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纪实文学 > 文章

如烟往事未忘却,心底有爱在人间

时间:2020-09-25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胡红云 - 小 + 大

2020年7月1日,我刚刚吃过午饭,手机铃声便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我刚应了一声,熊伯伯便在电话那头激动起来:“哎呀,孩子,我今天可高兴的很呀。真没想到,活到这一把年纪了,啥也不敢想也不敢操心了,以为一切都成了定局,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我毕生宏愿还能完全实现,这老天爷真是待我不薄呀。”


听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他老人家一直心心念念的“谷西南剿匪胜利纪念碑”终于在前日胜利竣工。


“谷西南剿匪胜利纪念碑”是怎么一回事?熊伯伯又是何许人也?


时间先倒回2015年仲夏,我和熊子勋老人以病友的身份在谷城县中医院相识,我亲切地称他熊伯伯。听熊伯伯说,他15岁就参加了八路军,流过血,受过伤。在战乱年代出生于山东省蒙阴县,曾经流浪了五六年,过着饥寒交迫,风餐露宿的生活。1948年,21岁的熊子勋跟随刘邓大军南下,来到了谷城县,从此便与谷城县结下不解之缘。


据他回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不甘于失败的国民党反动残余势力,妄图重新夺回失去的政权,在整个荆楚大地上点起“三·三”反革命暴乱的野火,从房县、保康、谷城、老河口等地溃败的国民党旧政府及国民党新暂九师一部,在鄂西北谷城西南山区紫金、五山、官坊、南河一带集结,上演了一幕幕倒行逆施的罪恶丑剧。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岁月里,无数的革命志士在这里前赴后继地投身革命,一场场惨烈而悲壮的战役,书写了一行行壮烈的红色诗篇。


谷西南山区山高林密,又位于均(县,现丹江口市)、谷(城)、房(县)、保(康)四县交界处,地形复杂,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匪患们亦便于隐、聚、散、进、退,因此他们选择龟缩在房、保、谷3县交界的几座山头负隅顽抗,还时不时会下山来骚扰广大民众,成为当时新生的谷城民主政府的心头大患。


1949年春,在紫金沈垭(即茶园沟)天主堂反动神甫艾国良的牵线搭桥下,附近以张子明、邓际之、杨允明、郭大鹏、管典谟为首的匪徒们立即认主国民党第十四兵团宋希濂部原鄂北专员李朗星,和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准备预谋实施一系列反革命计划,企图颠覆新生的民主政权。


1949年3月,在李朗星的指使下,以艾国良、张子明等人为首的匪众,决定在3月23日由管典谟和郭大鹏率800余匪众围攻沈垭磨盘山主峰脚下的8区区公所。一名区干部和警卫员先后牺牲, 8区区长冯明道最后只身一人和匪众激战数小时后,被匪徒们放火活活烧死在住宅中。次晨,张子明又利用叛徒将8区区中队引入小白欲沟口的包围圈,数名战士在激战中牺牲。


土匪暴乱后,冯明道被害,八区中队惨遭屠杀的消息传到县指挥部,由县独立营白振东连长率第3连百余人马兵分两路到沈垭剿灭匪徒,由于大意轻敌,也因不熟山区地理地貌,加上山地作战经验不足,在茶园沟不幸遇伏,几乎惨遭全军覆没,死伤无数。在这场残酷的战斗中,有70多位英雄在战场上壮烈牺牲,其中有58名烈士,连尸骨和姓名都未曾留下,最小的只有18岁!其后,暴乱匪徒又对军民进行了疯狂反扑及残害蹂躏,仅五山、石花、紫金三区被土匪杀害的革命群众就达百余人。


此次剿匪失败后,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熊子勋被中共谷城县委任命为紫金区区长,率领部队再次进山剿匪,并寻找3连下落。当熊子勋带着战友们赶到茶园沟时,发现烈士们的尸骨,因时日已久,早被狼拖狗啃及洪水冲刷,只剩下撕破的衣帽鞋袜飘浮在树枝上,随风飘荡,惨不忍睹,熊子勋忍不住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嚎啕大哭。


熊子勋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些牺牲战友的尸骨和名单,并为他们立碑缅怀,不曾想这一找就是一辈子,不但改写了他的一生,也成就了一段用一辈子去兑现一个承诺的人间佳话。


正是因为他参与了此次“3·23”剿匪平暴战斗,以及后期亦参与过此案的侦破审理,他才知道了“3·23”武装暴乱以及谷西南剿匪过程中许多鲜为人知的一面。


说到此次的沈垭反革命武装暴乱,熊伯伯说身披宗教外衣的反动神甫艾国良几乎可以算得上“3·23”武装暴乱一个不可或缺的的头号人物。这个艾国良,原是意大利人,1931年贺龙率红三军来时,他就公开反抗,拒绝交枪交粮,是个积极的反共分子。1947年刘邓大军以及陕南军区十二旅奉命东下,途经石花,恰逢农民义军领袖丁江兴率领的游击队支援新四军北上,艾国良便指使心腹管典谟、冯金海、刘金山用枪打死了丁江兴,并割下他的头颅去向国民党政府报捷领赏,由此受到李朗星罗镛等人的青睐,从此同流合污,朋比为奸,互相勾结,杀害无数革命志土,犯下滔天罪行。此次暴乱他更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3.23”武装暴乱事件震惊中央。1952年7月4日,经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亲自批准,省公安厅、地区公安处、县公安局派出了得力刑侦领导组组成联合侦破小组,取得了大量有力的证明材料,人证物证俱全,得以结案,也给予了这些以艾国良为首的反革命分子们应有的惩罚。


熊子勋也为了这些不知名姓不知尸骨下落的烈士们,放弃了大城市工作的优厚待遇,强烈要求申请调回谷城工作。他要乘着工作之余,继续寻找烈士们的下落。为此,他辗转沈阳、湖南多地,终于在四川青城山一个寺庙找到了珍贵的战士名单。回到谷城,他立即将名单上报县政府,一一向牺牲战友的亲属发出了追烈通知,最终收到58位烈士家属的回信。此外,他还多次深入沈垭山区,寻找烈士们遗骨的下落,同时也不断地收集着平暴战斗资料。


其实,熊子勋一直以来都习惯把很多战斗经过记录在日记中。


沈垭剿匪战自然也不例外。解放后,他把所有的日记经过整理,用了十个春夏秋冬,重写出了16万多文字,并准备编撰成册。然而,却不幸遇到了“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他的家被抄,文稿被诬陷成反动日记,还被别有用心的人断章取义,被戴上“三反分子”、“大黑帮”的帽子,游街批斗,后又被关进牛棚日日遭受拳打脚踢,再流放到高山劳动改造,时间长达12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许多冤案得以昭雪,熊之勋亦被平反,摘掉了反革命分子帽子。此时,熊子勋已到暮年。然而“老骥伏枥,壮志不已”,虽然他身心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摧残,但好在一息尚存。他一心还想重写谷城西南山区剿匪的书稿,于是辗转去了襄阳、武汉、北京的有关部门,查阅求证相关资料。


在此期间,他时常胃疼,经医院检查,确诊胃癌。不久后,他又被确诊了肝癌。他知时日不多,写下遗书,又多次进山,立志寻求那58个烈士尸骨的下落。在一次寻访中,他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被冲下山谷,幸被一棵大树挡住,虽然幸免被冲下万丈峽谷,可是不幸的是他的右眼却被严重刺伤完全失明。


当得知时任谷城县公安局原副局长的李华同志自始自终地参与了破获谷城紫金区反革命暴乱的全过程,熊子勋不顾身体上繁杂的病痛专门邀请李华同志参与了书稿的编纂。后书稿取名《黎明的钟声》出版。他也因此被人们称为“信义战友”和现实版的“谷子地”。


2019年5月开始,襄阳市艺术剧院以熊子勋为原型,创作了一部襄阳花鼓戏《远山丰碑》,作为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剧目,于9月19日在襄阳公演,10月中旬晋京演出,并被纳入襄阳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教育剧目,在全市巡回演出,激起了广泛的社会回响。


熊子勋的感人事迹,引起中央、省、市媒体的密集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凤凰网、湖北日报等主流媒体齐聚谷城,先后对这位用一生践行诺言的耄耋老人进行了重头报道。

 2019年6月6日,熊子勋被提名为全国第七届道德模范候选人。2019年10月25日,新华社记者候文坤以《一杆枪、一根杖、一支笔——93岁老人熊子勋的信义人生》为题的文章,在新华社发表,网上浏览量就高达一百多万人次。


中共谷城县委书记伍义兵等领导到他家里看望、慰问时,问到他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熊子勋只提了两条,一是帮助他的两名战友完成追烈手续,以告慰他们的后人;二是在“3·23”平暴烈士牺牲地,建一个纪念碑,让后人记住那段历史。


    伍书记当即安排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全力开展工作,满足老人的两个愿望。同时,安排县委宣传部牵头负责《黎明的钟声》修订、再版工作。


    平定“3·23”反革命暴乱历时9个多月,涉及地点重点集中在紫金镇沈垭片区,包括有磨盘山、茶园沟、沈垭、干溪沟、铜锣观、观音堂、北峪沟等广大区域。


经过反复分析,烈士纪念碑最终确定建在干溪沟村。干溪沟一道山梁连接磨盘沟与茶园沟,均是土匪伏击独立营3连的地方,磨盘山剿匪战更是谷城西南地区剿匪最后一战。


在确定了选址、碑基大小和碑身朝向后,谷城县县委宣传部方开富同志亲自撰写碑文、配套碑身雕刻图案,他还根据平时掌握的谷城历史知识,查找《谷城革命史》、《谷城县志》、县政协有关《文史资料》以及反映暴乱的《谷西风云》和《黎明的钟声》等资料,撰写了两篇碑文。在县委办退休干部、县党史专家刘芳修改后,于6月5日经县政府分管领导、县委常委、副县长王晓宇同志审核后,确定了最终版本。分别如下:


        《剿匪纪略》(311字)


        1949年3月,不甘失败的国民党残匪勾结地方土顽,在谷城县西南山区发动暴乱,杀害革命干部和群众。面对严峻形势,中共谷城县委、谷城县爱国民主政府多次组织肃剿,匪顽凭借山高林茂,负隅顽抗。


        1949年底襄阳军分区决定在阴历年前剿灭流窜于谷、均、房、保4县交界处的土匪。1950年1月2日,谷城县独立营奉命攻打盘踞在磨盘山的罗镛、张子明等残匪,次日克。聚集此地的匪顽除罗镛等十余人逃走外,余匪全部被歼灭或俘虏。


        此战,肃清了谷西南的匪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子明等人,被县人民政府镇压。至2月15日,全县境内土匪尽数被歼。从此,人民政权更加巩固,社会日益稳定。全县人民开始了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


                            中共谷城县委  谷城县人民政府
                              二〇二〇年五月  立                         
                                    碑文石刻

                      《“3·23”暴乱始末》(309字)


         1949年春,国民党第十四兵团盘踞鄂西北山区,国民党鄂北专员李朗星指使各地方反动势力发动暴乱,企图颠覆新生的民主政权。谷城西南地区匪首张子明立即响应,并密谋在3月23日袭击谷城县8区(紫金)区公所。


        是日,张子明率800余匪众包围了8区区长冯明道驻地(干溪沟葫芦包洼)。冯明道和区中队员与土匪激战数小时后,被土匪活活烧死在房中。后,张子明又在小北峪沟口伏击了8区区中队,残杀区中队多名干部战士。


        3·23暴乱后,谷西南地区土匪更加猖狂。张子明于29日、30日两次率300余众攻打石花街,谷城县独立营奋起还击,打死匪徒84名,俘虏五六十人,沉重打击了土匪的嚣张气焰,为冯明道等牺牲同志报 了仇。以张子明为首的匪患于1950年初被彻底肃清。


    这两篇碑文分别用于碑身的正面和背面,两侧为两幅宣传画,来自于《筑阳风火》中的《山区剿匪》和《庆祝胜利》。


    经县退役军人事务局请示,县委、县政府批复后,施工单位抢晴天战雨天,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建设。


2020年6月29日,经过紫金镇、干溪沟村的共同努力,“谷西南剿匪胜利纪念碑”胜利竣工。


       当熊子勋老人接到纪念碑竣工的消息时,可谓是激动万分。他一再嘱咐县里相关负责人,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一是代表他去拜谒纪念碑,向他为在此剿匪牺牲的战友致以崇高的敬意;二是代表他向为纪念碑建设付出心血、给予支持的单位和各界朋友,表示真挚的谢意;三是有关单位提供的照片等资料不全,拍摄一套纪念碑照片,包括碑文一并给他做个纪念。


       我想,对现在的人们来说,也许革命理想这几个字,显得那么生疏而遥远,但对于熊子勋老人来说,革命理想,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品,而是一个人生命的动力,有了理想,就等于有了灵魂。


       曾经的枪林弹雨鼓角铮鸣已然远去,斗转星移日月更替,谷西南山区也有了沧桑巨变,熊子勋和战友们曾经抛洒热血的地方已经成了准备大力发展红色旅游产业和电商产业的新农村,满山绿意葱茏一片生机,秀美的自然风光更加令人沉醉。


尽管红尘一梦,烟雨一重,我们走过了无数炎夏寒冬,昔日炮火连天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可歌可泣的革命英雄故事,一定会让我们这些不曾经历过战痛的人们,在心中谱写一曲曲英雄的赞歌,代代相传!青山巍巍,天何苍苍!我们绝不会忘记那段硝烟弥漫,热血飞扬的历史!“谷西南剿匪胜利纪念碑”会时刻地提醒我们,在这个流行健忘的和平年代,更应铭记历史,缅怀英雄,砥砺前行!


这正是:


如烟往事未忘却,心底有爱在人间!



  胡红云 · 谷城


2020年7月11日星期六

2020年9月11日再修改









上一篇:走过刘庄,走过时代

下一篇:雨中游班河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