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小说 > 文章

车号x32456

时间:2020-11-13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宋明柏 - 小 + 大

立才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鬼车,晚点整整两个小时,看来只有打车回家了。立才一边咒骂着,一边拎着行李包直奔出租车候车处。


出租车驶出车站,“去哪?”,瓮声瓮气的一声,把立才从恼恨的思绪中拖了回来,“河西村”。立才侧头答了一句,这才注意到司机满脸横肉,长的高大威猛,立才心中一抖,上车的时候怎么没注意,早知换辆车好了。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副驾驶前面的提示牌:车号X32456,司机李顺,以及醒目的举报电话。


立才计算过,乘车回家预计需要四十多分钟,距离有些长,而且出城后就是山路了,晚上车辆很少。如果不是奶奶病重,立才是不会天黑了还匆匆忙忙回家的,他有些胆小,尤其是面对这么强壮的司机,立才暗暗捏了捏自己瘦弱的胳膊。万一……,立才有些紧张,他把包抱到了胸前。


进入山路后,少了城市的嘈杂,寂静的可怕。立才把包抱紧了些,看了一眼司机李顺,发现李顺也在看他,两人眼睛一碰,随即分开。他在看什么?难道真的有什么企图,自己不会碰上所谓的“黑的”吧。立才想到这里,把手伸进包里,高声说:“师傅,经常开夜车吗?”。出租车剧烈地颤了一下,“哎呀,吓我一跳,你不能小点声。”李顺的声音。正是立才想要的效果,趁着李顺答话偏头的功夫,立才飞快地把手缩了出来,很尴尬地笑笑。


果然,李顺开车的速度慢了许多,而且不断地瞄着立才,立才暗暗得意,看来,李顺一定以为自己包了藏着什么家伙,不敢轻举妄动了。


立才的高兴没有持续一刻钟,车“突突”两声,停了下来。“他妈的,关键时候掉链子”,李顺嘟囔着下车。车灯下两旁的树影若隐若现,立才一阵紧张,急忙也跟着下车,左手拎着包,右手放在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李顺打开车盖、拿着扳手、螺丝在那捣鼓。心里在盘算,自己包里除了一把伞就是衣服,在这些工具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何况,李顺那体格,立才的腿肚子有些发酸。


大约三五分钟的样子,李顺合上车盖,招招手招呼立才上车,顺手把工具塞在驾驶门舱内,点着火后,看着立才上车。立才慢慢地关上车门,随手把包压了一下,伞柄不经意地在包内顶了个小小的凸起,横在胸前。


越进山里,车辆越少,两人都不说话,车内气氛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是为了缓解这种氛围,几乎是同时,两人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李顺的先通了,立才暗暗摁了,装着还没打通的样子,侧耳听着。“生意怎样啊?今天还可以,接了个长途。一个小时后就返回了,河西村。对对对,你那个河东村的同学不是要回城吗?让他在七里河大桥上等,我和他会合。车号是X32456。”听起来电话对方应该是一个同行,还要会合一个人?立才听的有些心惊。不待李顺电话挂了,立才开始给表哥打:“哥,我现在坐出租车回来,二十分钟就到了,车号是X32456。你们等我啊,就在七里河大桥那就行。”合上电话的功夫,立才感到李顺好像也在听自己说话。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两人依然都选择了沉默,默默地看着前面车灯照出的两道光柱,随着道路的上坡下坡,时长时短。今夜的确有点黑,要不车灯不会这么显眼,立才想。


河西村旁的七里河大桥上,两个男人张望着过往车辆。“等车啊?”其中一个似乎感觉对方有些面熟,开始搭讪。“啊,接人,表弟今天回来,你呢?”。“等车,一个朋友”。说着,递上一根烟,两个人蹲在桥边,默默地抽着。大约一刻钟功夫,一个开口:“来了,”,另一个也一顿:“可不是,来了”。两人同时踩灭烟头,站起来。X32456出租车缓缓驶到近前。



(作者:宋明柏  








上一篇:有时, 愚蠢真的很美

下一篇:有一片池塘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