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小说 > 文章

乡愁何处最

时间:2020-12-31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尹全生 - 小 + 大

殷人是极其留恋故土、崇拜祖先的。攸侯喜死后,后人为实现其故土寻根祭祖的遗愿,前仆后继涉洋寻根,但结局均一去不返、杳无音讯。那些殉道般的渡海寻根者,无一例外都葬身于太平洋的波涛。 

攸侯喜第13代孙子盼以实现祖先遗愿为毕生追求,自幼习练水性,二十多年过去,惊涛骇浪中练就了超人的体魄和搏浪技能。

公元前645年,他让人打造了几十条独木舟,又挑选了百多条视死如归的殷人汉子,要再次冒死涉洋寻根。

启程那天,晨刚从雾里醒来,夜还在雾里梦着,成千上万乡愁难泯的殷人就来到海边,神色庄严地唱《侯喜王歌》:“二十五族为兄弟,跟着侯喜过天之浮桥,途中艰难不能忘,天国再逢冬复春……”唱得泪流满面——谁都知道,这次送别十有八九也许是永别。

风萧萧、水淼淼。独木舟载着异乡殷人诉说不完的乡愁,从北美西海岸启程,驶向烟波浩渺、波谲云诡的太平洋,驶向埋葬着祖先遗骨的故土,驶向梦中的天国。

一个月过去,所带食物便告罄,子盼他们靠捕鱼充饥;三个月过去,到太平洋中部的波利尼西亚群岛时,独木舟沉没就已过半……八个月后的公元前644年,侥幸漂流到山东崂山的,只有子盼等5人。

当时故土“殷地”正值战国时代,崂山一带属齐国。子盼见谁都像见到了亲人,声泪俱下诉说“殷人东渡”的经历和此行目的。齐人要他们到殷商遗国宋国去:殷商改朝换代为周后,周成王封纣王兄长微子建立了宋国,殷商宗亲多集中于此。

在位国君宋襄公,得知攸侯喜后人不远万里寻根而来感慨万千,召见子盼时说:“前几天天降5块陨石,天意难解,不料是你等寻根而来的预兆啊!”

子盼泣不成声,诉说衷肠后献上舍命带来的礼物:6只羽毛艳丽、美洲特有的蜂鸟。子盼说,这是唯一能在空中悬停,还能向左向右甚至退着飞的鸟。宋襄公要他放飞演示。子盼自持这些鸟自幼驯养,可以唤回,便从笼中放出。不料当时风大,蜂鸟飞到宫廷上空停飞不住,退飞远去了。

得知漂泊海外的殷人后裔已繁衍数十万之众后,素怀复辟殷商之志的宋襄公思忖:这些怀念故土旧国的殷人若回归,国小人寡的宋国岂不壮大?殷商复国有望啊!他要子盼日后率异乡殷人尽数返宋,认祖归宗。

天下归周,复辟殷商属不赦之罪!而子盼行踪正涉复辟图谋,被宋襄公视为最高国家机密,费尽心思遮掩。尽管如此,史书还是留下些许痕迹,《春秋•僖公十六年》就有记载:“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古人不识蜂鸟,谓之鹢。

子盼此行的目的,是实现异乡殷人祖祖辈辈思乡怀土、寻根祭祖的夙愿,而如今宋襄公居然邀殷人回归旧国、落叶归根,《侯喜王歌》中“天国再逢冬复春”的奢望不就成真了嘛!子盼大喜过望,祭祖完毕便匆匆返程。

谁料返程途中,子盼一行却遭遇了千年不遇的特大风暴!一时间风雷叱咤、海倾天翻,满海都烧起了黑色的火焰,满天都烧起了黑色的火焰。独木舟被云烧怕了,缩进浪谷;又被浪烧急了,窜上云端。最终它不堪闪电鞭挞,从云端抛下主人后,一头扎进漩涡深处寻短见去了……

子盼最后一次从惊涛骇浪中探出头来,挣扎着让飓风捎去了最终的祝愿:“殷地安……”

当初送他启程时,送行者托他捎向故土的问候也是“殷地安”,他留给送行者的祝福还是“殷地安”。

然而,异乡殷人聚集的“殷地”并不安:公元1492年,一个叫哥伦布的人“发现”了“新大陆”,随后“文明人”便蜂拥而至,对当地土著开始了长达四个世纪的血腥屠杀,“印第安人”几近灭绝。

幸存无几、疲于亡命的殷人,故土寻根从此也就只能是一场没尽头的思乡梦了。他们只能对牙牙学语的子女传授:咱们是东渡殷人的后裔,与天国殷人同宗共祖,都是先帝炎黄的血脉……

漫漫3000多年,爱有几多,恨有几多?恰如诗云:“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尽管经历几千年演化变迁和其他语种的侵蚀,他们至今说“花” 发音还为“发”,说“人” 为“银”;说河流叫“河”, 说孩子叫“娃”……

2010年,当年散落于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攸侯喜所部后裔,一个叫易立亚的人怀着与子盼相同的志向,驾独木舟涉洋寻根。经历4个月在中国福建登陆后,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我回家了……”



窥探人类最深且流血不止的情感伤口


            ——《乡愁何处最》创作笔记

美洲是一片没有从猿到人演化痕迹的大陆,美洲文明是外部迁徙人种所产生的,这已成为定论。那么,当地的原始土著印第安人是从哪里迁徙到美洲的?

1590年,法国学者阿科斯塔就提出,印第安人是从亚洲迁徙过去的。最早提出“殷人东渡”美洲的则是英国学者梅德赫斯特,他认为,武王伐纣时,可能有殷人渡海逃亡到了美洲……

统领“殷人东渡”的攸侯喜(姓子名喜,世袭攸国侯)是殷商的统军主将,在记载殷纣王田猎巡狩、殷商四方征战的甲骨上,大都刻有其名字。而武王伐纣后,商周交替时期的风云人物攸侯喜,便从中国史料中突然消失了,与此同时,作为印第安文明之母的奥尔梅克文明,却在美洲兀然出世。

属于奥尔梅克文明的出土文物,都具有殷商文化的明显特征。当地土著人的建筑,同河南殷墟出土的文物几乎一模一样。

考古学者在奥尔梅克遗址拉文塔太阳神庙祭祀中心,发掘出六块玉圭,上面铭刻的文字符号,对于当地学者无疑于“天书”,只得带着字模,到甲骨文的发源地和北京猿人化石发现地来求解。经中国学者解读,认为这些玉圭是殷商王族的祖先碑位,上面的字符属殷商文字,刻录着殷人远祖、高祖、始祖、先公先王的名号谱系!

这,无疑是“殷人东渡”并在美洲定居的明证。

印第安人坚称自己祖先是跟着攸侯喜东渡而来的殷人;他们同中国人一样都是黑头发、黄皮肤、铲形门齿,以及其他人种不具备的婴儿出生时臀或腰部的青色胎记。1993年11月28日,《新民晚报》刊登的《美洲印第安人祖籍在中国》一文称:“印第安人的部分DNA与亚洲人以及太平洋上的波利尼西亚群岛上的土著人是相同的。”


那么,东渡殷人的后裔是否曾返回中国大陆寻根?崇敬祖先、留恋故土是中华民族根深蒂固的观念,尤其是商代,殷人极其敬畏鬼神、崇拜祖先,他们漂流美洲后,必然要设法回故土寻根祭祖。

香港学者卫聚贤在《中国古代美洲交通考》中说:“殷人亡国后,逃亡到了美洲,公元前656年,齐桓公曾到阿拉斯加的科达克岛去寻找美洲虎皮,后来,殷人后裔曾派人回到中原,带回六只美洲特有的蜂鸟。”

虽然中国古籍对此尚未发现明确记载,但其中的蛛丝马迹颇值得关注。

中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春秋•僖公十六年》有记载:“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中国史学开山鼻祖、春秋末年左丘明所著的《左传》,也有相同的记载。

这两部史书,都认定了“六鹢退飞过宋都”的事实。“宋都”即现河南商丘;“鹢”是一种体型较小的水鸟,虽样子像蜂鸟却不会在空中悬停,更不会“退飞”。用词严谨的史学先贤,不可能将遇风调头往回飞记述为“退飞”。

而世上具有“退飞”能耐的,只有美洲才有的蜂鸟。

殷人的寻根之路,是被两次历史事件阻断的:

一是16-19世纪发生在美洲的“印第安人大屠杀”。15世纪末,美洲印第安人总数约1400万至4000万,到19世纪末竟只剩20多万!少数幸存下来的殷人则成了被限制在“保留地”中,接收所谓“法律监管”的“圈养人种”,哪还能再前往故土寻根?

二是晚清摄政王的一纸批文。印第安人是中国移民之说盛传几千年,直至清末方引起皇室关注,摄政王载沣便派欧阳庚为特使,调查“殷人东渡”的确凿证据,同时处理1908年墨西哥革命期间华侨被杀案。

欧阳庚到墨西哥后,居住在中华华州(今译为奇瓦瓦州)的印第安人殷福布族百余人,到清朝驻墨使馆请愿:“墨西哥革命时杀死印第安人750人,这些人都是中国血统,殷人后裔,叫殷福布族,是3000多年前从天国经天之浮桥岛到这里的,请求清政府保护索赔。”

殷福布族请愿的真实意图,是期望使馆把当地殷人的身世血缘转呈大清朝廷,进而认可其殷人后裔的血统“名分”。

经调查取证,欧阳庚确认所谓的印第安人,就是东渡殷人的后裔,便呈文给摄政王载沣。

而这时辛亥革命正暗潮涌动,大清国风雨飘摇,载沣被闹得焦头烂额不算,又刚遭革命党人汪精卫刺杀(未遂),整日心惊肉跳,接到欧阳庚呈文后草率批示:“印第安殷福布族自称为中国人,于法无据……传闻难作3000年前之历史。”

消息传到美洲,殷人那殷殷期盼转眼间灰飞烟灭:连至高无上的天国摄政王都不认同的事,还能再向谁求告?哪还有脸再去往“天国”寻根?

也许,这正是东渡殷人后裔绕不开的宿命——崇敬祖先、留恋故土的观念和汪洋相隔的前因,决定了其思乡念祖却又有根难寻、磨难不休跌宕不止的后果,恰如纵贯中华大地、命运多舛的母亲河:“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前因,决定了其一路跌宕的后果,而且怎么也绕不开壶口瀑布那般地陷天塌、粉身碎骨的摧残。

东渡殷人血管里也流淌着黄河那般一泄千里、“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坚韧不拔。虽遭遇了载沣一纸批文的“壶口”,但其思乡念祖之情不可能因跌宕摧残而消失——在位于太平洋中部波利尼西亚群岛上,有个叫易立亚的人类学博士。他坚信家族中世代相传的说法,坚信自己是中国人后裔。2009年他辞去波利尼西亚总统外交顾问之职,又冒死乘独木舟开启了寻根之路……

漫漫3000多年了,那些漂泊异乡的“殷人”漫越千古的乡愁,何止是一碗水、一杯酒?太平洋——世上最深面积最大的大洋,又是人类最深面积最大且永远流血不止的情感伤口!




作者:


尹全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小说排行榜上榜作家,名列“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小小说星座”、“新世纪小小说风云人物榜·金牌作家”,“小小说金麻雀奖”“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奖”获得者。迄今在国内外报刊发表小小说作品上千篇。作品被《人民日报》《青年文摘》《作家文摘》《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世界微型小说经典》《当代小小说名家珍藏》等广泛登载选载。有数十篇作品被译介到美欧、日本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著有小小说集《当代微型小说精品方阵·天路里程》《中国小小说典藏品·七夕放河灯》《百年百部微型小说经典·大隐于野》,故事集《百年百部故事经典·拿什么拯救灵魂》等16部个人专集;曾任《当代作家典藏丛书》《冰心儿童图书获奖作家丛书》《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家经典文集》等20部丛书主编或统筹。









上一篇:裘皮大衣

下一篇:花子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