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散文 > 文章 当前位置: 散文 > 文章

二舅的韭菜

时间:2020-09-23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王延星 - 小 + 大

我和妹妹都是在城里长大的孩子。


小时候,读初中时每次学校放假,妹妹就和我一起去乡下走亲戚。我们都喜欢乡下的二舅。每次去二舅家,二舅就高兴地给我们杀鸡宰兔吃。可是我们最喜欢吃的还是煎的韭菜鸡蛋。临走时,二舅还送我们两只小兔,让我们带回城里玩。


韭菜看着不起眼,营养却极其丰富。我们站在旁边看着二舅母煎韭菜鸡蛋的全过程。在鼎沸的油锅里倒入搅拌好的韭菜鸡蛋在唧唧直叫,待其全部凝固,再用锅铲划破蛋块,加适量的盐轻轻翻动几下便可出锅。金灿灿的鸡蛋与新鲜的韭菜混在一起绿色分外鲜明,只看在眼里,还未动筷子,便馋涎欲滴了。

那时,学校一放假,妹妹就非要约我一起去二舅家不可。来到二舅家赶上种小麦的季节。二舅在自家菜园里正在用铁锹挖地种小麦。我偷偷的撒了几把麦种,被二舅发觉了。“别动!”二舅针对我吼了一声。那声音像打枪,既突然又响亮,着实把我吓了一跳。二舅说,你这样撒的种子太密,以后会不长麦子。


妹妹,二舅,韭菜,麦苗


我目光又转移到菜园的那些菜。菜地里的品种很多,其中有韭菜,辣椒,茄子,西红柿,白菜。韭菜种了不少,大约有一分地的韭菜。


转眼,到了冬天,学校放假了,我和妹妹又想去乡下二舅家吃韭菜鸡蛋。


中午时分,二舅母在厨房烧火做饭。二舅在农田里干活还没回家。二舅母叫我去菜园割一把韭菜,中午煎鸡蛋。我和妹妹兴高采烈地一蹦一跳去了菜园。二舅母看到我们割回来的韭菜笑弯了腰。“你们这割的是韭菜吗?”妹妹抢先道:“二舅母,我们割的是韭菜呀!”“那你们吃吃看,是不是韭菜?”我吃了一片叶,果然不是韭菜。二舅母说我们割的是麦苗。说我们城里娃连韭菜和麦苗都分不清……


韭菜和其他菜不一样。韭菜割断了,过一段时间又长了出来,再割断再长,始终处在良性循环中。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二舅曾是乡村教师,他对我们说,韭菜割断了又长出新韭菜就好似一个人做事失败了,但只要毅力不断,肯努力,总有成功的希望。



(作者:王延星,湖北宜城人。报纸副刊主编,中国闪小说专委会会员,湖北省闪小说委员会理事。)









上一篇:读楚林散文集子《遇见最美的本草》

下一篇:再读金庸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