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写给父亲的忏悔

时间:2021-03-24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梁旭辉 - 小 + 大

周六,儿子带回来一筐草莓,看他用盐水泡洗,我的心一个下子被刺疼了。不由得想到了2003年,那个至今无法忘怀的春天。


2003年春上,区委组织部要组织一部分政工干部外出学习,区局派我参加。由于父亲有病,我本不打算去的。但父亲知道后,还是力主我去。他说,机会难得,出去走走,可以增长见识,开阔眼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去吧!我会没事的。


多好的父亲啊!病入膏肓的时候,竟想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儿子。


我们到深圳的时候,听说香港那边有“非典”。深圳的街道上,偶尔也可以看到有人带口罩,但没见到人们恐慌。在深圳宣传部组织的培训班,学习了五天后,我们就来到了香港参观学习。这一天,是4月1日,也是亚洲演艺界巨星张国荣自杀的这一天。当时,我们虽然在香港,但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后来看到报道才知道的。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我外出学习的这段时间里,父亲的病情陡然加重。期间,弟弟给我打来过两次电话。第一次,他说要把父亲转回老家去,当时大伯已到了欧庙。听到这些,尽管我有准备,但在那一刻,情绪还是有些失控。直到这时才想到,为人子我太不孝!古语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而况父亲还在生着重病,我为什么要出来呢?又不是非我不行的事。每每想到这些,都很自责。


我不知道父亲在离开欧庙时的心境,这可是他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啊!他的青春,他的梦想,他的人生都在这里。如今要走了,也许是永久的别离,这个他曾经奋斗一生的地方。这对病中父亲来说,实在太过残苦,这该是多大的打击啊!没见过父亲流泪,但我想父亲一定流过,只是我们没见到而已。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只是未到伤心处。父亲是个坚强的人!


但无论如何,作为长子,我是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病重,我不仅没在他身边照料,还让他为我操心,就连父亲病情加重,要转往老家,我都不能在他身边敬孝。那怕只能安慰他两句也是好的,可我竟没能在他身边,实在是太不孝了。尽管在家时,也曾和弟弟商量过这件事情,只是没跟父亲说明,怕他难受。可我没料到,竟在我外出的时候,父亲的病加重了,竟到了要回老家的地步。这,让我心里太难受了。


把父亲转回老家,也是他自己的心愿。他说,叶落归根。从那里来,到那里去。是啊!人年轻时,谁没有过“青山处处埋忠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豪情呢?但,真到了落叶归根的时候,还是离不开故土。这就是乡愁。


乡愁是一种情怀,乡愁是一种味道,乡愁是一种难以割舍的爱。生于斯,长于斯的父亲,是“四清运动”时离开故土的。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年。四十多年的苍桑岁月,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切。是啊!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父亲离开家乡的时候,正是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再回家乡却是一位退休而病重的老人。这其中的甘苦,只有父亲才能体味。


好在,父亲转回老家后,精神状态好了许多,饭量也有所增加。弟弟打来电话,让我不要太操心。好在老家离我们兄弟俩工作的单位都比较近,来回都很方便。弟弟每天都抽出时间回去一趟,一是看看父亲,二是帮母亲搭把手。听到这些,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但弟弟说,父亲问过好几次了,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正在往回赶。 


回来的第二天,在去看望父亲的路上,见有卖草莓的,我想下去买一点儿,给父亲带回去,但因是借的车,司机不算熟悉,没好意思叫停。不想,这竟成了我永远的遗憾。


记得是下午回去的。走进老屋的院子时,父亲正在那颗楸树下晒太阳,见我回来,还准备站起来,我赶快上去扶了把。我问父亲还好吧,他说,还好。然后,我简略地介绍了一下外出学习的情况。


谈到港澳之行,父亲说他到过中英街,就是没进到香港去。我和父亲开玩笑说,您那时是改革开放初期,香港还没回归,能到中英街去,比我们现在到香港可要牛多了。父亲听到这里,笑了笑,但什么也没说。可我想,父亲此时一定是想到了他和乡镇企业家们外出考察时的情景。


看到父亲的沉思。我接着说,其实,香港也没什么好看到的,就是高楼比较多,还没有上海繁华,也没什么好看到的。准备了二天的时间,我们一天就参观完了,第二天,大家都待在宾馆里。父亲这时,也许觉得我在安慰他,但我说的都是真的。现在想来,我的多此一举,以为是为了安慰父亲,想让他高兴,但适得其反。人生苦短,此时在父亲的心头,恐怕另有一番滋味了。我为自己的,我以为和自鸣得意感到非常懊悔。


从父亲的现状看,好像没有多大问题。于是,我和父亲告辞,准备回家。就在这时,父亲让我下次回来时,给他带点儿草莓。这时,我的心猛一沉,非常后悔当时没能买点儿带回家。我赶忙说,好的!我一定买,刚才在路上就准备买的。可谁知道,这竟成了我终身无法弥补的过失。


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已把饭做好了。吃饭时,妻子问了父亲的情况,我说还行,情况还不是很严重。妻子说,我们上次回去看爸,觉得他瘦的脱了形。我说,这个病就这样,所以才叫油尽灯枯。说到这儿,我有些想哭。妻子看我眼睛红红的,便不再说话。儿子这时候说道,我也要去看爷爷。我说,去!明天是星期六,我们一家人都去。谁知,晚上九点多钟,母亲竟打来电话,说父亲可能不行了,让我们赶快回去。


赶到家时,弟弟,弟媳已先我们到家了。只见母亲、大伯、弟弟都围在父亲的床前。母亲拉着父亲的手,帮他按着虎口。父亲这时出气都已很困难了,大家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无比的难受,却无能为力。我急切的问,家里还有氧气吗?弟弟说,已跟小姑,小爹都说了,在赶来的路上。正说着,三爹三娘到了,带来了一个氧气袋。我们赶紧给父亲插上,这时小姑和姑父也到了。


插上氧气后,父亲呼吸困难暂时得到了一些缓解。但每过几分钟都要下床小解,但什么也解不出来。大家都跟他说,想小解就直接解到床上算了,床上铺得有东西,可父亲坚持要这样做。父亲一生很爱整洁,生怕麻烦别人,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还这样执着。看着父亲爬在凳子上艰难的样子,我心如刀绞。就这样反复了几次,父亲终于没有力气了。凌晨两点三十分,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走完了他平凡而忘我的人生历程。


每次想到病故的父亲,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没能为父亲做些什么。他那么爱我,到深圳出差,还在中英街给我买了台DVD机,这在当时是比较高级的。而我,却连他想吃一枚草莓的愿望都没能实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多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啊!可,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


这一晃,就是十八年。十八年的沧海岁月,挥不去心中永远的疼。每每看到草莓,都会想到病中的父亲,感到非常的自责。我知道,父亲是会谅解我的,但我却过不了这个坎,枉为人子的遗憾,使我常常不能自己。多少次提笔,又无奈的放下。要是父亲还能健在,该有多好啊!


希望父亲在另一个世界再也无病无灾,幸福安康!




梁旭辉 · 襄州区税务局











上一篇:高山上的王者

下一篇:清明祭父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