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小说 > 文章

酒鬼张大猛

时间:2020-04-13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二月二 - 小 + 大

张大猛是我过去的一个同事。这家伙人不错,就是嗜酒如命,见天得酒烧一烧,否则整个人跟丢了魂似地。如果说每天喝个三四两倒也罢,可这哥们的量吓人的很。拿他自个的话说,一斤嗽嗽口,二斤刚上路,三斤还不够,四斤晃着走。
 
这话有些夸大。依我多次对他的观察,两斤出头是有的。不过有一点,他酒量大是大,但半斤一过,得划拳,否则会大大折扣。有次我一个老同学来襄阳玩。老同学酒量大,我怕陪不住,把张大猛喊了过来。问题是,老同学虽会划拳,可陕西拳跟襄阳拳不一样,两人大眼对小眼——干着急没法。结果张大猛还没“上路”,就滑溜到了桌子下面。

还有一回,一个同事的老爹死了。同事宴请时,张大猛因事到场晚了,被主人家安排在另一桌。那桌子喝酒的人不少,会划拳的,除他之外,只有一人会伸指头来几下。那人呢,拳划的不错,可酒量跟个猫尿似地。跟张大猛划了几拳后,见他个家伙三喝酒如同浇菜地,不敢跟他划了。张大猛呢,一斤不到,莫说是“恍着走”,就是连爬也不行——被送进了医院。

我不止一次劝过他,不能再这么喝下去了,不然早晚会喝出事来的。张大猛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酒就是命,除非死了不喝!

劝过几次,见没效果,我再没劝过他。可能如他所说,酒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或者说,他的身体已经离不开酒了,就像吸毒的人,需要麻果来支撑。
 
记得是我离开厂子的前一年,有天快下班时,车间给我们安排了个突击活,并给了三百块钱的突击费。那会儿工资都不高,每月不到千元。车间给了三百块钱,不是小数目。本该需要二个多小时的工作量,结果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干完了。
 
可是,拿钱的时候,一帮人产生了分歧——有人说将钱分了,有人主张留下来,日后有个什么活动再用。就在一帮人吵吵嚷嚷不下的时候,张大猛用刚洗完、还没擦的湿手抹了把粘在胡子上的棉絮,说,干脆,现在就拿出去吃了它!张大猛虽不是班长,可这家伙平时挺豪爽,从不跟人计较得失,因而,人缘非常好。他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同意。于是,一帮人跨上自行车,朝饭馆奔去。
 
张大猛知道自个喝酒的短板,特别是那次喝得到医院转了一圈后,再也不敢大意了,每次“嗽嗽口”后必划拳,否则即使“还不够”,也不敢“恍着走”了。

那天不一样,都是班里多年的弟兄,谁会不会划拳、酒量多少他心里有数。所以,“嗽嗽口”后,他绾袖伸胳膊,跟这个划完又跟那个划,几圈下来,放在他跟前的二瓶酒已见底,他却依然酒兴不减,喊老板又拿来两瓶。别人见他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能躲则躲,躲不开的劝他,莫再喝了,留着下回吧。他却将眼一瞪,鸡娃子毛,你们说不喝就不喝了?不行!我一拳一碗,你们一拳一小杯,喝!

估计他已喝得鸡子认不得鸭子了。他是一口一碗很实在的喝,可别人趁他仰脖子工夫,将杯子里酒倒了。很快,第四瓶也见底了。

第五瓶打开,他刚喝了一口,人“咕嗵”一下栽倒在地。我们一下子慌了神,忙将他扶起一瞅,只见他两眼紧闭,面色煞白,昏死了过去。脑子活泛的人,赶紧拿手机拨打120,更多的人,见他软绵绵的身体,愣那儿不知所措。饭馆老板哭丧着脸说,得赶快想法先将人弄醒,不然怕是120还没到,人就不行了。


于是,大伙儿依老板言,掐人中的掐人中,往脸上喷水的喷水,凡能想到的招,能不能用、有没有危险,全部用上了,并且大家轮换着一边摇晃他一边换着法儿喊:


张师傅,你醒醒,下班时间到了,该回家了啊!


老张老张,你家里失火了,赶快回去救火呀!


张大猛,我是车间主任,你狗日的给我睁开眼睛站起来……

这家馆子是我们的“老窝子”。时间久了,老板对我们每个人有一定的了解。

一帮人喊哑了嗓子,用了所能想到的法子,张大猛依然昏迷不醒。就在大家失望之时,老板凑上来,说,我想到了个法子,看行不行。大家听他这一说,似信非信地把他让到了张大猛跟前。
 
老板来到张大猛跟前,将袖子一绾,伸出几个粗壮有力的发白的指头,扯开嗓子喊道,五魁手啊,六六顺!四季猜啊,八匹马……”

一遍过去,张大猛没反应。第二遍张大猛还是在昏死中,到第三遍依然如此。我发现,老板刚开始的满脸自信,渐渐地,被绝望替代了,并且额头出现了一层细珠。老板丧气地伸头朝门外望望,说,舅子的,救护车咋还没来!

不知是安慰老板,还是自我安慰,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快了吧。要不你再来几伙子,兴许他还有点望。事后我想这话说的,好像张大猛那会是假装昏死。

老板依我们言,扯着他那已经有点嘶哑的嗓子喊道,六六顺呀,八匹马……刚喊第二遍时,张大猛先是几个手指头微微动了几下,紧接着嘴里“啊、啊”几声后,眼睛慢慢睁开了……

我离开厂子后,再也没见到张大猛了。有时想起那次他“死而复活”的事,想想挺后怕的。







 

上一篇:暖锅底

下一篇:打车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