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小说 > 文章

【小小说】蟋王

时间:2021-09-21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黄西华 - 小 + 大

 

/黄西华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章陵城。

王希帅名帅人帅,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邪魅多情,高挺的鼻,厚薄适中的红唇充满性感。由于他斗蟋蟀技艺高超,人们根据他的姓名谐音,外号蟋蟀王

王希帅嗜赌如命,斗鸡、套圈儿、掷色子、推牌九门门都通,样样皆精,尤以斗蟋蟀赌技为最。凭着一只白露将军称霸章陵城蟋蟀赌坛,堪称通天彻地,逢赌必赢。

王希帅嗜赌,虽是美男,却年近三十没娶上媳妇。父母屡屡劝诫,王希帅全当耳旁风置若罔闻,照旧我行我素狂赌不已。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世上难寻常胜将军。王希帅虽然赌技高明,也难免有败走华容道的时候。在一次斗蟋蟀的赌局中,王希帅豢养的那只白露将军许是年老体衰,竟然不敌新出道的一只棺材头,没几个回合就大败亏输,死于棺材头的尖牙利爪之下,而王希帅的全部家产也输给了对手。

百胜终归死,一秋空自忙。王希帅经此一战,一蹶不振,只差没沦落到街头乞讨了。

赢了王希帅的那人名叫金有余,家住章陵城南油坊巷,家有百倾良田熟地,还开着一家油坊。王希帅住城北魏家巷,是一家杂货店的少东家,家境虽然比不上金有余,却也算小康人家。两人同城而居,因嗜赌如命常相往来,既是对头,又是忘年交

输给金有余,王希帅甚是不甘,心里想着念着全是怎样扳回一局,把失去的再赢回来。无奈家产已然输光,再无赌资翻本,徒呼奈何。

中元节这日,赢了王希帅的金有余突然登门造访,王希帅说了一番话。王希帅听后精神为之一振,连连拱手施礼为谢。

送走金有余,王希帅便忙碌起来。他找来一些麦麸,用蜜糖水拌匀,倒入铁锅内用文火炒香,冷却后装入小瓶,又往瓶内滴了几滴老酒,然后封好瓶口。又准备了一把长扫帚和一个蛐蛐罐儿,还有一把手电筒。

及至天黑,王希帅带着准备好的物件儿,来到东门外老城墙根下。

章陵老城墙始建于宋朝,至民国初年已历千余载,早已不复当年之巍峨,仅东门北残存一段古城墙。此时,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一轮圆月挂在天上,洒下一片昏黄的月光。远处偶见星星点点的火光,那是活着的人在为亡故的亲人画灰圈。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似乎在为寂静的夜空点缀生命的存在。

东门外杂草丛生,少有人至,甚是荒凉。王希帅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诱料,在老城墙根蟋蟀出没的地方呈圆圈型放了几堆,然后就静静地等在一旁。

蟋蟀闻到诱料的香味,纷纷赶来争食。王希帅恰到好处地打开手电筒,用强光照住蟋蟀蟋蟀怕光,此时并不跳动,任由王希帅捕捉。王希帅用长扫帚轻轻地按住一只体型最大的蟋蟀,用手轻轻地捉住放入蟋蟀罐里。

回到家中,王希帅这才打开蟋蟀罐儿,把蟋蟀放入斗蟀盆里细细打量起来。这只蟋蟀全身黑褐色,体型呈圆桶状,有粗壮的后腿,一对黑油油的小眼睛镶嵌在比身体还要长的两支细丝状触角下方,嘴里还长有一对锋利的牙齿,一左一右就像两扇门。背部有两片薄膜般褐色的翅膀,两条尾巴硬硬的,像两根钢针。

黑头将军!王希帅大喜若狂,差点儿没就地翻几个跟头。

黑头将军学名墨蛉,既能鸣又善斗,是斗蟋蟀之人最钟爱的蟋蟀品种。王希帅运气实在忒好,竟能得到这样一只好蟋蟀。他不由得欣喜若狂,像照顾亲娘老子一样细心地喂养和调教这只蟋蟀。

转眼便到了章陵城斗大会的正日。

上次斗大会的冠军得主金有余对其他参赌者全都不屑一顾,点名单挑手下败将王希帅,并当场立下字据,提出的赌注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置信,可王希帅却毫不犹豫的便接受了挑战。

金有余用来出战的蟋蟀还是那只棺材头,王希帅用来出战的自然是新得到的那只黑头将军。两雄相遇,一场激战就开始了。

黑头将军一出场,就猛烈振翅鸣叫,似乎在给自己加油鼓劲,又似乎是要灭灭对手的威风。棺材头也不甘示弱,振翅鸣叫之后,呲牙咧嘴往前一扑,与黑头将军决斗在一起。两只蟋蟀头顶,脚踢,卷动着长长的触须,不停地旋转身体,各自寻找有利位置,勇敢扑杀。

几个回合之后,棺材头终究力有不逮,垂头丧气地败下阵去。黑头将军昂头挺胸,趾高气扬地转着圈儿,像是在向主人邀功请赏。

金有余愿赌服输,当场兑现诺言,除退还上次赢王希帅的全部赌注外,把独生女儿金婵娟嫁与王希帅为妻,并将金家全部家产赔给王希帅。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三天后,王希帅与金婵娟拜堂成亲,金家所有的财产、房产、田产包括金家油坊都过户到了王希帅的名下,金有余成了一无所有的流浪汉。而赌场上从此后再也不见王希帅的身影。

金有余提出的赌注究竟是什么呢?

其实,赌注很简单,就是赢家一方必须金盆洗手,远离赌坛,终生不得沾赌,同时获得输家全部财产,并可以向输家提出任何要求,输家必须无条件照办。

当初王希帅见金有余提出的赌注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不怕输也输得起,因为自己早已一无所有,仅有一条烂命,即使输了也没啥,大不了把命交给对手罢了。可一旦赢了,得到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金有余既然知道王希帅除了一条烂命外一无所有,为何还要跟他赌呢?又何开出那样对己不利的赌注?

金有余不蠢,他这样做自有道理。

金有余老伴儿早已过世,膝下只有婵娟一个女儿,年逾二十尚未婚配,但一颗芳心早已暗许王希帅,只是碍于女儿家的矜持难以启齿。知女莫若父金有余从女儿的只言片语中早就明白了掌上明珠的心思。爱屋及乌,为了女儿,金有余便起了招王希帅为婿的心思,只是觉得王希帅嗜赌如命,不改掉这一恶习,即使有家产万贯,也会被他赌光赌尽。于是便想出一个借赌戒赌的绝妙主意,要帮王希帅彻底戒赌,同时为女儿圆梦

金有余早就计算好了,王希帅赢,就得远离赌坛,和女儿双栖双飞;王希帅输,就得把自己那条命交给金有余,到时候还不任由金有余摆布?

王希帅财色双收,自然信守诺言,加之金婵娟苦心规劝,从此果真再不涉赌,还把流落街头的老丈人金有余接回家中精心奉养。

金有余的目的达到了,爱女觅得如意郎君,终生有靠;爱婿远离赌坛,回归正常;自己老有所养,夫复何求?

孰赢孰输?

 

 

       2021826日于海淀中关村)

 










上一篇:晕车的老人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