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清明节的思念

时间:2020-04-02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杨世清 - 小 + 大


清风带去相思,明月点亮心门。清明节至,思念又来,爷爷,你长眠在老家的屋后整整十八年,孙儿想你十八年,时至清明,想到你的好,想起我小时候和上初中时你对我的种种疼爱,悲伤和思念的泪水忍不住滚滚滑落。


记忆里,小时候的我总是跟你形影不离。奶奶去世后,我就是你的小跟班儿,从早到晚,你走哪儿我到哪。晚上跟你睡,白天你和父亲去田地里干活,我在你干活儿的田间地头玩耍。你去十几里地外的下高川街上赶场,我就紧在你的身后,你走亲戚带着我,放牛放羊喊上我。


你给我讲的最多的故事,是在大雪天里,为躲王三春土匪棒老二的追捕,你在柏林乡王家营村后面山上的树丛里呆了一天一夜,身子冻僵、手脚冻得失去知觉,险些被土匪发现的惊险故事。你说你腿脚麻木、膝盖酸痛的毛病就是那时落下的,讲到伤心处泪眼花花,眼里满是怨恨。你还给我讲国民党统治时期,实行保甲制度,你当了个小甲长,怎么想方设法躲避交那些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新中国成立后,1958年自然灾害,村里好多人饿肚子没饭吃,你和奶奶是怎么靠辛勤劳动换来了粮食,靠精打细算、合理安排,让家人渡过了难关。你说那时队里养牛数你养的好,你说待牛也要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你每天出门早、回家晚,干的活儿多,自然得的工分多,土地下户后,我们家还是余粮户......


虽然你不识字没文化,讲不了大道理,但我从你朴实的讲述中,懂得了许多道理,如“还是新社会好”“过日子要算计、用钱用物要细水长流,不能有了一顿松(音,意为吃光用尽),没得了敲扁桶(干着急)”“无论旧社会新社会,穷的饿的都是懒汉,人只要勤劳,在哪都有一口饭吃。” 


时隔几十年,你讲的这些生根于土地,来源于生活的哲理犹在耳畔,这些朴素的生存之道潜移默化铭刻在了我的生命里,成为我生活的指南。


80年代我上了小学,不能天天当你的跟班了。那时生活穷,我们小孩子都很贪吃。可家里一天早晚只有包谷米饭搭洋芋、搭南瓜、搭红苕,菜里的油都少的可怜,更别说吃肉了。每顿我和妹妹吃饭嘴巴都撅的老高,有时还哭闹一番,免不了经常被父亲用棍棒揍。一次吃饭我又哭闹,你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赶紧走到我的跟前,摸着我的脑袋轻轻说“华华(我的小名)呀,乖乖的,听话嘛,吃得好了,才长个儿哦。你好好吃饭,听话了,我上街赶场好给你买吃货。”你的话就是灵,瞬间我的哭闹停止了,端起碗巴拉巴拉吃起来。


爷爷你说话算数,每次上街赶场,总会挤点儿钱给我和妹妹买一点吃货(零食)回来。当下高川逢集赶场的日子,便是我最富足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下午放学后,我总会带着妹妹早早地到屋后那山梁上张望,因为我知道,你那背篼里或是帆布口袋里总会有我喜欢的零食:要么是后街上付老幺家蒸的“富油包子”(冰糖和猪油做的馅料包的包子);要么是周家食堂卖的香脆的麻花儿、喷香的芝麻馍;要么是香甜的水果糖、泡吧馍......你一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就会一面奔跑者,一面大声的呼唤着“爷爷——,爷爷——”“慢一点儿,别摔着啦!你和妹妹人人都有,别抢别抢!还要给你爸妈留点儿!”我和妹妹顾不得洗手,匆忙从你那帆布口袋里翻出一根麻花儿来,嘎嘣嘎嘣嚼起来,爷爷你乐呵呵地在一旁望着我们兄妹俩,说,“慢慢吃!慢慢吃!”......现在想来,那时的我是多么的幸福啊。


爷爷,你经常说你小时候没上过学,两眼眉黑大字不识一个,生活中吃了很多没文化的亏,所以要让后人读书识字,不能再当睁眼瞎。60年代,家里生活非常穷苦,在你和奶奶省吃俭用的支持下,父亲和姑姑去离家十几里地的下高川上学。在老家高川,那年月好多人家重男轻女,女孩子都不让上学。幸亏你有眼光明事理儿,为后人做了大好事儿,姑姑因为有文化当了几年民办教师,再后来改行做缝纫师,这都是你们的功劳啊。虽然我父亲因为耳疾,一辈子只是个苦命的庄稼汉,但他也非常庆幸有个你这样的爹,让他成为有文化的农民。


轮到我上小学了,年幼不懂事,成天贪玩儿,以至于二年级还坐了烂板凳(留级)。你总是不厌其烦地嘱咐我:“孙儿,你要好好学习,要听老师的话哟。不好好学习,啥出息都没有哦!”正是你的这些千叮咛万嘱咐,到了五年级的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开始发奋努力,使我这个班上的差生幸运地考上了初中。我跟你说,那时我的考试分数只比初中录取分数线多5分,你鼓励我说“考上就好,考上就好,以后好好学嘛”!我牢牢记住了你说的话:上了初中要好好学!


初中三年,爷爷你就是我的勤务员,是我的后勤保障,是我的营养师。那时上学条件差,农村的孩子个个都背米背咸菜(豆豉)或是酱辣子酸菜上学,夏天菜会发霉冬天菜不热,别提有多艰难了。让我感到欣慰和自豪的是,爷爷你每次逢集赶场都会给我送来一缸子炒好的菜,默默地坐在我们教室外的台阶上等着我。记得有一天又是逢集的日子,我等不得老师下课,心早已在你身边饿狼一样抓吃你给我带的菜了,眼睛不停的往窗外瞅。你看见我迫不及待的样子,总是轻轻地挥手示意我,好像在说“别急别急,等下课、等下课!”看着你慈爱的眼神关爱的目光,想着你给我送的香喷喷的菜,我激动的心怦怦直跳。终于下课了,我拿上筷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你的面前,揭开菜缸子、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好香啊,好香啊!”“别急别急,菜多菜多,给你的同学们也分一点儿!”同学们都纷纷投来羡慕和感激的眼神,“你爷爷真好!你好享福哟!”“我们也跟着你沾光了啊!”我来不及回答同学们,抬头看你,你正用慈爱的神情看着我……


再有八天就是清明节了,爷爷,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今夜格外想念您,九泉之下的您,是否能够感知?小时候和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此夜重临心头,温暖而悲伤,潸然泪下的我,在心里又勾起您劳苦而慈祥的身影,听见您温和暖心的话语。窗外下起了蒙蒙细雨,那就让泪水化着雨花飞吧,去滋润您坟头的植物,带去我沉沉的思念!


(作者:  杨世清 ,男,陕西省 · 西乡县)









上一篇:诗情博雅风范存

下一篇:路边的石头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