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我等你归来

时间:2020-07-31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邵传京 - 小 + 大

在一个培训班,我认识了她。她衣着朴素,言语木讷。当培训老师爆出她是“割皮救父”孩子的母亲时,我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还有更大惊愕在等着我。培训的最后一天,老师告诉我们,她是一个疑似癌症患者,需进一步检查,了能参加这次培训学习,她暂时放弃了去医。老师说到这儿,她再也忍不住伏在老师肩头恸哭。一股热泪,顺着脸颊悄然而下。整个班里的学员,都未能忍住,眼红了,眼泪出来了。命运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尽找她?不是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吗?现实为何如此寒凉?怎么办?怎么办?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子,我的内心波涛汹涌,无数个画面,无数个誓言,铮铮而来。一定要坚强,别怕!一定要勇敢,困难只是暂时,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培训结束后,我按奈不住打她身体咋样了?爱人还好吧?儿子学习没掉队吧?她平静的似柔风,似花海,似满山遍野的绿。似乎疾病于她是一次感冒,一场龙卷风,或者偶尔的沙尘暴。她说,没事,一切都好。她的话阳光般灿烂,春风般自然。我不信,约了几个培训班的学下班后去看她。考虑到家庭实际需要,我们带的礼物是食用水果


她家里很干净,一尘不。米灰色的沙发,大团大团牡丹红的玻璃茶几,苹果、核桃、沙糖桔装在果篮里,她递上水果刀,微笑着劝我们吃。


孩子在,十五六岁的少年,正读高中,刚下晚自习,很腆。但几个年轻的同学与他谈起了篮球,谈起了右开发,迅雷般没有了拘谨,笑着融入到话当中。


我问她的身体情况,她说去医院再次确诊,真的没事了。我有点怀疑医院的医生职业操守,开这样荒谬的玩笑。幸好幸好,我拍着自己的胸口,暗自替她庆幸。


晚餐在一小酒吃的,我买的单。她知道后,非要给我钱,被我拒绝了。我轻声说,照顾好家人,她晴有点湿润了。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大老板,我只是个农民工,心想有缘相识了,她家里遭了那么大的难,能帮一下,幸许担子就轻一点。


离开她家好长一段时间,没再联系她,都忙。忙作,忙家里事,忙无缘无故飞来约,似乎把她忘了。一天,她突然打电话邀我过去,说是请我吃饭。我是一个贪婪的人,血泪斑斑的苦难,伤痕累累的屈辱……只要有故事,都愿去聆听。接到电话,欣然应允赴约。


赴约点是一个茶餐厅,正时分,七月的太阳照在头上,白花花的,天气燥热。一走进茶餐厅,音乐缓缓流淌,气袭来,多了几份爽。客人们或坐或卧,小声说话,要不就在划拉手机。她一袭淡黄色的长裙,翩翩而来,让我直接眼花。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朴素的似一根草,静默的似棵树,今天多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柔美。


吃完饭,免不得到她的爱情、姻、人什么时候被烫伤,孩子怎样想到割皮去救他的爸爸。


她说,她与爱人媒人介绍的。爱人忠厚老实,见面交往了一段时间,都觉对方不错,值得托付,订婚没一年便成家了。


后来有了孩子,考虑到城里教学质量比农村要好,便夫妻双双从沿海打工的地方到了家乡附的城市。爱人进了工厂,她在另外一企业做仓管。儿子就在工厂附近上学。一家也算其乐融融。


灾难要来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兆。还没到下班时间,正在操心儿子下课后晚饭应该弄啥吃的,爱人工厂来人送信,说爱人出事了,叫她火速赶往医院。


在医院,爱人躺在病床上,上下缠满白色绷带,她一见,吓得“哇”的一声哭起来。爱人还很清醒,劝她别,他没事。


生却告诉她,赶紧签字,然后回家带换洗衣物往省城赶。医生的意思很明确,他们这儿技术有限,抓紧时间到大医院去,否则……后面话不说了,她已吓傻了。


警车开道,救护车跟后面。她坐车上暗暗掉泪。


下午六点出发,上九点钟到的。爱人进了省医院,三个月,她只见到爱人两次。他一直在昏迷当中。


烫伤唯有植皮一条路,别无它法。爱人生命体征平稳后,医生找她谈话。


爱人的大哥站出来说割我的吧,我皮厚。


医生割了哥的后背。不够,又割头皮。


还是不够,十三岁的儿子把头皮捐了出来。子一共捐了两次。


再次告急,孩子六十多岁的爷爷又站了出来,捐出头皮。


整整个月,肉体在煎熬,魂被折磨,流尽了,声音哭哑了,爱人终于完成全身植皮手术,进入康复治疗中。


她说,那,木偶般,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希望他好。偷偷的在医院无人的地方哭,知道他要醒来,然后再把泪一抹,用水龙头一冲,笑容灿烂的回到病房,分享刚看的书,好听的故事,孩子优异的成绩……


死亡在医院里太平常了,今天还好好的,说不定过几天人就没了。亲人离世的撕裂肺、恐惧、绝望……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这是个奇女子家的故事,爱人与病魔抗争,创造了奇迹;儿子割皮救父,孝子仁心;哥、父亲,大爱无疆。她死死的守住这个家。风雨凡尘,一份不死的信念,憾山动海,一个有爱的大家庭,惊天动地。天地静默,日月无声,她的讲述震憾到我,这不是故事,这是她的人间苦难史,也凤凰涅槃重生史。


爱人呢?我问她。她说还在城里治疗,生活能治理了,每个回来一次。


一路前行,爱如星河。山河依旧,日有光,新的人生已启航。我暗暗替她祝福,愿她爱人早日归来。



(作者:邵传京 · 宜城) 









 

上一篇:偶尔被人提起的“奢侈品”芝麻叶

下一篇:眼中的绿色和生命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