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纪实文学 > 文章

王玉斋夜祭张自忠

时间:2020-05-09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李家祖 - 小 + 大

八十年的今天,是抗日英雄张自忠将军殉国长山坪的时节。今天,我们为了纪念他,把八十年前老百姓祭奠他的事情写出来,以寄托我们对张将军的哀思。


这个故事发生在1940年5月18日宜城县北上王家集“明记三房”粮行里。


“明记三房”是当时上王家集有名的大商家,其位于上王家集老东街的南边,座南朝北,占了东街南边的大半条街。


特别是他家的油坊,在那时,不论是生产规模,还是生产方式,都称得上是当时当地的领头者,光粉碎芝麻的碾槽作坊,就占地亩把大。每天用三条水牛轮流拉碾粉碎芝麻,可见他家每天要压榨出多少芝麻油来。你看那十几个榨坑里,站着十几个挎赤膊抡大锤的大师傅,高喊着榨油号子,每一声榨油号子起落之后,就听见“嗵”的一声闷响,那是大锤落在榨肩上的声音,随着这响声的消失,就能听见芝麻油流出来时的“哗啦啦”声。这芝麻油品质纯正,味香色清,不仅在鄂北销势大,还远销湖广滇南。


再说他家的粮行,也是当时上王家集最大的,粮行门前搭建了一处很大的棚屋,是专供雨雪天用的。棚屋前有一大片广阔的场地,每逢双日赶集,十里八乡的农民,用肩膀挑,用小车推,或用骡子驴子驮,把五谷杂粮拉到上王家集明记三房来卖,可谓人潮如流,生意兴隆。粮行里四五个“斗把子”那清脆嘹亮而又缓慢的吆喝声,运粮小车那吱吱呀呀的摩擦声,运粮骡子驴子的尖叫声,各种小摊小贩的吆喝声,组成了明记三房粮行特有的交响乐,把整个粮贸市场搞的人欢马叫,热火朝天的。


可是自从中日枣宜会战以来,明记三房的生意似乎不那么兴旺了。明记三房的掌柜王玉斋老先生也似乎没有先前那么活泼了:眉间的皱纹拧成了疙瘩,虽然他还跟往日一样,在粮行、油坊、槽坊里忙碌着,脸上却不见多少笑意,长山坪战事如何,他心里没有底儿。自从张自忠将军的部队开到长山坪以来,他已为张自忠将军的部队送过几次粮草,听送粮草的人回来说,张自忠将军这仗打得苦,八天八夜啊!官兵们都没合过眼!饿了,啃两口送去的馍馍,渴了,喝两口山泉的流水,困了,就靠在战壕里眯一会儿。一听到枪声,就又揉揉眼睛,站起来准备战斗。听了送粮草人的话,你说王玉斋先生能高兴得起来吗?!


在后来的日子里,不断有坏消息传来:5月14日,双方发生遭遇战;15日,张自忠率领的一千五百余人被近六千日寇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村里。当日上午,日寇发动进攻,战斗异常惨烈,下午三时,张将军身边士兵大部阵亡,他本人也被炮弹炸伤右腿,不得不撤至杏仁山,与剩下的十几名卫士奋勇抵抗,激战一直持续到16日拂晓,16日下午四点,据说杏仁山一带没了枪炮声······


一听到这消息,王玉斋老先生心里就是一沉:完了!张自忠将军全军覆没了,我们大河东一带的老百姓要惨遭蹂躏了······


果不其然,1940年5月18日的晚上。刚刚在槽坊里忙完放酒的明记三房王玉斋王三爷,正准备收场吃晚饭。账房先生王仪章匆匆走进了大厅,嘴巴附在正在吃水烟明记三爷王玉斋先生的耳旁,对他说起了悄悄话。


“这还用说?!张将军为国捐躯,我们咋能让他的尸身在大街上放着?!赶快抬进中堂,准备三牲,隆重祭奠!”王玉斋先生一听账房先生的话,忙忙放下手中的水烟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向客厅外走去。


王玉斋先生之所以这样着急,张自忠将军血战长山坪的噩耗得到了证实:5月16号下午四点,张自忠将军战死在南瓜店,尸体先被日军抢走,安葬在陈家集陈家祠堂附近的一座小山包上,并用木牌标志,上书英勇上将张自忠灵等字样。张自忠将军的部队闻此噩耗之后,由三十八师师长黄维纲,亲自组织敢死队,在陈家集陈家祠堂的小山包上,将张自忠将军的遗体抢了回来。他们准备从章家嘴过河到小河,顺着襄沙大道经宜昌直达当时的陪都重庆。赶他们走到王家集街上,天已黑了,只得在王家集街上安歇一晚,准备明天一早寻渡船过河。王玉斋先生听了账房先生的话,才放下水烟袋,匆匆忙忙向街面上走去。


“各位官长!请进屋拜茶说话!”王先生已走出街门,就看见街道上站着几位疲惫不堪的官兵,忙拱手施礼道,“刚才我已经听我家账房先生说了,张将军为国捐躯,我们当老百姓的别的做不到,但绝不能让张将军的遗体在大街上过夜,马上抬进大厅,我要备办三牲,隆重祭奠张将军!官兵们请随我进客厅喝茶吃烟休息,其他一应事情均由我家处置。”说完,王先生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把官兵往屋里让。


“那就麻烦王先生了!我们代表张将军谢谢您了!”为首的官长见明记三爷答应爽快,忙拱手施礼,以致答谢。


“官长不必多礼了!你们先进客厅喝茶休息,我好安排为兄弟们整治饭菜,安排灵堂,祭奠张将军!”说完,早有佣人将茶水饭菜安排妥当,照顾疲惫不堪的官兵们吃饭、休息。王三爷则开始布置灵堂,准备三牲,祭奠张将军。


尽管劳累了一天,王三爷仍精神抖擞地指挥家人,有条不紊地为张将军布置灵堂:大厅的上方,用黑纱白字写着“张自忠将军永垂不朽”的横幅,两边的挽联是:“抗日寇血洒长山坪,报国家千秋慰忠魂。”下面是供桌,供桌上摆满了三牲祭品,点燃了白色蜡烛,再下面是张将军的棺椁。这是王三爷刚从棺材铺买的上好楸木棺材,棺材上搭了黑纱。然后王三爷请来了刚吃罢饭正在喝茶的官兵,开始祭奠张将军的亡灵。


王三爷亲自主持祭奠仪式,他首先拈了三柱香,给张将军磕了三个头,上了香,烧了纸钱,哽咽着说:“张将军!您是我们老百姓的英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您啊!”祭奠完毕,他的家人和帮忙的依次上香、磕头、烧纸钱。然后由护送张将军遗体的官兵祭奠,祭奠完毕,王三爷又问护送官兵,还有啥要求没有。护送官兵说,想请王三爷帮忙找条船,明天一大早把张将军的遗体送过汉江,然后顺着襄荆大道直达宜昌,再到配都重庆。


王三爷一听,二话没说,就让账房先生连夜到章家嘴码头,联系好了船老板。第二天一大早,王三爷亲自扶着张将军的棺椁,踏上了去章家嘴码头的路程。到了章家嘴码头,找到船老板,看到张将军的灵柩上了渡船,驶向河对岸去了,他才流着眼泪离开了章家嘴码头,回到上王家集街上。


1940年5月27日,日寇顺着杏仁山沟沿向西推进,占领了王家集。在明记三房里看到祭奠张将军的灵堂,很是恼怒,就在明记三房油坊放了一把火,烧了三天三夜,让明记三房损失不小。当有人问到明记三爷失不失悔时,明记三爷笑着答道:“我为祭奠张将军损失这点算啥子啊?即使我不祭奠张将军,日寇来了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为啥呢?因这是豺狼的本性!”


(作者:李家祖 · 宜城)


2020年5月9日写在张自忠将军殉国八十周年之前几天









上一篇:瞬间泪目:“离我远点!”

下一篇:喻家湾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