜再次发生,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耳钉竟然躲在了先生的口袋里,他走出门下了一步楼梯时无意识摸了一下衬衣口袋。 


有人说,金子赤诚认主人,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去。所以,才有国外疯狂扫黄金的中国老太太。



(作者:赵发枝 · 宜城)








上一篇:杨漆匠传奇

下一篇:婚 闹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