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战“疫”日记四则

时间:2020-03-07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樵夫 - 小 + 大

(一)

2020年3月2日 星期一 多云转晴 


内容:我为抗击疫情捐款“操盘”


从元月22日襄阳市新冠肺炎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1)号通报算起,古城的战“疫”已经进行到40天。


据3月2日的通报,全市新增确诊病例0例,新增疑似病例0例,新增死亡0例。这已是连续5天为“0”。按照官方的话讲,抗击疫情正在吃劲阶段,丝毫不能麻痹大意,一定要防止反弹。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


随着瘟疫的肆虐,疫情牵动着每一个工行人的心。


我一直在想:白衣天使、解放军战士、公安干警、社区干部等冒着生死考验,奋战在抗疫一线,用他们的生命守护着我们的安宁,而我作为一个党员一定要为抗疫献点爱心。


3月1曰,工商银行襄阳分行机关离退休老干党支部发起了“抗疫情,献爱心”活动,动员大家自觉自愿向灾区捐款。在接到通知后,我就立马通过工行手机银行“E缴费”完成了捐款。


中午一点多钟,住在一楼的原市分行工行主席宋鹤霖打来电话,说他年龄大,孩子隔外边,手机玩不转,网银没开通,请我代捐一下。我放下电话,三下五除二地帮他代捐了,把电子回单发在群里。


一下午,先后又有几个老同志发来微信,委托尽快代捐,生怕拖了后腿。我二话不说,一一操办了。


老同志们纷纷表示感谢,我笑而作答:你的钱,我的手,愿为抗疫露一手。


还有一些老党员身在国外,心系家乡疫情,专门托请国内亲朋代为捐献。有些老党员手机没有设置手机银行,或托其子女或其他同事帮忙办理。


一下午,电子回单像雪花一样飘进了群里。


我一想到能为抗击疫情捐点款、做点事,真高兴。



(二)

2020年3月3日 星期二 多云  


内容:加入“手牵手党小组”


2日晚,襄阳电视台报道:眼下,在疫情影响下不少本地蔬菜外销无门,此外受人工、交通等因素制约,不少本地菜急需销路。一方面为了让市民吃上廉价菜,也为了给本地滞销菜农们打开销路,今日,我市"移动菜篮子"工程又出新政啦!


我市“移动菜篮子”将新增一个本地“蔬菜包”,每份“蔬菜包”到手价格35 元,市民只需支付 17.5 元即可,另外一半差额部分由政府补贴。补贴时间从3月2日起,原则上一周一次,视具体情况确定结束时间。


院里的居民一看报道,都觉得政府做了一件大好事,但政策如何落地、如何操作到位,在微信群里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火朝天,尤其是到了中午还为如何衔接问题发生了“口水战”。


此前,家属院居民的日常生活物资代购都是由“手牵手党小组”在自发地组织。这次通过协调沟通,“蔬菜包”的配送由实行“双报到”(到社区、到单位)志愿者的吴捷、薛惠根据社区的统一安排在负责前期工作。


我们家属院一共四栋楼,11个单元,现居住1O7户。他俩逐个楼层地爬走,一家一户地登记,继而逐家上门收款,直到晚上9点还未回家。


本来,居家隔离、深居简出就是不给政府添乱,就是在为抗疫做贡献,但我想:我退休在家,大门出不了,重活干不了,可力所能及的的事情还是应该干的,可以帮助配送一下蔬菜,可以到大门口值守等,便向“手牵手党小组”发去微信,主动请缨,“ @手牵手:需要人手的话我算一个”。很快得到答复:“欢迎您!您的加入让我们信心倍增。”


于是,我被编入“手牵手党小组”,挺有仪式感和庄严性的,让我心头一热。


我们商量着“蔬菜包”到后如何配送到每家每户,召集了几个志愿者,征用了孔二哥家里的电单车,只等“蔬菜包”到后我们为为社区分忧、为大家服务。


续:3月4日下午,阳光灿烂,太阳露出了久违的笑脸。


“蔬菜包”运回大门口,社区干部和志愿者们卸车、登记、消毒。为防止人员纷杂,出现交叉感染,拒绝我们“手牵手党小组”的帮助。


小喇叭一喊叫,居民们分单元下楼领取,秩序井然。对却有不便的,志愿者逐户送到家门口。“蔬菜包”里面有新鲜的大白菜、小油菜、莴苣等,足有25斤之多。


居民们看到物美价廉的“蔬菜包”,再次感受到了党的温暖,个个笑逐颜开。


我们“手牵手党小组”也释然了。



(三)

2020年3月4日 星期三 晴 


内容:女儿宅家外防内控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一下子把人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全打乱了。


原来定于2月3日正式上班,推迟到了2月14日,再推迟到3月10日。


大门封了,车子出不去了,女儿孙逊就被“困”在家里了。


她在一家股份制银行上班,负责内控合规工作。由于她的工作涉及到上级行、金融监管,还有本行的各个条线。只要有银行存在,只要有业务发生,哪怕是电子银行都涉及到内控合规管理工作。


银行有句行话,业务发展,内控先行。


2月3日按照原来通知的开工时间,女儿先试图开车到行里去办公。回来后抱怨说,用寸步难行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没有三个公章的通行证(社区、单位和市防控指挥部)在路上,三步一卡,五步一哨,检查盘问,违规处罚。在家属院大门口也给卡住了,一样禁止出入。


无奈,只好把电脑提回家来办公,可又不行。因为电脑的内置天线出现故障,无法连接上网。汇报、沟通,好一阵子才算解决。


“啪、啪、啪”……电脑的敲击时,像炒米花子。微信不断、电话不断、视频会议不断……别人忙着她要忙,别人完工了她还在善后,一堆活儿排着队,只见她成天像打仗。


一笔业务、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仅涉及前台后台、上边下边,见不着人、说不到话,前台不营业,客户见不了面,隔山隔水、隔空打拳,简直是老牛掉在了井里——有劲儿攒不开,反倒是工作难度是平日的N倍。


宅在家里完全没有一点上下班的时间概念,一点不比平素清闲。每天照样一天两遍打卡;每周例会、工作计划、一周小结、整改报告……应接不暇。半夜还在与同事沟通、交流工作;正吃着饭,电话来了,“呱、呱”一刻钟、半个小时才讲完,饭菜早凉了……


我干了一辈子银行,没有见过这样的工作情形,没有像她这样的忙碌过。


她却笑着说:这算啥?眼下,疫情防控是全社会的大事。内控监管可是我们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定要防微杜渐,筑牢铜墙铁壁。


在外防疫情、内控合规的战斗中,虽然没有硝烟,没在前线,但是我们和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守土有责,尽职尽责。女婿当助手,老伴当后勤,我则敲敲边鼓,出谋划策,一点儿也没有闲住。



(四)

2020年3月5日 星期四 晴 


    内容:敲敲键盘也是战斗


这两天,市作家协会群里发了通知,要求大家上报有关抗击疫情文学作品的发表情况。看来,战疫到了决战决胜阶段,作协在打扫战场总结战绩呢。


 战疫一拉开序幕,金融机构和作家协会都号召作家们“文学不能缺位”。


我想:我是一个退休人员,在大疫当前,既不能像白衣天使去救死扶伤,又不能像城管警察巡查站岗。既不能停留在痛苦和伤悲里,又不能只有一味沉默或是抱怨。要勇敢地拿起笔来去记录生活,去讴歌英雄,去反思灾难。


我以高度的敏锐度和强烈的责任心,人在家里,心系战“疫”,通过电话微信采访,获取第一手材料,反复沟通核实,认真分析思考,写出了一部分文学作品。


去年5月,我去老河口袁冲乡马道岗村采写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的征文,跟村支书冷少林有了交集。他这次在抗疫中表现突出,乡人大要他写个典型材料,他一是没有时间,二是没那水平,就把电话打到我这儿。


电话、微信几个回合下来,我给他写成了一篇二千多字的材料报了上去。结果,一次过关,被“老河口——战疫中的人大代表”简报采用。我被他自掏腰包为村里买回消毒液,化缘向老板们募集抗疫物资,亲自帮事主抬棺材压伤了手指头,坚持带班日夜值守卡点,还给乡里捐献鸡蛋和泡面的事迹所感动,改写了一篇纪实散文《一个村支书的战“疫”》,发表在媒体上,反响甚好。


我集中梳理了一下,四十多天时间,写出了十多篇有关抗击疫情的散文、诗歌和小小说。


有反映工行系统的,有反映乡村抗疫的,有反省人生反思问题的,有纪实的也有虚构的。


题材也很广泛,有歌颂战疫的:《我仿佛听到夜莺在歌唱》;有纪实的:《风波》《一个村支书的战疫》《迎春花已然绽放》《大杂院的守护者》;有人生和社会感悟的:《拉砖》《想念荠菜》《雪 敲开了夜的窗户》《我想再去趟母猪寨》《从一只宠物狗想到的》《都是野生甲鱼惹的祸》《在心灵的荒芜处种点菜》《疫情阴影下 流连在〈瓦尔登湖〉》等。


这段时间,我的写作多在下半夜。一觉醒来或是灵感一来,不管几点披衣下床,打开电脑敲了起来。


这些文章先后发表在各级报刊平台,如市级的“文学襄军”“襄阳作协”“新时代文学”,省级的“湖北文学”“首都文学”“文学百花苑”“金融文学”“城市金融报”;国家级的,“金融作协”“金融文坛”等。


举目远眺,曙光在现。我突然觉得为抗击疫情敲敲键盘加油鼓劲尽到了一点绵薄之力,思想受到了一次洗礼,内心得到了一丝快慰!




(作者:孙俊,笔名樵夫)









上一篇:反思 也是一种自救

下一篇:散 步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