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游记二则

时间:2020-09-14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卢苇 - 小 + 大

隆阜戴东原
 

我们找到戴震故居时,已是正午时分。


有清一代的著名学者之中,戴震当仁不让,堪称佼佼者。


戴震,字东原,清代徽州休宁隆阜人。隆阜即“拢埠”的音转,意思就是横江边一处船泊靠岸的地方,今为黄山市屯溪区隆阜村,当时的戴震纪念馆即在其内。具体的方向位置如今已经淡忘了,只记得饭蔬的清香飘散在长长的巷道中,给人以无限的亲切和温馨。   


戴震纪念馆筹建于1924年,原名“私立东原图书馆”,是戴氏后人捐赠的一座临江而建的二层小楼,1960年方改为今名。购票入内,穿堂入室,登楼倚栏,阳台下即为澄碧的横江河,美人靠依墙面水而设,墙是木板,墙后就是悬挂着名人墨宝的书房。馆舍整体面积很小,但因格局紧凑,窗明几净,人行其中并无压抑逼仄之感。看得出是从民居转建来的,构造上处处留有明清遗风。因为我们来得不巧,无人接待,只好匆匆一览即蹒跚而出了。


如今的回忆之中,最清晰的画面就是站在二楼阳台面对横江的感悟。


台下清流潺潺,左右房舍堆垒,并不宽阔的横江,曲折回环而终归大海,正如戴震的问学人生历尽艰辛,志在恒一,终于铸就了辉煌。


戴震的学术巨献主要在四个方面,一训诂学;二哲学;三天文与算学;四私人藏书。戴震坚持求真求实的探索精神,开学术新风,成一代宗师。学者洪榜为他写行状称:“抱经世之才,其论治以富民为本。”名儒卢文昭为《戴氏遗书》作序称“吾友新安戴东原先生,生于顾亭林、阎百诗、万季野诸老之后,而其学足与之匹。精诣深造,以求至是之归。胸有真得,故能折衷群言,而无徇矫之失。”

戴震一生只活了55岁,天资卓异,历经坎坷,长年苦读,科举蹭蹬。幼年家境贫寒,10岁时才会说话,后随父外出经商谋生多年,40岁才考中举人,后多次入京会试均不中,以编教为业,奔波南北,49岁时方被朝廷召为《四库全书》纂修官,53岁第6次会试又不中,终因其学术声望名显天下而被乾隆皇帝赐同进士出身,为翰林院庶吉士,二年后即病逝于京师。


戴震的人生是成功的,成功的根基却是无尽的寂寞和曲折。没有坚定不移的大志向,没有不计得失的好心境,戴震就坐不定冷板凳,就做不成大学问。


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对于有志向学者来说则更是短促与珍贵。


生命短暂的真义,是心志的永恒。


而它们,即深藏在无尽的寂寞与曲折之中。


要走出人生的小巷,戴震就是好榜样。


  
潭渡黄朴存
 

巧之又巧,来到黄宾虹旧居门前时,恰恰也是正午。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村小巷中略显零乱杂沓的小院落。


这就是国画巨匠黄宾虹的旧居,一座位于安徽歙县谭渡村中的老屋旧院。因为其形貌平平,一般而又一般,所以大师曾自题其名曰:“滨虹草堂”。


其实,潭渡村本身就很一般。虽然距离著名景点歙县棠樾碑坊群只有区区二公里,但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堂皇的荫僻。即使在我们前往拜谒的上世纪90年代末期,满村仍然瓦屋参差,巷道短窄,触目皆是空旷与偏僻。


但潭渡村毕竟又不凡,因为它是黄宾虹的生命之根。


黄宾虹,字朴存,出生于1865年(清同治4年),其时正值大清国兵连祸接风雨飘摇之时。黄宾虹自幼喜诗文爱绘画,长成后转益多师刻苦读写,画兴起时常常通宵达旦以作。他忧心国事,识见宏远,不满清廷腐败卖国,曾言道“政事不图革新,国家将有灭亡之祸”。经友人介绍与谭嗣同相见,订文字之交。谭遇害后,他以“千年蒿里颂,不愧道中人”之句以示敬仰。又与人组织“黄社”纪念黄宗羲,以彰反清之志。光绪33年因替同盟会筹款被人告密逃亡上海,复与康有为、柳亚子等人先后筹办《政艺通报》《国粹学报》宣传爱国思想。黄宾虹生性刚直,极重气节,其人其画,处处昭示为国为民的耿耿真情。


黄宾虹名并齐白石,有“北齐南黄”之称。他强调绘画“要成为大家,必须对古人之画,先观其法,既明其法,尤当发愤专于功力,贯通融会而神明之;集思广益,兼有众长,上下古今,成及己有。”其实,这何止是在说画,又何尝不是为人处世之至论也哉。


黄宾虹师古不泥古,有“画无创造,世人何必要画”之言。“风格浑厚华滋,意境郁勃淡宕”是他山水画的基本特点,笔墨“黑、密、厚、重”是他山水画的深厚底蕴,“黑宾虹”是他山水画融汇古风新意的最具象的代表。当然,世人对其论其作也不乏争议。但黄宾虹自信满满,临去世前曾地对亲人说“我的画要在50年后才能为世所知”。时至今日,黄宾虹名震寰宇,他的绝笔名画《黄山汤口》拍出3.45亿人民币的成交价。一代宗师自尊自重自知,果然英明。


旧居现今的主人自谓是大师的远亲小辈,听说我们来自鄂西北,非常热情,当即放下饭碗作了导游,特别指着二层的阁楼说,看,那就是他作画的绣楼。听上辈人讲,他常常作画入迷忘了下楼吃饭。问主人院中可有大师遗物,回答说,十年动乱皆毁坏不存,如今当地政府已经计划要整修旧居了。


黄宾虹画中的“黑”又称积墨,那是岁月、功夫、学问、器识的蓄积之大成。他的画从“白宾虹”起步,一笔一笔,跬步千里,极尽波澜,力攀顶峰,最终铸成了名垂千古的“黑宾虹”。


艺术之路注定充满寂寞和曲折。


但在大师心中,它们始终意味着辉煌。


与辉煌同在的,还有小巷。        



(作者:卢苇  · 老河口)   







 

上一篇:我也是一束阳光

下一篇:暗香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