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大 谷 峪

时间:2019-11-15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李杰 - 小 + 大

一排黄土房,也有石头墙,闲散在后山边上,像随手撒落的几粒野苍耳,顽强地扎下根来,成了村庄——大谷峪。


山陡得摔死羊,近逼得不给人留活路。抬头望山,望断脖子。一溪山泉穿谷而过,清粼粼的响水声像是慰藉,捎带来神秘的灵气。千百年来,为贫瘠补缺的总是勤劳,山里人就这个命。山陡谷狭,耕地面积几无。菜园,田块,皆依山势用条石码砌而成。地,巴掌大一点,土层仅几十厘米,敷在岩层上,下场雨都怕流失。深根高秆的庄稼,长不了,只能在岩缝里点些苞谷和红薯维持生计,就这,还不知是多少代人勤扒苦做,才累积下的财富与家底。


大谷峪的清晨,假如鸡忘掉打鸣,人忘记醒来,也绝非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万物,睡得比夜还深沉。村庄,难得一声响动。年轻的血液外流,他们带走了声响,留下浓酽的静默。人都是老人,跟石头一起睡着,夜的安详,就住在他们骨头里。屋也是老屋,土墙颓败,门楣窗棂和天井,倒还透着清灵与讲究,诉说着渺远的光阴故事。它们也好比一个个机体老旧,没了看相,但耳聪目明和智慧满腹的老人,和老屋一起相携相守,相濡以沫。


大谷峪,李杰,文学襄军网



这看不到出路的山旮旯,养不活人的大谷峪,莫非就这么沉沦下去?可是有一天,出路,豁然就来了,大谷峪神话般成了户外人的自在山水,“网红”风景线。山陡溶洞多,适合远足探险;水道清浅迂缓,石床坦平,适合亲子溯溪;搁满乡愁的老房子,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诗和远方。借力扶贫,发展旅游业,这是天赐良缘,是上苍擦燃的一蓬火,是大谷峪先天禀赋,天生丽质。有人扒开青苔,发现了她——大谷峪。望闻问切,把脉山水,几经推广,局面打开,人气活力涌进来。山里人,把自己的山水村庄稍加打扮,就是天下绝美。涤心平妄,滋养魂魄。大谷峪终于笑了。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可他们就是卖出了钱。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大谷峪,春困苏醒,便骚动起来。最旺的夏季,四处扎满帐篷,满山满谷盛放出鲜艳的巨型蘑菇,尾声一直延续到深秋。冬来了,它像一个被季节忙坏的人,稍作休憩,回归其该有的清静。我们得以近距离触摸,窥视村庄最初的模样。


烟白的晨雾里,溪水流淌,音声清冽,绕村十里,仍袅袅耳畔如梦似幻。柳叶大小的鱼,游戏其间,忽地电流般一个疾蹿,忽地又魔怔般定住身,纹丝不动。五彩鹅卵石,躺满溪底,千百年被流水打磨,轮廓花纹圆润多姿。我寻了很多,大的,小的,圆的,扁的,尖的,钝的,雾霾青,朱砂红,锡灰,炭黑,云白……色彩斑斓,把玩掌中,爱不释手。一只白鹡鸰,歇在水中圆石上,啄一口涟漪,压一压尾巴,欢悦至极。你看它,多情地临风梳羽,戏水沐浴,又“嗖”地箭镞般翩飞而去,只洒落一串悦耳的鸟语打人耳朵。
踩着裸露的石床,溯溪而上,信步悠游,见回流水潭深处,躲着些胖头大鲤鱼,细看竟有几十条之多,它们攒头簇脑,挤挤攘攘,尾鳍互击,鱼鳞互擦。如此之多的鱼,无人打扰,鱼之乐,赛人之乐,天地帮忙照看,鱼水融融相亲。


走至人烟罕至处,路更窄,景更幽,皆羊肠小道。林子渐暗,忽地闪出一人一黄牛,人还未有所反应,牛便如一阵瀑布狠狠俯冲下来。吓得我们呆若木鸡,来人也目视我等“天外来客”,讶异地远远僵立,牛却奔至一行人跟前才刹住蹄。那牛被我们惊了,瞳孔涣散,鼻孔粗气,有打斗架势。那人,也不知所措,没见过这么多人拦住了牛的去路,一时间忘了吆喝牛,也不知道招呼人。左山崖,右绝壁,无路可逃。人牛对峙着,一时间气氛紧绷。我们只好让牛先过,蜷缩着往一边躲。来者眼里渐渐充满善意。当地的人告诉我们,这是个五保户,长期囿居深山,独身一辈子,与牛为伴,现在有了国家养老补贴,心思活络了,也想找个老婆寻个伴。养牛能致富,一头牛大几千元;逢上来玩的山外背包客,还能当回向导,给大家带带路,挣点闲钱;遇上写生的,也可当个老模特,也是一种难得的牧歌乡愁情调哩。听说山下的安置房已落成,和游客接待中心、村委会,并踞在谷峪里最开阔的热闹处,这个被时间遗忘的山民,也即将迁下山去,享受新的生活。牛和人都已走回了村子里,夕烟下,酒杯里,乡梦正在升起,让我们祝福这位余生幸福的山里汉子吧。



大谷峪,李杰,文学襄军网




夜来了,来得很黑,很厚,很宽广,很纯洁,很齐整。没那么多光源杂质,这样的夜,才有个夜样子。大谷峪的夜就是黑夜的原始面貌,没有光亮切割,不披华丽外衣,尽情尽兴地黑,黑得密不透风,静得万籁无声。有一隅亮窗,但恍如一团爝火,倏地又灭了,也像撕开一条光缝,又被强大的夜瞬间缝合了。


停电,城里最要命的事,山里却若无其事。人泡在黑里,心却一点一点提亮。多少白日里混沌的活,在夜的黯黑里重新明白。手机电量耗尽,信息断食。枕着夜,听溪水如时间般流淌。多好的黑啊,再一会,星空出现了,有云,星虽不多,疏星残月,几声风过,凉满床头枕诗眠,万里江山入梦来。睡在这样盛大的夜里,精神和心智的收获铺天盖地。
白昼的到来,花香鸟语,鸡飞犬跳,世界在朗朗白日之下,牛在吃草,羊在撒欢。那些村人的笑脸,劳作的身影又出现了。青山绿水,垄头陌上,庄稼翠绿,白云飘飘。我们在石头垒砌的老屋里穿行,看旧光阴刻下的深辙印,听那年电影《订亲》剧组取景的趣事。刘佩琦、丁嘉丽等老戏骨们剧照的背景——那几扇雕花木门,真的好看。从不爱拍照的我,也动了倚门留影的心思。这里的老屋,恍若我们曾经期待的,山里母亲荷锄归来的门楣……









上一篇:母亲屋檐下的蝙幅

下一篇:合欢花开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