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雨崩归来话“雨崩”

时间:2020-09-26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韩丽萍 - 小 + 大

九月,我又去了青藏高原的一隅。

六年前的这个季节走川藏线去了一趟亚丁稻城,高原反应让我痛苦流涕的记忆犹在,连我自己都很难说清楚,那片土地上究竟是什么吸引着我,当我得知狂奔要带团去雨崩徒步,没有丝毫的纠结就报了名。

雨崩,位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境内,座落在卡瓦格博雪山脚下一片宽广而狭长的山谷中,过去只有一条人马驿道通往外界。如今从澜沧江边上的西当到雨崩村的驿道已被拓宽成能行驶越野车的泥巴路了。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卡瓦格博雪山,雨崩村


怕吃苦受罪的我们便是六七个挤在当地人的车里,司机把音乐开得震天响,一车人昨日夜宿飞来寺的高原反应被颠簸的没了踪影,一路上叽里呱啦地为背包客们呼喊“加油”。当五脏六腑颠来倒去快要被甩出来的时候,车子停下来了,“到了到了,下车下车”。晕头巴脑地下了车,原以为已经到了住的客栈,其实只是到了垭口,还要往山下再走约半个多小时土路方能到达。

不过此刻,视线豁然开朗起来,雨崩村跳入眼帘。眺望雨崩上村,村庄在右侧,地势较高,依山势而建,房屋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俯瞰雨崩下村,那是峡谷中的一块洼地,山石搭建的庭院围栏依稀可见,黄灿灿的一大片应该是丰收在即的青稞,寺庙金色的屋顶熠熠闪着光亮;环顾四周,延绵不绝的山峦,飘飘渺渺的云雾缭绕其间。冰川雪山时隐时现,还有牛羊和骡马悠然行走在蜿蜒的小路上,好一派与世隔绝、宁静安详的景象。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卡瓦格博雪山,雨崩村


入住的客栈介于上下雨崩村之间,正对着缅茨姆峰,雨崩下村的全貌一览无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假如世间真有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那一定就是这雨崩村了。 

传说,雨崩村原来是个“日吿”(隐秘之地),每年的春夏之交,西当村经常会有一个陌生人来借粮。陌生人很守信,来年会如期还粮。日子久了,西当人决定一探究竟,于是在陌生人又来借粮食时在口袋上扎了一个小洞,小米一路漏着,西当人一路跟着,走到山口的一棵松树旁时突然无迹可寻了,后来掀开横在身前的一根松树枝时,才发现了山谷里的雨崩村。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卡瓦格博雪山,雨崩村


这个地处卡瓦格博雪山腹地的小村子,四面环山,平均海拔虽然有3200米,但因氧气充足,并无任何高反症状,相反心里涌动着是一种非常难忘的感觉。

吃过午饭,忽然就下起了雨,想回房间补觉,又唯恐辜负了这般景致,于是坐在房间的飘窗上看风景。远处的雾气慢慢地聚拢、飘散,弥漫在村落、田野、河流、森林、雪山。无论想象力多么丰富,都无法想到从哪里冒出来的雾气,一会儿如哈达般绕着山头,一会儿又穿入山谷,淌过每一幢藏房。白色的云雾,似乎被神力所持,一大片一大片缓缓流动起来,美轮美奂,每一个呈现都在我的心间留下久久的回味,那时的我似乎也化作了一缕山风,融进了这个纯净之地,忘记了不适,甚至惬意……

卡瓦格博雪山是藏传佛教的圣地,每年都会有无数的藏民千里迢迢前来朝圣转山。据说这是外转,而雨崩村是“内转”的必经之路,神瀑就是内转的终点。听说去神瀑朝圣的藏民,大都会在神瀑下方转三圈以接受圣水洗礼,洗去疾病恶念,洗去艰难困苦,净化身心灵魂。所以,来雨崩徒步,走的是一条朝圣之路,也是一次从未有过的体验。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卡瓦格博雪山,雨崩村


从雨崩下村至神瀑,往返约14公里。穿过村庄牧场,便进入原始森林。沿途会经过很多被赋予寓意的灵性之地,随处垒积的玛尼堆,漫山飘飞的经幡,听见溪水的声音,摘下窜出的蘑菇,还有机灵的小松鼠,景色确实美丽,美的让人心醉。

一路上,朝圣的藏民不少,都是拖家带口的,有老人、有年轻人、还有吮着手指绑在大人身上的孩童,他们专注于脚下朝圣的路,步履坚定,与我们擦肩而过时会报以微笑,互送一句“扎西德勒”。

当我站在神瀑边,如哈达般千丝万缕的瀑布倾泻而下,轰隆作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一种战胜自己的豪迈从心底涌上来,同时那种对自然的“敬畏”之心亦慢慢沉淀。这里的每座山、每条河、每棵树、每片天空,都有神明看守,人们的信仰权实而坚定,亘古不变。

原来,一路翻山越岭狼狈不堪,一路大汗淋漓几近崩溃,就是为了这一刻!我虽不会去瀑布下转三圈淋个透湿,但我亦然接受到了神瀑的洗礼,信仰的力量荡涤了灵魂。

说来不信,从雨崩归来,忽然之间就淡漠了许多的欲望。临去之前尚有的种种念头或者某些莫名其妙的不适,仿佛都留在了卡瓦格博峰的山脚下,抑或是被神瀑的圣水冲淡了的。


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卡瓦格博雪山,雨崩村


不过几日,重又回到熙熙攘攘的城市,又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又是各种任务指标的通报督办,又接二连三地收到同学们家中的婚讯,令我感到去雨崩徒步脱离原生活轨道的这八九天的时间里,我是怎样拥有一番彻底置身于大自然的舒畅、不管不顾的自在啊!

静谧的雨崩、外面的世界,我是无法携带回的,但它的气息已随我而来了。我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嗅着它的气息过活,以淡化我除生存以外的任何欲念。待它的气息渐渐消散怠尽时,我会再次登上与它邂逅的旅程…

这是我与雨崩的缘分,也是与青藏高原的缘分。



作者:韩丽萍 · 建行

     2020年9月26日







 




上一篇:再读金庸

下一篇:我的老师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