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说 > 文章

我是一株空灵草

时间:2020-07-16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李凤英 - 小 + 大

 我是一株空灵草,在佛前修行千年的空灵草。朝钟暮鼓,受佛禅悟。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红尘中的爱恨情仇,只因人太情痴,太执着。人自己不开悟,只会在芸芸众生中纠结、烦恼、伤心、难过。


我以为自己不会遭受此情劫,却未料我俗根未除。


百年前,因为一滴雨露的滋润,我便与他相遇,然后化为人身,以身相许,以报答他的呵护、知遇之恩。


邂逅总是浪漫的,爱情总是美好的。我绽放千年的花蕊只为静等他的亲吻,我舒展千年的叶片只为静候他的爱抚。我的生命,因为有他而变得熠熠生辉。那饱满的嫩叶,在阳光的照耀下,在雨水的滋润下,越发青翠,越发娇艳,生机而勃勃,乖巧而充满灵性。


他是那样的爱不释手。在泉水叮咚的小溪里,我就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奏响着一曲曲美妙的音乐。在郁郁葱葱的森林里,我就是一个个生动的汉字,翻开着一篇篇精美的文章。


青春煮酒,酒亦烈春亦浓;对月当歌,月亦明歌亦绵。在物转星移中,我陪他走过了春夏秋冬。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光,它就是一个魔法师,变走了青春,变来了沧桑;时光,它也是一个小偷,偷走了情感,换来了失望。倦怠爬满了脸颊,额头上刻着陌生,眸子里没有了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春意、爱意、暖意,而是轻轻掠过的冷意、凉意、冰意。


我的叶子在枯萎、凋零,在瑟瑟秋风中不堪一击。秋风起,黄叶落,谁怜心儿错?一纸情,两行泪,可怜人憔悴。


不!难道那琴瑟和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吗?难道那海誓山盟的誓言烟消云散了吗?难道那情意绵绵、花前月下、你浓我浓的岁月变成了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即了吗?我为情所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整日以泪洗面。


佛说:你忘记了吗?你原本就不是人类,何必苦苦眷念这份孽情。该来的总会来,但是,该走的也总会走。


我说:可是,我的心很痛,无以复加的痛。难道爱过的滋味就是这样让人痛不欲生吗?


佛说:你们仅仅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你是来还债的,债还完了,两人就两清了。你痛是你修行还不到位。


他为什么不爱我了?他为什么不爱我了?


没有为什么,没有原因。缘分已尽。


那为什么让我们相遇?为什么让我们相识、相恋?


他的前世是寺庙外那棵开满花的树。


是的,是你仰慕了一百年的树。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你们注定只有半生缘。


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你想通了就不痛了。


一场大病之后,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他,未曾负我,因为,他一直都没有属于过我。我,仅仅只是他梦中的一个女孩。


我轻轻拭去脸上最后一滴泪珠,抖抖叶片,准备迎接新的霞光。新的一天开始了,蜷缩在寺庙角落里睡觉的男子已经醒了。他洗了把脸,然后又掬一捧水撒落在我身上。


一滴水的恩情换取了我半生的泪水,我却无怨无悔。掬一捧光阴,走过红尘喧嚣,时光深处是岁月的静美;掬一捧情感,走过芬芳年华,爱情深处是心灵的从容。


他的南柯一梦,我的半生缘。滚滚红尘,看尽繁华,只一眼,便是天涯。



(作者:李凤英·宜城市实验小学









上一篇:占城风流传

下一篇:占城风流传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