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小说 > 文章

兰姐

时间:2019-09-23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邓耀华 - 小 + 大

 

                        ——往事记忆之二

邓耀华

兰姐是我记事的时候从外村嫁到我们村子里的。

那时候,我们的村子是一个沉睡的世界,好穷好穷哟。男人们抽旱烟锅子,连火柴都买不起,只好在大拇指丫子里夹一块火石和一卷火纸,用另一块火石在上面敲击生火点烟。能娶上媳妇,那简直是天地造化了。所以,兰姐嫁进来那天,村子里好多好多人都去瞧热闹,把兰姐的婆子家围了个水泄不通。

兰姐嫁进来时并不怎么好看,那身子瘪瘪的,胸脯平平的,没有一点轮廓。脸盘子尖尖的,黄黄的,没有一点血色,一看就知道是营养不良。唯有那双水灵灵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才叫人觉得兰姐是个可爱的女人。

新来的媳妇半年客。兴许是兰姐的婆婆疼爱兰姐把生活调剂的好,眨眼几个月时间,兰姐就变了,脸盘子白里泛红,熟樱桃似的鲜亮。那身子也丰满了,胸脯上的两个奶子翘得老高老高的。兰姐没有忧愁,没有烦恼,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兰姐唱过样板戏,嗓门子好,人前人后总喜欢哼几句,怪中听的。兰姐好快乐好幸福哟!

可是兰姐终究是个苦命人儿。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兰姐嫁进来还不满一年,兰姐的男人就在一次开山炸石中被砸死了。兰姐三岁上死了娘,七岁上又死了爹,兰姐从小就寄养在叔叔家,兰姐嫁过来刚刚开始享受家庭生活的温暖,就遭此厄运,兰姐的命好苦哟。

兰姐的男人下葬那天,兰姐哭得死去活来。兰姐硬要跟男人一起去,好多人劝都不顶用。兰姐的婆婆这时踉踉跄跄地走过来,泣不成声地说:“媳妇呀……你男人是咱家的独苗苗……他去了……你不能去呀……你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你也去了……不就断了咱家的香火了吗?”兰姐的婆婆这么一说,兰姐才止住哭。大伙这才七手八脚地把兰姐的男人给埋了。

过了不久,兰姐临产了,生下了一对白白胖胖的遗腹子。有了孩子,兰姐的生活似乎有了新的希望和寄托。

兰姐苦苦地拉扯着两个孩子,兰姐脸上笑容没有了,兰姐再也不人前人后哼样板戏了,兰姐面容变得憔悴了,苍老了。

兰姐的两个孩子呓呀学语了,兰姐的两个孩子会走路了。这时的兰姐却有了心事,兰姐毕竟才二十出头,有血有肉的人儿,怎能按捺青春的躁动呢?

不知不觉,兰姐跟明哥好上了。明哥是村里的会计,明哥比兰姐大两岁,明哥壮实得象头牛。有一天,兰姐跟明哥在村头相遇,明哥说:“兰妹,我们结婚吧。”兰姐羞羞的,用脚尖在地上划着圈圈,说:“我怕婆婆不会答应的。”“你给婆婆说,我会象亲儿子一样待她的。”明哥用企盼的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兰姐说。兰姐的脸上一阵泛红,赶紧把头扎了下去。

兰姐把自己和明哥的事给婆婆说后,婆婆阴着脸说:“好女不嫁二男,晓得吗?”

“晓得。”兰姐怯怯地说。

“晓得还提这事?”婆婆狠狠地剜一眼兰姐说。

“我……”兰姐泪珠子扑簌簌地掉下来,说:“他说他会象亲儿子一样待你的。”

“我不要野儿子。”婆婆坚决反对。

“呜呜呜……”兰姐捂着脸跑进屋里,躺在床上失声痛哭 起来。兰姐一哭,两个孩子也跟着大声嚎啕。兰姐赶紧爬将起来,拥住两个孩子说:“我的乖乖哟,你们跟妈一样的命苦哟。”娘儿三哭成了一团。

兰姐娘儿三哭,婆婆也凄惨地哭道:“我那早死的儿呀,恁狠心哟,丢下妈一个人不管,叫妈怎么活下去哟……

“婆婆,别哭坏了身子。”婆婆一哭,兰姐不哭了,赶紧过来劝婆婆。婆婆擦了擦眼泪,拉着兰姐的手说:“媳妇,我晓得你命苦,你把我的两个孙子拉扯大,我叫族里人给你立贞节牌坊。”

“不——”兰姐哭着跑开了。

婆婆不答应兰姐和明哥的婚事,兰姐没办法,只好悄悄地跟明哥幽会,兰姐不能没有男人。一次,明哥搂着兰姐,轻轻呼道:“兰妹——”

“嗯!”

“我们私奔吧!”

“不!”

“咋哪?”

“我们私奔了,两个孩子咋办?”

“给婆婆留下吧。”

“不行,孩子已经没爹了,不能再没妈。再说,我们私奔了,婆婆会伤心的。”

“那……

“我们就这样下去吧。”兰姐哭了,明哥也哭了,双双成了泪人儿。

纸是包不住火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兰姐跟明哥私下的事,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兰姐的婆婆也嗅到什么,开始警觉起来。

一天晚上,兰姐跟明哥偷偷地在高梁地里做那事,被悄悄跟在后边的婆婆捉住,婆婆拿了他们的衣裳,骂道:“狗男女。”

兰姐跟明哥双双跪在婆婆面前,乞求道:“婆婆,你可怜可怜我们吧!”

“哼!”婆婆气得说不出话来。

“婆婆,你大恩大德,成全我们吧!”

……

“婆婆,我们给你老磕头了,我们会孝敬你一辈子的。”

……

“婆婆……

“婆婆……

兰姐和明哥苦苦地哀求着,可是,无论如何也没打动婆婆那颗僵了的心。

婆婆拿着他们的衣裳走了,婆婆喊了一大帮族里人,把赤条条的兰姐和赤条条的明哥捆了起来,吊在村口那棵歪脖子苦楝树下。一对偷情的男女被打得皮开肉绽。

兰姐丢尽了自己的脸儿,兰姐的泪流干了,兰姐的那颗躁动的心也彻底的死了。

自那以后,兰姐很少出门了,兰姐受不了小山村里人唾弃和鄙视的眼光。兰姐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在两个孩子身上,孩子长大了,兰姐也象灯里的油一样熬干了。那年春天,小山村满山遍野兰花开放的时候,兰姐死了,还不满四十岁哟,就这样匆忙地去了。

冬去春来,上十个年头过去,兰姐的影子时常在我脑际里浮现,我不禁打心底里呼唤:兰姐,苦命的兰姐,你若能再活一次该多好啊!你知道吗?沉睡的小山村如今醒了。

 

(原载《岘山》等报刊)





上一篇:表 姐

下一篇:爱情不能随意测验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