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寓言 > 文章 当前位置: 寓言 > 文章

论凡夫的寓言

时间:2019-08-01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    作者:阿弘 - 小 + 大

凡夫的寓言,具有强烈的现实感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寓言根植于生活,离开生活就没有寓言。凡夫的寓言,没有一篇是脱离生活、闭门造车、无的放矢、无病呻吟的作品。他的寓言都有现实的依据和针对性。《凤凰的选择》、《肺与鼻孔》使我们领略到作者对于选贤用才、利弊权衡等现实问题的深入思考;《鸭和他的上司》、《啄木鸟的“最佳”称号》、《雪的失败》等作品,使我们欣赏到作者的政治庸人、市侩习气、主观主主义、  形式主义及人才浪与极左心态等社会时弊的恰到好处的针贬。读这此充满着现实生活气息和时代精神的作品,作者的爱憎褒贬一目了然。

凡夫的寓言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具有强烈的现实感,是与他热爱生活,对现实热情关注和深沉的思索密切相关的。因此,他的寓言蕴含着深邃的哲理。《关于“价值”的争论》围绕“什么东西价值最高?”展开了争论。出版商、邮票商、足球俱乐部主席、金融家等人都对“价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争论不下。最后一起找真理评判。真理说:“凡是能用金钱买到东西,价值再高,也有限度。世界上价值最高的东西,有用黄金也买不到的东西!”这些精辟的箴言,包蕴着发人深思的哲理,如果没有深入生活去探索思索,是不可能悟出这个道理的。凡夫寓言中富于哲理、引人深思的警句俯拾即是,象“美的东西,只能用美的心灵去感受。一个灵魂发臭的人,不会有美的鉴赏力”。(《花的考验》)象“世界本来是丰富多彩的,谁想把它变成一种颜色,结局保能是失败。”(《雪的失败》)这些警句所蕴含的哲理并非空洞的说教,而是通过生动的艺术形象表现出来的。这些不高深,都是普通人在生活中经常遇到的问题。作者把生活中的经验加以概括和总结,通过巧妙的构思,恰切的比喻,编织成寓言故事,来阐明这些哲理。所以这些哲理易为读者接受和理解,使读者获得启迪,获得美的享受。

凡夫的寓言,立意新颖,构思奇特。寓言是用比喻的手法,通过一个具体形象的小故事来阐明一个道理。这就要求寓言必须有故事有教训。寓言的教训或哲理,是寓言的核心,作者有阐明这个核心,就必须考虑如何用巧妙的比喻来构成一个具体形象而有趣的小故事来阐明这个道理,这就需要作者匠心独运、精心设计、刻意探求。《伞的风格》不到三百字,作者用寓言创作最普遍的拟人化手法来写:先交代了伞在春夏秋冬四季为人类所作的贡献,接着写雨伞的谦逊品南。小花猫的问话“你做了那多的好事,却默默无闻,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代表着一般人的心理,最后结尾伞的反问“如果人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卷着身子躲起来;而用不着我的时候,我却硬要撑开身子显示自己的存在,那生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可谓掷地有声,击中要害,淋漓尽致地揭示了这篇寓言所蕴含的哲理。作者拿伞做比喻,是十分恰当的。以伞的撑开和合拢作为铺开情节的主线,使寓言故事与哲理交融在一起,突出主题,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奇特的构思,巧妙的比喻,加强了寓言的艺术魅力。其他如《乌龟的奖牌》、《橡皮块的价值》、《鹦鹞的名次》都是立意新颖、构思奇特的好作品。
寓言是讽刺的艺术。它对待敌人是一支剑,对待人民是一面镜。凡夫以犀利的文笔,针对丑恶的人和事物加以辛辣的讽刺和无情的鞭挞。他在这方面出色表现,构成他寓言另一个显著的特色:文笔犀利,讽刺尖刻。

《花园园的猪》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则故事: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猪,听蝴蝶说前面花园里有草坪还有鲜花,便兴冲冲地跑去游荡,结果却很扫兴,猪没好气地对蝴蝶说:“你简直糊弄人,什么‘美极了’。‘美极了’!这里有什么美!”在猪看来,烂萝卜、酸潲水吃起来才美,至于花园里的花呀草呀……“何美之有?”这则寓言把一个好吃懒做、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猪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简直是一幅绝妙的漫画,人的审美观点各有不同,但对于饱食终日,以臭为美的猪来说,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美。结果从猪嘴里吐出的只能是“何美之有?”四个字。这是何等尖锐泼辣的讽刺,读来使人感到痛快。猪的不切实际固然可笑,却也十分可悲。作品思想的丰富内涵,更令人联想到现实生活中诸如此类的可笑可悲的人物。其他如《狗熊救火》、《乌鸦的论文》、《“战胜”猫的老鼠》等作品,讽刺的锋芒也是十分尖锐的,如德国评论家梅林评论莱辛的寓言一样,是“小型火器里喷射出来的连续不断的火舌。”

时代在进步,寓言在发展,新的时代在呼唤着新的寓言。我们期待着凡夫坚持不懈地探索下去,在寓言创作上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艺术个性,写出更多更好的合乎时代要求的新寓言。

                                                                                             1993.3

----原载《中国当代襄樊文学气象》,广西民族出版社199310月版。

上一篇:小镜子的监督(寓言)

下一篇:汤礼春、华阳的寓言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