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父亲的为人

时间:2020-04-17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陈清洪 - 小 + 大

上午杀猪卖肉,下午下乡买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干了近三十年。改革开放前,是国营食品所的职工。改革开放后,由于单位改制,下岗开始单干。


父亲在国营食品所干的那几年。年年被评为劳动模范,光劳模证书摞起来足有一尺高。自从单干,一家老少都成了父亲的帮手。我从十二岁起,每天凌晨四点钟就要起床帮忙父亲杀猪。平时,别的杀猪匠一天难卖完一头猪肉,父亲不到晌午就能卖完一整头猪肉。别的杀猪匠下乡买猪,往往空手而归,父亲大多不用下乡就会有乡户赶着猪找上门来。


忘不了,我二十岁时,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女婴,原来是父亲从路边捡回的弃婴。忘不了,一九九一年的一天,我逃学回家,是父亲第二天一大早领着我坐上头班车来到二百里远的学校,向校领导一再赔礼道错的场景。忘不了,因我偷东西,是父亲硬逼着我跪在人家门前谢罪的经过。忘不了,奶奶病重期间,是父亲日夜守护亲手一勺勺将热乎乎的粥喂给奶奶喝下的情景。忘不了,在二爹的葬礼上,父亲趴在二爹的棺材上号啕大哭的悲状画面。忘不了,一九九九年夏末的一天下午,我正在路边修理摩托车,突然听到老乡告诉我说,父亲突发疾病正在医院抢救。我慌不择路,连人带车差点撞在迎面驶来的大货车上。忘不了,远远地看见父亲直挺挺地躺在医院走廊里的平板车上熟睡的样子。忘不了,父亲死不瞑目,是我承受着内心巨大的悲痛用颤抖的双手为父亲慢慢合上了双眼的泣诉心情。


这人究竟怎么了?早上父亲还好好的,跟往常一样在菜市场卖肉,下午父亲就溘然长逝,一句话也不给他的儿女们留下,这才刚刚过完五十二周岁生日呀!父亲的突然离世,好比一把锥子深深地扎在我的心里。此后一连几年都让我感到肝胆欲裂,痛不欲生。从父亲的遗物中,发现一个厚厚的记帐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赊账人的名字和钱数。一圈走问下来,才知道赊账的人尽是些特困户。结果,近三万元的欠款成了不了了之的死账。


父亲幼年丧父,十六岁当兵。服役六年后转业回地方,分配到食品所工作,干的是又脏又累的杀猪行业。不仅亲朋好友看不起父亲,就连母亲和我也时常理怨父亲,嫌弃父亲没本事,弄的一家老小跟着他起早贪黑地干活还挣不到钱。面对种种责怪,父亲总是任劳任怨,为了他的儿女们都能够衣食无忧的健康成长,父亲就像只不知疲倦的陀螺一直旋转着,直到灯灭油枯。


一晃,父亲走了二十多年。每当夜深人静,我总会仰望星空,寻找父亲的眼睛。我相信父亲就是黑夜里那颗最燿眼的星星,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他的儿女们的成长历程。我时常在想,一个民族既然都有一个民族魂,那么一个家庭也必定拥有一个家魂。父亲就是我们家永远的家魂。时刻教诲他的儿女们要心善、言善、行善;时刻教诲他的儿女们要做个老老实实的人,诚实守信的人,问心无愧的人。

(作者:陈清洪,老河口孟楼镇)









上一篇:春天走进莺河村

下一篇:护国佑民都城隍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