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说 > 文章

凡人“疫”事

时间:2020-02-25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崔道斌 - 小 + 大

庚子鼠年之新春佳节,与往年相比,注定了非同凡响。新冠病毒犹如阴魂厉鬼来势汹汹,以致于人人避瘟以自卫,个个谈疫而色变。非常时期,疫情当头,却有些二哈子,对突如其来的病毒疫情,无知无畏,视若无睹,仍然我行我素,因而整出来一系列哈人哈事。现摘录哈人二三事,以飨读者。



(一)赵二哈买药


腊月二十六,赵二哈从武汉归来,回到康城县马家湾村过年。大包小包的衣物年礼,外加一沓沉甸甸的钞票,乐坏了媳妇儿马二妞。马二妞又是杀鸡又是宰鹅,殷勤伺候,温柔以待,把赵二哈当成上大人一样。晚上,赵二哈像泥鳅一样,钻进马二妞的被窝,一伙一伙又一伙,把个马二妞快活得死去活来,欲醉欲仙。


连续战斗三天三夜,赵二哈已是疲惫不堪,浑身乏力,伴之发烧,咳嗽。不行,感冒了,我要出去买药,赵二哈说走就走。


“医生,我要买点感冒药。”赵二哈来到康城天济大药房。


“怎么啦,发烧吗,咳嗽吗?”天济大药房戴口罩的药剂师王小丽问。


“发烧咳嗽都有,还浑身疼痛无力。”赵二哈回答。


唉呀,莫不是那个?药房主管李丽娟看着双颊发红的赵二哈,拉过药剂师王小丽耳语,快去那个……


“老板,请你稍等一下,我让小王去喊驻店医生给你诊断诊断,以便对症给你配药。”


“诊断什么诊断,我的病情我自己清楚,你给我拿那个金莲花感冒软胶囊,肺宁颗粒,双黄连口服液,阿莫西林,还要一盒退烧药”,赵二哈给自己开起了药方。


“好的,请你稍等,我去给你找药”,药房主管李丽娟一边假意找药,一边慢慢腾腾的应付着。


五分钟过去了……


“怎么搞的,你们快点嘛!”赵二哈边咳嗽,边催促。


“小王,医生来了吗?”药房主管李丽娟一边应付着赵二哈,一边对着药房后面大声喊道。


“来啦,来啦!”只见王小丽带领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医生走进药房。


“老板,请你跟我们上车,我们要带你去县疾控中心进行健康检查,我们怀疑你感染了新冠病毒!”两个全副武装的医生,一左一右,拉着赵二哈,向车上带。


“不,我没有感染病毒,我不去,老婆还在等我回家吃饭呢!”赵二哈拼命挣脱,药也不买,飞也似地逃跑了。


三天后,赵二哈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被强制隔离治疗。半个月之后,赵二哈因感染新冠病毒肺炎去世,其家人也因病毒感染而被隔离治疗。



(二)钱二哈戴口罩


腊月二十六,钱二哈从武汉归来,回到康城县宋家湾村过年。大包小包的衣物年礼,外加一沓沉甸甸的钞票,乐坏了媳妇儿宋桂花。宋桂花又是炖猪蹄又是煲鸡汤,鞍前马后,热情服务,把钱二哈当成太上皇一样。晚上,钱二哈像穿山甲一样,钻进宋桂花的被窝,一伙一伙又一伙,把个宋桂花乐得像迎春花儿一样,叫喊连天。


连续战斗三天三夜,钱二哈已是疲惫不堪,浑身乏力,伴之发烧,咳嗽。不行,感冒了,我要出去透透气,散散步,钱二哈说走就走。


刚走出门,钱二哈又返回家里,拿了一个清洁工老婆常戴的那种防尘口罩,装进衣服口袋。


钱二哈边走边想,听说最近武汉传染了什么病毒,我得小心防备,边说边拿出口罩戴上。


清溪河畔,沿河公园。钱二哈乏力的一步三摇,漫无目的晃荡着。碧绿的清溪河水,波光粼粼,一丝暖阳从掉落了树叶的杨柳树梢斜刺过来。钱二哈睥睨一眼耀眼的太阳,胸腔之中积淀的污秽杂物被瞬间激活。


“阿嚏——,阿嚏——”,钱二哈取下口罩,阿嚏连天,涕泪横流,不得不蹲下喘息。


“老板,你怎么啦?”这时,迎面走来三位穿着制服、戴着口罩的卫健巡察人员。


“我有些感冒。”钱二哈抬头回答。


“发烧吗,咳嗽吗?”戴口罩的卫健科长李大刚问。


“发烧咳嗽都有,还浑身疼痛无力。”钱二哈有气无力地回答。


唉呀,莫不是那个?卫健科长李大刚看着双颊发红的钱二哈,拉过卫健员王亮、刘汉耳语,快去那个……


“老板,请你戴上口罩,稍等一下,我让小王给你量量体温。”李科长边说边递过口罩。


李大刚示意王亮上前测温,又拿出手机示意刘汉呼叫救护车。


五分钟过去了……


“你们快点嘛,我这儿有口罩,老婆还在等着我回家吃饭呢!”钱二哈边咳嗽,边催促。


“老板,经现场测试,你的体温已达39.2度,必须马上送你去县疾控中心进行健康体检!”王亮大声告诉钱二哈。


“小刘,救护来了吗?”卫健科长李大刚急切地打电话询问刘汉。


“来啦,来啦!”只见刘汉带领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医生走来。


“老板,请你跟我们上车,我们要带你去县疾控中心进行健康检查,我们怀疑你感染了新冠病毒!”两个全副武装的医生,一左一右,拉着钱二哈,向车上带。


“不,我没有感染病毒,我有口罩,我戴口罩。我不去检查,老婆还在等我回家吃饭呢!”钱二哈企图挣脱逃跑,被卫健疾控人员团团围堵,眼看无路可逃,只好束手就擒。卫健疾控人员就象老鹰捉小鸡一样,把钱二哈强制性带走了。


三天后,钱二哈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被强制隔离治疗,其家人也因病毒感染而被隔离治疗。



(三)孙二哈引火烧身


腊月二十六,孙二哈从武汉归来,回到康城县张家湾村过年。大包小包的衣物年礼,外加一沓沉甸甸的钞票,乐坏了媳妇儿张翠花。张翠花又是炖羊肉又是煮牛肉,忙忙碌碌,跑进跑出,把孙二哈当成初恋情人一样。晚上,孙二哈像一头初生牛犊一样,钻进张翠花的被窝,一伙一伙又一伙,把个张翠花冲撞得花枝乱颤,花容失色。


连续战斗三天三夜,孙二哈已是疲惫不堪,浑身乏力,伴之发烧,咳嗽。不行,感冒了,我要去逛逛街,溜溜弯,顺便买点感冒药和酒精,把屋里屋外消消毒,孙二哈说走就走。


“医生,我要买点感冒药,还要买点医用酒精。”孙二哈来到康城河西大药房。


“怎么啦,发烧吗,咳嗽吗?”河西大药房戴口罩的药剂师冯小美问。


“不发烧,不咳嗽,我只买点普遍感冒药,还买两大瓶酒精。”孙二哈隐隐藏藏地回答。


唉呀,莫不是那个?药房主管肖莉莉看着双颊发红的孙二哈,拉过药剂师冯小美耳语,快去那个……


“唉呀,你们磨叽个啥?不就买点感冒药,买两大瓶酒精吗?像防贼一样防着我,至于嘛!”孙二哈怒而激之。


“不是,老板,最近武汉新冠病毒传播得很厉害,我们不得不防啊。”药房主管孙莉莉回应。


“这样吧,我就在这儿附近住,你拿几盒感冒药,拿两大瓶酒精给我,要是不放心,我把身份证押在你这里。”


“好吧,来,我给你配这几样药,金莲花感冒软胶囊,肺宁颗粒,双黄连口服液,阿莫西林,还有一盒退烧药,两大瓶酒精,一共258元,请付款。”


“好的,谢谢,我用手机描码支付。”


五分钟过去了……


“刚才买药的那人呢?”冯小美匆匆忙忙跑进药房。


“己经拿着药和酒精,回家去了。这是他的身份证,还押在这里”,肖莉莉回应。


“刚才那人疑似感染了新冠病毒,怎么办啊?”冯小美向药房主管肖莉莉报告情况,“我刚才向县里疫情防控指挥部报告了疫情,他们一会儿就来人排查登记。”


“老婆,我回来啦!看我买的酒精,听说最近武汉传染了什么病毒,我们得小心防备,我来用酒精把屋里屋外消消毒。”


“老公,辛苦啦!”张翠花迎上前,给了孙二哈一个热吻。


二人秀罢恩爱,孙二哈就把酒精瓶拧开倒入喷壶,把屋里屋外、边边角角、旮旮旯旯,浓浓地喷洒了一遍酒精。


“老婆,我感觉身上好冷啊,你快点把取暖器打开烤烤火。”孙二哈放下喷壶,用湿巾擦着手。


“好嘞,来啦!”张翠花边说边打开电热取暖器。


“嘭——,嘭嘭——,”刹那间,火光四射,浓烟破窗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孙二哈灵光一闪,一把拽着张翠花,落荒而逃。


“快,快,快报警!”从四楼奔至楼下,二人惊魂甫定。


三天后,孙二哈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被强制隔离治疗。六天之后孙二哈因恶意隐瞒感染新冠病毒、过失纵火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罪,被公安机关宣布逮捕,其家人也因病毒感染而被隔离治疗。



(作者:崔道斌 · 保康)









上一篇:李大牛轶事

下一篇:香嫂,我欠你一束百合花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