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美丑之鉴

时间:2019-09-29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李兴林 - 小 + 大

                                                                                                                                                                   ————闲话潘岳与左思


       西晋大文学家潘岳,姿仪秀美,举止儒雅,与友人夏侯湛一道,被时人誉为“连璧”,是我国古代最为有名的美男子。年少时居都城洛阳,相传其每乘车出游,便有女子一扫笑不露齿、足不出裙的矜持,携手绕车,投花掷果,爱慕之意,无以复加。乃至于潘岳行至家时,行车已被蜜果充斥无隙,人称“掷果潘郎”。南朝人徐陵慨而诗道,“潘郎车欲满,无奈掷如何。”
  潘岳不但人美,文章也做得极好,与其叔父潘勖、侄子潘尼并称文学史上的“三潘”,在文学方面的成就为后人称道。其一生著有诸多名诗佳赋,文笔华美明畅,文风清绮哀艳,《晋书·潘岳传》中有:“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哀诔之文”。其弱冠时所作《藉田赋》便以清艳之词藻而声动于朝野。其《西征赋》、《秋兴赋》、《寡妇赋》、《闲居赋》、《悼亡诗》等更是诗赋中的名篇,屹今仍被文学史家反复把玩,叹为观止。其《潘黄门集》亦是遗芳后世。
  潘岳虽人美文秀,为人却趋炎附势、奴颜媚骨,百般谄媚朝中权贵。先是依附外戚杨骏,官至太傅主簿;后杨骏被诛,遂贬为庶民。为了重返仕途,又攀附内戚贾谧,远见贾车扬灰,便退避叩首,望尘而拜,其母亦耻之。谄上者必欺下,潘岳年少时,曾由孙秀伺候,稍有不周,潘岳便对他斥责有加,甚至拳足相向。 孙秀对其“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八王之乱”后,孙秀受宠,官至中书令,在赵王司马伦前肆意诬陷潘岳、石崇、欧阳建等阴谋奉淮南王允、齐王□为乱。可叹潘岳这旷世才子美男,终因此而落得个被夷三族、世人相轻的可悲下场。金元诗人元好问作诗讽道,“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 千古高情《闲情赋》,争识安仁拜路尘。” 
    再说与潘岳同时代的另一个文学家左思,其容貌奇丑,鼠目獐头,气质极其猥琐。每次出门必以帽檐遮脸,非不得已,不以面目示人,否则必遭路人唾沫与石块的夹击。左思虽然貌寝口讷 ,其文却是精珠美玉,光彩熠熠。相传其构思十年,门庭藩溷皆着纸笔,乃成绝世名作《三都赋》,其诗风遒劲雄健,文笔流丽炼达。一时“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成为千古美谈。其代表作《咏史》八首, 文采斐然,笔力矫健,情调高亢,气势充沛,极具积极浪漫主义特彩,遂成“左思风力”,于后世诗辞歌赋产生极深远、积极的影响。其诗文内容大多借古讽今,对士族权贵表示极度地鄙视,对门阀腐朽进行无情地抨击。钟嵘在《诗品》中推崇其为“ 文典以怨 , 颇为精切 ,得讽谕之致 。”
  非但如此,左思亦志高才雄,胸怀旷迈,轻名利为粪土,淡荣辱如浮云,一生仰慕古圣段干木、鲁仲连“遭难能解纷,功成耻受赏”。两位先贤于国难之前气定神闲, 以德退敌 ,继而弃厚褒重赏如草芥 , 飘然去之 ,不群高节,着实让左思钦羡万千。早年虽亦曾参与“二十四友”之游,但终隐退专意于典籍。其一生多舛,虽未有机会效仿古人“ 功成不受爵 ”,但亦假疾辞齐王冏命记室督不就,徙居冀州,无疾而终,也算是“ 长揖归田庐”了。其心其志,可见一斑, 后世文人虽不说是对其推崇备至,却也是极度景仰!
  同为一代文豪,年岁亦相若,单就容貌而言,左思决然不能望潘岳之项背,即便是文学上的造诣和影响,左思亦未必胜得过潘岳丝毫,然二者命运迥异非常,实乃心性之所致。史海勾沉,千年的风霜雨雪早已把历史的尘埃荡涤得烟消云散,亦将美与丑、善与恶的界限洗濯得愈发清晰明了。潘、左二人业已作古数代之久,后世之人仍为其嗟叹不已。如此看来,世人之美丑实不能简以容貌、才学而论之,品性与涵养确乎显得尤为重要,潘岳与左思的不同结局是为最好的佐证!

上一篇:听耿教授说“芝麻叶”

下一篇:藏解金陵十二钗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