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说 > 文章

天雷地火

时间:2020-04-12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黄西华 - 小 + 大


贾仁明与肖亚梅的相识纯属偶然,而且颇带点戏剧性。

那天晚饭后,贾仁明跟往常一样,独自一个人在沿河路散步。

仲秋的天气,已渐渐由炎热转为清凉。下午刚下过的那场雷阵雨,把路面冲洗得十分洁净。斜挂在天边的夕阳,把金红色的晚霞洒在地上,地面上所有的影子都被拖得老长老长。路边,是贾仁明熟悉的香樟树,挺拔的树干,椭圆的叶子,错综的枝桠,淡淡的香气,让人觉着既赏心悦目又淡雅素静。香樟树的那边,是公园的栅栏。栅栏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红色横幅,横幅上“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金色大字在夕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公园里绿草茵茵,姹紫嫣红,月季花、玫瑰花和石榴花争奇斗艳,而桂花则以其独特的芳香沁人心脾。公园的上空漂浮着几只大型气球,气球下方悬挂着的红色条幅上写着“庆祝国庆”、“祖国万岁”等字样,节日的气氛十分浓郁。许是国庆佳节即将来临的缘故,公园里游人如织,热闹非凡,有跳广场舞的,有唱曲剧、豫剧的,还有拉二胡、吹小号的,人们在这里分别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庆祝祖国母亲的七十华诞。树林里、草坪上、林荫道旁的石椅上,随处可见成双成对的红男绿女相偎相依,有的低声细语,有的卿卿我我。贾仁明看着公园里热闹的人们,心情本来十分愉悦,可当他看到那些卿卿我我的一对对红男绿女,而自己却形单影只,心情顿时有些落寞,感觉此时此刻的自己与公园里的氛围是那样的不协调。

 “喂!喂!”银铃般的声音在贾仁明耳畔突然响起。

贾仁明抬起头朝四下看看,只见不远处路边的一棵香樟树下,一位手扶自行车的妙龄女孩正对着他嫣然而笑。因为叫不出贾仁明的名字,她只是朝着他使劲地“喂!喂”叫着,直到让贾仁明意识到她的确是在叫自己并抬头朝她投去疑惑的一瞥时,她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算是作为她不礼貌的赔罪。

“你是?”

贾仁明的面部表情无疑是麻木的,因为他实在回忆不起这位看起来既靓丽又清纯的女孩究竟是谁。

女孩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天在书院街……”

哦,原来是她。贾仁明很快就想起来了,难怪有些面熟。

 

三个多月前,在公开招考市直部门领导干部的笔试、面试中,贾仁明力挫群雄,从近三百名考生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被聘任为市文化局副局长。宣布任命后,贾仁明兴冲冲地骑着他的那辆“扶而加蹬”自行车朝家里飞去。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汇集在一片喧嚣声中,落日的晚霞映照在错落有致、鳞次栉比的建筑群上,泻下一片金光。

砰!“哎哟——”随着一串银铃般悦耳的颤音,贾仁明猛地一惊。原来他的车前轮撞到了前边一位女孩的车屁股上。女孩的车把晃了晃,失控后的自行车晃倒在地,幸好女孩机灵,先一步跳下了自行车,这才没被摔倒。

女孩身穿一套时髦的摩登时装,长得亭亭玉立,靓丽照人。修长的身材线条分明,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柳叶眉丹凤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魅力,双眉之间恰到好处地长着一颗不太显眼的美人痣;有着一对小虎牙的嘴唇饱满而丰厚颇具性感。虽说没有那些爆红的影视明星和歌星们漂亮,倒也别有一种令男人们怦然心动的韵致。

女孩把自行车扶起来后,头一扬,柳眉倒竖就要发作。可能是贾仁明脸上尴尬的笑容和真诚的歉意感化了她,也可能是贾仁明那美男子的阳刚之气吸引了她,她的面部神经刹那间松弛下来,由阴转晴,宛如含苞欲放的出水芙蓉。

“哦,对不起,对不起!”自知理亏的贾仁明连连道歉。

“没关系。”女孩嫣然一笑,矜持而又略带嘲弄地说,“在这拧麻花似的下班高峰期,你竟敢思想开小差。这也幸亏是撞到了我的自行车,要是撞到汽车屁股上,你就是不玩完儿,只怕也会落个生活不能自理吧?”

“那是,那是!”面对女孩的批评,贾仁明喏喏应是,脸红脖子粗地匆匆与女孩道了声再见后骑着车子便跑了。

 

“真不好意思,上次不小心把你给撞了,实在是对不起。”贾仁明再次向邂逅相遇的女孩表示歉意。

“没什么,区区小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不必放在心上。哦,对了,我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呢。”带着灿然笑容的女孩落落大方,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娇柔做作。

在这清纯漂亮的女孩面前,贾仁明不由得有点儿自惭形秽。尽管他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史和短暂的恋爱,且又写得一手妙笔生花的好文章,但由于他不善言辞不善交际,在女孩尤其是漂亮女孩面前,他总会情不自禁地脸红心跳手足无措,连句囫囵话也说不出来。这会儿见女孩问他姓名,吭哧了老半天才告诉她自己叫贾仁明。

女孩显然属外向型性格,在贾仁明作了自我介绍后说:“你就是前不久经过公开招考被任命为市文化局副局长的贾仁明呀!怪不得那天你撞到我时,我看你有点面熟呢!我在电视上见过你面试时答辩的光辉形象,只不过当时没太留意。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肖亚梅,是去年大学毕业后被市文化馆聘用的创作室创作员。”

贾仁明说:“哦,原来你就是肖亚梅呀?久仰久仰!我在日报副刊上读过你写的散文。早就想去文化馆拜访,只是不敢冒昧。呃,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有什么事吗?”

肖亚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什么事儿。我喜欢吃了晚饭后骑自行车随便转转。刚才看见你,觉得像是上次撞我的那人,就冒昧地喊了一声。没想到还真的是你。你怎么老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呀?”

在刚认识的女孩面前,贾仁明怎么好意思把刚才看到谈情说爱一幕时自己的感受说出来呢?他支支吾吾老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肖亚梅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孩,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忙换个话题说:“你这个大才子,当了文化局副局长,也算是我这个文化馆创作员的顶头上司。今后少不了要找你的麻烦,你可要多帮助帮助我哟。”

贾仁明听亚梅这样一说,忙说:“帮助说不上,咱们互相多交流吧!”

肖亚梅说:“你刚才说在日报副刊上看过我写的散文,我不揣冒昧,想请你指教指教,我那几篇散文怎么样?”

“嗯,很不错。你的散文文笔流畅,语言优美,描写细腻,用语生动贴切,乡土气息特浓。读起来让人感到一股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只是在写作上,似乎应广开思路,更多地关注社会现实,关注人生,讲好中国故事,深层次地展示人们的生活和精神面貌,弘扬新时代的正能量

谈起散文创作,贾仁明不再笨嘴拙舌。什么散文不散啦,形散意不散啦,等等,等等,说个没完没了。

“在散文写作上,还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肖亚梅问。

“我认为,好的散文一定要融入作者的个性与思考。不然,文笔再好,也不会给人的心灵里投进半点涟漪。”

“你这个观点很新颖,我会好好思考一下的。”肖亚梅说。

由于两个人志趣相同,自然就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他俩站在路边的香樟树下,谈的十分投机十分开心,全然忘却了时间忘却了烦恼,也忘却了腰酸腿疼口干舌燥。就好像一对多年不见的好朋友突然相逢,有着一肚子的知心话要说。临了还是肖亚梅猛然感觉到已是子夜时分该回家了,贾仁明这才关上谈兴正浓的话匣子。他怕肖亚梅深夜一人骑车回家路上遇见歹徒,就从亚梅手里接过自行车,让她坐在后座上。他骑车一直把她送到文化馆的宿舍楼下,互道再见后又骑着自行车回到了自己一人独居的两室一厅。停车时,才发觉他骑的原来是肖亚梅的自行车。

躺在床上,望着昏黄的灯光,贾仁明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他根本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与肖亚梅相识的一幕总是在他的脑子里波涛般汹涌着。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该不是梦吧?一张俏丽的面容又浮现在他眼前,冲他嫣然而笑。从来不失眠的贾仁明,这一夜竟然失眠了。

第二天是双休日,贾仁明早上一直睡到八点半钟才起床。他简单地洗漱一下后,到十字街那家快餐城要了两个煎鸡蛋和一杯鲜豆奶,四平八稳地慢慢品尝着。

回忆起昨晚与肖亚梅在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余味依然萦绕心头,精神又振奋起来了。他敏感地捕捉到肖亚梅眼中发出的信息,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次机会,很想主动向肖亚梅发起爱情攻势,但心里又有点拿不准。毕竟与肖亚梅刚刚认识,双方并不怎么了解,万一肖亚梅没有这个意思,或者是人家已经名花有主,自己却自作多情地贸然求爱,一旦遭到拒绝,弄得自己尴尴尬尬不说,还会伤害肖亚梅。这种事可不能莽撞,不能操之过急。感情需要时间,需要培养,人们不是常说日久生情瓜熟蒂落吗?还是慢慢来吧,真要是有缘分,我和肖亚梅迟早会走到一起的,是鸳鸯棒打不散。

 

市文化局是文化馆的上级主管单位。贾仁明在局里分管文艺创作工作,这就为贾仁明与肖亚梅两人的接触提供了便利条件。自他俩相识以后,肖亚梅隔三差五地到文化局找贾仁明,每次都说是来向他请教文学创作方面的问题。令贾仁明奇怪的是,不管自己在哪,肖亚梅都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给自己一个意外一个惊喜。亚梅性格开朗,说话直来直去,无所顾忌,在贾仁明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使贾仁明更加体味到她的纯真。

接触几次以后,贾仁明发现肖亚梅对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点意思。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她那双美丽的大眼腈,却无时不在向他暗递着充满柔情蜜意的秋波。对此,涉足过情海爱河的贾仁明焉能看不出来?但他还是没有贸然行动。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他还要继续培养感情。那天他俩在一起聊天时,他有意把自己曾结过婚老婆在一次车祸中死了和谈过两次恋爱的经历告诉了肖亚梅。既然真爱,就要坦诚相待。他想。如果肖亚梅拂袖而去,就说明他俩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不可能走到一起。他又想。然而,令贾仁明感到诧异和震惊的是,肖亚梅对他的一切似乎做过专门调查,并且了如指掌,对他的坦诚相告不仅没感到惊讶,更没有离他而去。

丧偶的贾仁明再次陷入爱河。他己经深深地爱上了肖亚梅。这一爱就爱得如痴如醉。肖亚梅的倩影老是在他眼前晃动,驱之不走,挥之不去。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这一生要是没有肖亚梅相伴,生活是否还有意义。白天还好过一点,忙起工作来会暂时忘记亚梅,夜晚可就难捱了。晚上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像烙烧饼似的,翻过来翻过去,怎么也不能进入睡眠状态。睡不着就坐起来看书吧,可打开书,看到的却仍然是肖亚梅的倩影,书上写的什么根本就没有看进去。

爱情是幸福的,但同时又是痛苦的,贾仁明现在就正在经受着爱情的双重煎熬。其实,他与肖亚梅之间的关系已经是不言而喻了,只是中间隔着的那层窗户纸,谁也不好意思先去捅破罢了。

这天又是双休日。贾仁明完成了兴之所至而创作的一篇散文,抬头看了下墙上挂着的电子石英钟,快十一点了。他去了趟卫生间,放松以后又洗了手,然后锁门下楼,骑着自行车来到十字街快餐城等肖亚梅。昨天晚上,他接到亚梅的电话,约好两人今天这个时间点儿在这里会面,共进午餐后一起去亚梅的宿舍,修改亚梅的散文新作《我和我的祖国梦牵魂绕》。

贾仁明刚到快餐城门前,肖亚梅就来了。看见她,贾仁明感到眼前突然一亮,整个人不禁呆了。

肖亚梅今天好像刻意做了些打扮。她上穿一件鹅黄色羊毛衫,下穿深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白色旅游鞋。这样的穿着,使她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显出曲线美。靓丽的脸上略施粉黛,还涂了淡淡的口红。唇线也是淡描素抹,本就好看的柳叶眉又描了描,眼圈周围加了淡淡眼影,更显得深情动人;乌黑发亮的披肩长发,用一只蝴蝶形的白色发卡卡着,潇洒飘逸。

午餐很简单,就一荤一素一个汤。两人本来就没把心思放在吃吃喝喝上,一荤一素一汤足矣。吃过饭,贾仁明买了单,两人就肩并肩走出了快餐城,肖亚梅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贾仁明驮着她,很快就来到了肖亚梅的宿舍。

肖亚梅的宿舍不大却布置得很女性化,像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房间的墙壁和窗帘都是粉红色的,墙角的书柜里摆满了鲁迅、巴金、余秋雨等名家的文学巨著,书柜旁边的书桌上除了一台联想电脑,还随意放着几本《人民文学》、《长江文艺》等文学杂志,其中一本《散文选刊》可能是肖亚梅正在读的杂志,被翻开倒扣在书桌上。床头上挂着两个有着一对黑眼圈的小熊猫,毛茸茸的煞是可爱。

身处充满诱惑的粉红色氛围里,贾仁明不由自主地就有了一些感觉。在他看来,肖亚梅肯让自己进入她的私密空间,意思自不待言,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肖亚梅的确对贾仁明情有独钟。贾仁明那出众的才华和正直的人品,还有他那颇具阳刚之气的男子汉气质,令她钦佩,更令她痴迷。从他俩认识以来,互相都是在双方的办公室找对方,今天是亚梅第一次请贾仁明来她的闺房。此时此刻,他俩肩并肩坐在书桌前, 头挨着头,身子靠着身子,在电脑上字斟句酌地修改着亚梅的散文新作。耳鬓厮磨,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一时间两人都显得有点儿心猿意马, 有一种让人呼吸加快乃至窒息的感觉。

肖亚梅约贾仁明今天到她的闺房来,名义上是请他帮助修改自己的散文新作,其实就是想向意中人敞开心扉,袒露自己的心思。此时此刻,当自己坐在心上人身旁时,尽管心如鹿撞,但出于女孩家羞涩的天性,她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先开口。再怎么说,她也要保持女孩家那份最后的矜持呀。自从对贾仁明产生爱慕之情以来,肖亚梅一直在等待,等待贾仁明向他射出丘比特之箭。她在心里暗暗地打定主意,只要贾仁明开口向她求爱,说一句“亚梅,我爱你”,她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奉献给他。即使他嘴上不说,只从行动上来个霸王硬上弓,肖亚梅也绝对不会拒绝而令他难堪。谁叫自己爱上了他呢!她想。既然心都已经属于他了,他要自己的身子又有什么不行呢?她想。反正自己早晚都是他的人,早一天晚一天还不都是那回事。她又想。可他为什么迟迟不做表示呢?难道……肖亚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别看贾仁明有知识有才华,有过恋爱和做爱的经验,但他是个迂腐的谦谦君子, 越是爱得深,越是不想让心爱的人受委屈。每当他面对着温柔、多情、期待、渴望的肖亚梅,他就浑身燥热难耐,很想抱着肖亚梅给她一个热烈的长吻,甚至颠鸾倒凤,成就好事,但他却又不愿越雷池一步,惟恐肖亚梅说他孟浪。他这样做,在他看来是对肖亚梅的尊重,但却令肖亚梅多少有点儿失望。男人靠猛,女人靠哄,你贾仁明堂堂五尺多高的男子汉,在这方面不主动点,难道还要我个女孩家先……肖亚梅想着想着竟羞红了脸,低着头用手不住地抻自己的羊毛衫袖口,眼角却不时地瞟向端坐在身旁的贾仁明。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室内很静,静得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贾仁明看着满面娇羞的肖亚梅,整个心都醉了。开始他还忍耐着,但终于男人的野性被挑逗了起来,他冲动地搂着肖亚梅的纤纤细腰,让她靠在他身上。期待已久的肖亚梅早有思想准备,就势仰面倒在了贾仁明的怀里,将头紧紧贴在他那肌肉发达的胸膛上。贾仁明低下头,忘情地吻着她的眼睛、嘴巴……开始的时候肖亚梅还在欲迎还拒,不过在贾仁明那极富攻击力的强吻之下,肖亚梅也热烈地迎合了起来。她躺在贾仁明的怀里浑身颤抖,双颊绯红,闭起双眼,头微微上抬,用自己那只饱满丰厚的嘴唇迎上去。

此时,真是天雷勾地火,烈火遇干柴,燃烧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贾仁明久旱逢甘霖,心中的感受自不待言。他抱起肖亚梅把她横放在床上,俯下身,疯狂而又热烈地吻着她,一边吻还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肖亚梅长这么大,还从未与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这个吻还是她期待已久的初吻呢。在这一刻,她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幸福。在贾仁明的亲吻与抚摸下,她浑身发软,像一团泥,软软地瘫在床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袭上心头,只觉得地在下沉,人也跟着在下沉,很轻, 很轻,她闭着眼晴,享受着,等待着……

事情的进展一切都是那样自然。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娇呼声交织在一起,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乐……

午后的阳光慢慢西斜,落日的余晖照射在窗帘上,将房间映射得红彤彤的,给那正在蠕动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霞光……

日落月升,小城的灯光亮了起来,房间内的喘息声和娇吟声终于停止了。

梅开二度的贾仁明像一头雄狮,在肖亚梅的呻吟声中体现了男人的力量;肖亚梅也在贾仁明的喘息声中初次享受到人生的乐趣,从女孩儿变成了女人……

                        

  2019年11月20日修改于北京通州





 

 










上一篇:香嫂,我欠你一束百合花

下一篇:偶遇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