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 > 文章 当前位置: 小说 > 文章

请将

时间:2021-02-20    点击: 次    来源:文学襄军网    作者:李修平 - 小 + 大

喧啸了一天的沮水乡终于安静了。天色暗了下来。乡长林志平在旅游景区建设工地草草扒了一口饭,返回办公室。他想迷糊一会儿。书记长年病休,大小事压在他一个人头上,他被乡里的一切事情弄得精疲力竭,有时心情不免烦燥!

嗵得一下门被打开,林志平唬地一下站起来。党政办主任庹云山火急火撩站到面前:“耿……”

“耿你个头啊耿,不知道我刚坐下迷糊一会儿呀。什么事?”

“对不起,这我真不知道。卞乡长打电话说,沮水乡旅游发展论证会8点开,有关部门领导和专家都到了,就差你了。会是你亲自定的啊。”

林志平一拍脑门。“妈的,都是叫狗日的张半龙给闹的,老子怎么把这么大的事儿给忘了。现在几点?”

“七点不到,到县城一个小时,来得急。”

“走,一起去。”

说罢林志平拿起车钥匙就出门,也不叫司机,直接发动了那辆老式的桑纳拿。见庹云山站在车外看着他不动,叫道:“楞你个头儿啊楞,上车呀。”

永康县沮水乡旅游发展论证会议放在县宾馆6号会议室。林志平与庹云山到的时候,正好8点,省市旅游专家和县有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到了。卞兰兰一个多星期以来,都在联络筹备这次论证会,乡长不到这个戏她就唱不下去了,所以一个劲儿地打电话催。见林志平准时赶到,她心里高兴,赶忙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们沮水乡乡长……”

林志平很礼貌地向大家拱拱手。

“我叫林志平,沮水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感谢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对我们沮水乡的关怀支持,旅游这一块主要是卞乡长在分管操心,我来晚了,对不住大家。卞乡长,开始吧。”

论证会由沮水乡党委委员、副乡长卞兰兰主持。首先播放的是反映沮水乡全貌的专题片。随着镜头的拉动,出现在眼前的是《荆山楚韵》片头。荆山山脉中的云旗山千峰万壑,郁郁葱葱,一条沮水奔腾而过。沮水两岸麦浪滔滔。林志平认真地看着,不时拿眼睛看看矫小俊美的卞兰兰和身边的小伙子庹云山。他知道解说词是庹云山写的,组织拍摄制作则是卞兰兰一人操办。他为乡里有这么能干的人才而欣慰。15分钟的片子放完了,接下来是湖北旅游设计院的王工开始介绍沮水乡开展旅游建设的总规和详规以及景区景点配套服务项目的设置。也是用投影仪。屏幕上不时出现沮水乡未来的美好图景,林志平一直耐心地看着、听着。其实,这些规划在他那里早已谋划好了,湖北设计院也是按照他的思路设计的发展规划,有些地方他已经组织人员进入了前期工程。只是现在经专家这么一穿,就形成了一幅美丽宏伟的蓝图,让他兴奋。有了这个旅游建设总规他就可以在全乡干部中大力实施了。论证会开得很成功,大家提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议,对沮水乡的旅游发展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论证会一直开到晚上11点多,林志平站起来说:“再次感谢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对沮水乡的关心和厚爱。夜已经很深了,我陪各位专家去吃个夜霄吧。本县的各位领导怠慢啦,下次请你们到沮水乡去旅游,我再陪各位喝尧治河1988。”

说是夜宵,其实也只是大排档,但是大家都非常开心,闹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去睡了会儿。天刚大亮,林志平就敲开了卞兰兰的门,随即又叫醒了庹云山。“卞乡长把县里的事弄好,送走专家,做规划的费用一分不少。再去旅游局把县城到沮水乡沿路的旅游指示牌搞定,田局长是你同学,钱他们出,内容你定。庹主任回去准备材料,我要召开全乡群众大会。今年是沮水乡的旅游建设年,一切围着这个事儿。我再出去一趟,去招个大商。”

“还要招商?”卞兰兰惊讶地看着林志平。

“不招商我们的旅游怎么发展?我现在有个新的思路。外商招不来我招内商,花财力人力求爷爷告奶奶地去外地乞求所谓的商人,还不如在我们地方的土财主身上动动脑子。外商来了干什么,要地要政策,目的一达到一遛了之,留下乱摊子还不是我们给他擦屁股?”林志平见卞兰兰与庹云山都奇怪地望着他,自知说多了。“好了,招商是县里的大政方针,毫不动摇。我去一趟河南平顶山杨树沟煤矿。你们先各干其事。”

“你去找何山魁?”

“对,找的就是他。只有他有这实力。”

林志平开着他的桑纳拿轿车紧赶慢赶直到天黑才到,开得他腰酸背疼,想不到这高速路上开车比乡道还累,这时他真才后悔没叫上司机。看到别的车一辆一辆超过去,他就是敢超速度也高不过120码。电话早已打给何山魁。他就是要实地看看这家伙到底有多大能耐。

何山魁早在高速公路出口处耐心地等着,眼睛一直盯着鄂f5字头的车辆,见林志平的车从收费站出来,赶忙迎了上去。

林志平把车停稳后出来,一把抓住何山魁的手,有些动情地叫道:“何山魁,好你个土老财!你不看我,还要我大老远来看你?”

何山魁见只林志平一个人,大为不解:“哎我的父母官,怎么是你一个人?”

“怎么嫌我人少?要我带警察拷你?”

何山魁赶忙叫下车上的司机。“你来开林乡长的车。林乡长坐我的车。我们进城,先吃饭。”

林志平坐上何山魁的路虎,一时颇为感慨。“这有钱呀,就是好。你这路虎比我的桑纳拿跑得就是稳。气派。”

“林乡长不赚弃,我们公司赞助你一辆?”

“这你可别害我,你敢送我可是不敢坐。乡长官不大,可是丢不起,沮水乡的事情我还没办好呢。”

汽车直接开进了一家五星级宾馆。宾馆的服务应有全有,林志平感到这可能是他这一生中最为豪华奢侈的一次享受,吃的是人参燕窝,喝的是茅台,住的是豪华套间,何山魁真把他当作家乡父母官啦。暴发户的钱,就他妈腐败一次吧。林志平看到眼前的五星级宾馆,立即想到了他的沮水乡。将来,不久,就是今年,他一定要在沮水河畔,云旗山下,建一座星级宾馆,还要在云旗山建别墅群。林志平今天完全放开了,何山魁怎么安排他不管,他也要体验一下经济强大之后的那种滋味。

洗浴后何山魁进屋,他知道林志平的来意,只是还没有挑明。见林志平精神不错,忙说:

“林乡长今天太累了,要不我们去唱唱歌吧,洗脚也行。”

“唱歌就算了,脚我刚才已经洗过了。”

“那么我们洗洗桑纳,这里小姐的按摩功夫那可是一流的。”

“何总就别费心了。从小的讲,我对这些不爱好,从大一点讲,我还是沮水乡的党委副书记、乡长,对这些是从来不沾的。”

“林乡长过虑了,这里的服务都是很正规的。有特殊行业许可证。再说你乡长坐怀不乱,何况外人不知。”

“不是你说的那回事,瓜田李下,知道吗?避闲。我这人看似大大列列,但做事有底线。好了,今晚破费你了,只此一回,明天你把房子退了,我去看看你的矿山,就在你矿上吃矿上住。”

平顶山到杨树沟煤矿要走50多公里,全是山路,难怪这里人全都开越野车。并不全是显富,主要还是适用。路虎在这样的路上就显示出特别的优势,大坑小洼,不费劲就过去了。到了杨树沟林志平才感到城乡的巨大差别。城里高大的楼房与农村低矮的土坯房,西装革履的城市市民与满身黑灰的工人形成巨大反差。林志平骨子里的那股责任感不由而生。

何山魁对林志平深怀敬意,像这样关心家乡外出打工人员的领导绝无仅有。他带领林志平参观他的厂房、矿区,带领他看地上作业和井下作业。详细介绍他的领导体系,管理模式,运作方法。在何山魁的矿山打工的竟有一百多沮水乡人,就凭这,他也是在为家乡做贡献。林志平第一次感到创业的艰辛和不易,也使他感到干什么事情都必须付出,甚至是艰难地付出。

在一个满身灰黑的老乡面前他问何山魁:“你当初就是这么干起来的吗?”

“甚至比他还苦。我是从井下爆破手干起来的,一年当班头,两年当包头,也是赶上好机遇,十年干成现在的规模,总资产接近5个亿。”

林志平望着远方来来往往的矿车自言自语道:“能从一个打工的小班头十年做到一个5亿身价的老板,绝对部是一般的人。”

何山魁似乎没听请。“林乡长说啥子?”

他想,这样的人给他一个村,他肯定干得好,就是给他一个乡他也不见得干得比别人差。林志平回头紧紧盯着何山魁:“老何,跟我回去干吧。”

他见何山魁疑惑地看着他,更加坚定地说:“是沮水乡的男人,你何山魁就应该回沮水乡发展。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何山魁既然闯出来了,就应该在你的家乡做点业绩,立起你的口碑。”

设想过林志平怎么开口,但绝没有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激自己就范。何山魁一时反映不过来,忙对林志平说:“林乡长,这事不急,我们晚上谈。你不是还要慰问老乡吗?他们也想见见乡里领导。”

这是一个特别的晚上。在杨树沟一个农家小酒馆里,林志平与何山魁相对而坐,五菜一汤,喝的是尧治河618,高度烈性酒。林志平详细地向何山魁介绍沮水乡未来的发展规划和自己一步一步实施的打算,听得何山魁热心沸腾,激情满怀。何山魁虽然只读过小学五年级,但他聪明过人,小时候家穷,穷到兄弟三人轮留穿一条裤子。他知道穷是啥滋味。他也想为家乡的脱贫出点力,但是他有力使不上,因为过去的一些不检点,在乡亲眼里没落下好名声。何况他强娶初中没毕业的刘兰花为妻的事惹怒了卞和村的老小,平时回去都不多。他为此发誓要在外干番大事业,人模人样地走回家乡,再去带领家乡人走向富裕,让大家看看他何山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没人相任他,也没有合适的平台。现在作为一乡之长的父母官亲自上门找他,他能不心动吗?

“可是我这样回去,领导们能接受吗?”

“怎么不能接受?相信共产党这点胸怀还是有的。天天讲解放思想,不拘一格用人才,怎么用?重在落实两个字,发展才是硬道理,懂吗?我不是领导吗?我现在站在你的面前,就可以证明一切。我现在有两套方案供你选择,一是以你们公司的名义投资云旗山景区开发,你发财我发展,成立沮水乡云旗山景区有限责任公司,首期投入三千万;二是你回卞和村当村干部,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云旗山景区由沮水乡、卞和村和你个人共同开发,成立股份制企业。实现三方共赢。你看怎么样?”

“林乡长怎么定,我都没意见。我这里已有安排,两头都不会误。我可以回乡报效家乡人民。但乡亲们的工作还要林乡长做。”

林志平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管的,是个男人,干了!”

“干!”

林志平说:“我明早就走,统筹全乡,作好安排。”

“我随后就回,不,我的投资可以先期到达。”

“好!”两人一拍既合。

林志平直接回到了乡里。他办公室没进,就去察看建设工地。在永康县,沮水乡是一个边远大乡,面积700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两万多。没有什么资源,长期以来,就靠种粮过日子。这几年,通过发展茶叶、反季蔬菜、养殖业,使一部人脱离了贫困线,解决了温饱,但发展速度一直在全县之后,这是历届党委政府痛心疾首的事情。但沮水乡楚文化底蕴丰厚,特别是云旗山,是三国关云长大战的古战场,山势险峻,风景秀美,旅游发展起来了就能拉动全乡其它产业一起上。林志平到任后认准了发展旅游一条路,决心在位于卞和村的云旗山上大做文章,做好文章。项目一上报,立即得到了县政府的认可。关键就是资金瓶颈问题难以解决。现在资金有了着落,他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心情格外舒畅。他兴致勃勃地走着,一辆工程卞车擦身而过。他一惊,很快镇定。他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繁忙的景象,在沮水乡处处都是建设的工地。这正是兴旺之象。

欣慰归欣慰,但想到资金的困难,他又感到压力巨大。

沮水乡四面环山,中间一条沮河穿流而过,这里正在建设马踏沮漳水的关公公园,左侧是一栋三星级宾馆,在通向云旗山腰的重点景点策马望荆襄的公路上工人们正在加紧搅铸泥清,建成景区一级公路。在云旗山的悬崖上工人们正在做悬崖摹刻,雕刻的是楚国早期的十八位楚子。从策马望荆襄到云旗山顶架一道索道,悬岩中修建凌空栈道。在今年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他是向县委县政府立下军令状的,全面开发云旗山景区,力争四年建成国家4A级景区。

“林乡长你回来了,你还真及时。”卞兰兰戴着安全帽从工地上跑向他。

“你现在都成我们乡的铁姑娘啦!建设进度怎么样?有事情吗?”

“肯定有啊,我正要向你汇报呢。”

“好,那就回乡政府说吧。”

知道林乡长回来了,在家的党委政府的干部都围了过来。这已成习惯,一乡之长也是一家之长,每次外出回来,大家都要围在一起,谈笑风声,有时要解决的事也就在这种场伙解决了。这样以来,沮水乡党委政府的会就相对少多了。这也是林志平一贯的作风,凡事删繁就简,说干就干,雷厉风行。

卞兰兰说:“林乡长,我们现在这么多建设工程,已到六月份了,还没给人家一分钱,工头、民工都在问我要钱,我怎么解释!再不给钱,工程进度肯定会受到影响。”

“速度只能加快,云旗山景区明年对外营运,这是必须的。告诉他们,民工的工资六月份一分不欠,工程钱先结20%。”

“哇塞,今儿是怎么啦,乡长突然有底气啦。”

“和尚还能叫尿氅死!不就是几个钱吗,大家说,是不是呀。”

说得大家哄哄大笑。卞兰兰咬咬舌,也觉得是这个理儿。“那当然,我们乡长哪是谁呀,林志平,泰山压顶不弯腰!”

乡里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

林志平把卞兰兰、组织委员、庹云山,还有民政干事叫到办公室,又安排财务室买了烟、酒、水果,安排民政所准备了1000元现金。办齐了这些,大家都不知道乡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这才说:“告诉你们吧,我今天要去慰问老党员。“

“这个时候慰问老党员?”卞兰兰一脸疑惑。“慰问谁?”

“卞和村的支部书记、村主任何守业。”

“慰问他干啥子?他占着茅房不拉屎,长期不理政事,是个又尖又滑的老滑头,再说他也早该换下了。”

“这不是没人选吗?你们想想,我们乡的旅游景区重心是云旗山,云旗山又在卞和村。要搞好云旗山景区开发,卞和村的两委班子至关重要。现在不是换届时候,我们去做工作请他让贤。至于接班人,我已务涉到了一个。”

“莫非——何山魁?”卞兰兰似乎明白了。“那就走呗。”

卞和村是沮水乡面积最大的村,几乎全是高山,人口居住分散,女的外嫁,男的外出打工,留下的全是老人和儿童。因为村穷,谁也不愿当干部,何守业一干30年,又长期患病,这个村的班子一直陷于半瘫痪状态。何山魁就是这个村的人,靠打工第一个先富起来,人能却没人敢用,其实也没人往他身上想。

何守业的工作倒也好做。见了一下来了这么多领导,还是乡长亲自带队,他非常感动,马上就在让贤退休文件上签了字。

林志平也没想到这何守业的工作这么好做。在沮水乡,卞和村是出了名的集体经济空壳村、社会治安泛滥村、计划生育多孩村,最穷的在卞和村,最富的在卞和村,最泼皮无赖的也在卞和村。原因很简单,一个字:穷!治理这样的村,关键就在于要选好两委班子,选准一个班长。何守业主动辞去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职务,并推荐侄儿何山魁接班,这让林志平心里有了底。林志平很感激眼前这个不称职的老同志,他能提名何山魁,就在道义上支持了他,也在村里形成了影响力,自己对组织部也好汇报。

林志平对组织委员说:“组织上用干部不是有两种方式吗?一是选举,二是任命。关键时刻,我们采取第二种。你现在就可以起草文件,乡党委任命何山魁为卞和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

组织委员说:“这不妥。何山魁还不是党员。”

“他不是县政协委员吗?政府委员不是党员?”

“政协委员有的是非党,有的是民主党派。”

“妈的,真是个土老财,连党都不晓得入。那这样吧,由你组织委员亲自培养,“七一”入党,急是有点急,特殊时期特殊人才嘛,一年后预备期到再任命。你操作一下吧。那就先让何山魁代理卞和村的村主任,通过村民代表讨论确认。卞和村的工作请卞乡长负责,庹主任配合。在何山魁担任村书记以前,就请卞兰兰同志代理卞和村党支部书记吧。”

卞兰兰想要说什么,林志平手一挥。“就这么定了。”

这时,林志平的电话响了。

“这该死的手机,我最讨厌带手机,想它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嘀嘀嘀。”

一看是县委办公室电话,马上接通。他“呵呵”地应许了一阵关上手机。立刻对庹云山说:“通知派出所长,去信访办把张半龙给我押回来!”

说完觉得不妥,转身对卞兰兰说:“算了,还是你辛苦一趟吧,去把他接回来。庹主任晚上在政府食堂安排饭,我亲自接见他。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这个泼皮无赖。”

张半龙这个人其实也并不是太坏,因为他祖上几代名医,到了他这一代只传下了一些治疗疑难杂症的秘方。就是云旗山上的那些根根草草,他采回家一鼓捣,就治好了人家多年不愈的老毛病。他也不收钱,四乡八邻哪里有场合都就少不了他,在卞和村乃至沮水乡都很有名气,为此卞和村里换届时还选他做了村民代表,提他当书记主任的都有。

张半龙是坐着沮水乡的桑塔拿轿车回来的。车子直接开进了乡政府食堂。庹云山已经按林志平的吩咐安排好了晚餐,卞兰兰与张半龙一到他就立即给林志平打了电话。

张半龙虽说是见过些市面的,但见到林志平还是显得有些局促。林志平伸手去掏烟,张半龙以为乡长要和自己握手,赶忙双手握住。“林乡长,我给您添麻烦了,我不是告你的状。”

“张半龙,你这一状告得好,县林业局给我打了电话,那些古老的紫薇列为省级名树保护。每棵树补助五百块。好事。先不说这个,先吃饭。你去县政府告我乡政府,劳苦功高,今晚我得好好陪你喝几碗。”

林志平亲自斟酒,给张半龙斟一碗,也给自己斟一碗。“来,我先敬你第一碗。”说完一口喝尽。张半龙吃过不少场合,哪见过这阵势,赶忙端起碗也一口喝尽。

林志平斟上第二碗。“开发云旗山景区,受益最大的是你们卞和村,公路从卞和村过,张家祖坟档了道,坟不迁,路要绕道,你让游客步行爬到云旗山?我在沮水乡这几年,不好也不差,还没人去上访,你,张半龙,沮水乡名人,今天带了头。今年县里考核,沮水乡因你要扣掉5分。你给我敲了警钟。我敬你第二碗。”

张半龙不敢怠慢,马上端起来一口喝下。“林乡长你误会了,我是要保住那些古树。”

“保护古树也轮不到你呀。你以为乡长是白干的,卞和村紫薇古树群是通往云旗山的第一处景点,乡里的旅游总规拿入重点景点建设,景点名字叫中华紫薇林。你听听,中华紫薇林!这名字多响亮,多气派。中华紫薇林在哪里?在沮水乡,在你们卞和村。云旗山景区建成了,建好了,第一个受益的就是卞和村,还有你,张半龙。紫薇长放半年花,云旗山景区建成以后,每天上千人的游客,吃饭,喝水,买特产,看病,都在那山上。你张半龙不是神医吗?乡政府出面找卫生局,你就在中华紫薇林里开家草药铺,如今是中医吃香,草医最受欢迎。你张半龙还愁不富?还怕出不了名。你是名利双收啊。可是那十几座坟堆躺在哪儿,你张半龙不动,别人都不动。你让游客大老远的来,花钱看坟堆,不煞风景吗?来,我敬你第三碗。”

张半龙赶忙站起来,接过林志平的酒碗。

“这碗我敬乡长,敬乡长。我自己来。”他不敢正眼看林志平,自己先喝了。“祖坟我迁,我不是没钱迁吗?不是没找到地儿吗?”

“地方乡里早规划好了,迁坟费每座三千,随迁随付。今年是沮水乡旅游建设年,你们卞和村啥资源没有,乡上好不容易找到的致富门路,你不仅不支持,反倒给我捣乱。亏你还是半条龙,我看你就是半条虫,不是益虫,是害虫。”

“乡长说得对,我张半龙永远成不了一条龙。和你林乡长比我只能是条虫,但我不是害虫。我去县里并没说你林乡长的坏话。”

“还经得起你说坏话吗?说也没啥。不说了,喝酒。第四碗。”

“哎,我的好乡长,酒是不能再喝了。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我没觉悟,我是虫。坟我迁,我带头迁。”

“好,这才是神医张半龙。你这名医,沮水乡老百姓离不了,乡里搞旅游,各方面人才都需要,你要把张家祖传秘方好好继承下来,发扬草药医术,在沮水乡有你的用武之地。酒还喝吗?”

“不喝了,不能喝了。林乡长的意思我明白,以后张半龙就唯你马头是瞻,若再敢越雷池一步,天打五雷劈。”

“那就要看你的行动了。今天卞乡长亲自接你,规格不低吧。有始有终,还是卞乡长送你回家吧。”

“不敢不敢,我自己走。我走回去,也好醒醒酒,清醒清醒头脑,好好消化消化你林乡长苦口婆心的教育。”

张半龙走了。卞兰兰伸出拇指。“林志平同志,林乡长,大大的,厉害!”

屋里一阵哄笑。林志平说:“别闹了,下面该我们了,你们看我表演,也饿了。来,吃饭,喝酒。”

不到一个星期,卞和村的十几座祖坟都迁走了,旅游公路工期速度加快,中华紫薇林景点建设工程如期上马。一切按规划进行。

林志平带着卞兰兰一行到卞和村查看工程建设,老远就叫到一阵悠扬的山歌传来:

一路唱歌一路来,

一路采花一路开;

蜜蜂见花团团转,

花见蜜蜂朵朵开。

顺着歌声看去,在一座险峻的山崖下面,是一座独立的四合小院。一股悬泉从山崖高处飞流下来,在小院旁边形成一湾碧潭,泉水在潭中积聚后绕过小院的竹林流向沮水。小潭前矗立一座奇石,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梅香泉。几棵高大的白果树遮去小院的半边,四周是含苞待放的紫薇和枝叶葳蕤的蜡梅。院内院外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看上去就似人间仙境。卞和村山大人稀,绿水青山,风光旖旎,人虽贫穷,民风却不俗,这小院虽有些鹤立鸡群,与这山水风光倒也相得益彰。时至五月,正是麦黄柳绿时节,山歌引来山鸟阵阵咐和鸣叫。

“那边是何山魁的家。何山魁家有啥喜事,刘兰花这么高兴?”卞兰兰是刘兰花的闺中密友,最爱听她唱山歌。刘兰花家穷,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她奶奶是沮水乡有名的山歌王后,耳濡目染,跟奶奶学到了许多民歌。

 妹在唱歌哥在听,

要把山歌放在心;

人多难说知心话,

山歌当中细听音。


“走,去她家坐坐,狗杂种何山魁也该回来了。”林志平说着,先走一步。一行来到何山魁的小院,两条藏獒凶猛地叫着,刘兰花喝住了藏鳌,一看是乡领导来了,赶忙开门迎接。

“你是生了儿子还是有了相好?把半爿山都闹翻了。”卞兰兰说。“这是我们林乡长。”

“在沮水乡如果我林志平还用介绍的话,那就不是沮水乡的乡长了。老何快回来了吧,有你这娇妻在家,他就安得下心?。”

“他的魂儿早丢了。不是丢在这儿,是你林乡长面子大,他一天就待不住。想当官。那边还有笔业务,十天内保证回来。这不,人没到,钱已打到我卡上了,两千万,怕你林乡长急着用,耽误了工期,我正要找你呢!”

林志平一听,喜上眉梢,伸出双臂,激动地走向刘兰花。

 “要拥抱哇!”刘兰花本能地后退半步。

卞兰兰笑着接过话:“我们林乡长是性情中人,爱江山也爱美人,抱抱你何妨?只是,你林乡长挖人家男人墙角,又想人家娇妻。这可就是道德问题咯。这样,我也插插足吧。”说着她也张开双臂走上去,三人一下子抱在一起。

这一幕也被跟在后面的张半龙看到了。他鼓掌笑道:“林乡长的为人,我已经领教了。我们沮水乡能遇到这么平易近人、这么能干的领导,不愁不发。你们推举何山魁当领导,我张半龙第一个赞成。我拥护。”

林志平松开手,对着大家说:“谁能为沮水乡的发展做贡献,不问出生,不管来路,谁就是沮水乡的功臣。今后老何就是卞和村的领头人了,也是沮水乡云旗山旅游风景区的开发商,我们党委政府支持他,卞和村的群众更应该支持他,跟着他干,错不了。发展旅游,张半龙闲不了,你刘兰花也不能闲着。风景区要成立楚风民俗艺术团,乡上还要注册云旗山旅行社,团长经理都是你刘兰花的。乡上还是请卞乡长牵头。”

“好!”卞兰兰说。“我也唯你马头是瞻。”

林志平望着刘兰花。“告诉老何,沮水乡人民感谢他,沮水乡等着他,我林志平盼着他。”说毕他回头望着庹云山。“我看沮水乡半年工作总结会就放在卞和村开吧,住农户,吃工地,看工程,查民情。这就是会议的主题。”

按照林志平的要求,沮水乡半年工作总结会开得成功。在很多重大问题上达成高度一致,比如选用能人当村干部,工作重心转移到旅游建设,乡党委政府领导每人包一项工程建设项目等等。

会后全体与会人员视察建设工程。

林志平带着乡党委一班人登上正在建设中的策马望荆襄时,电话响了,是老婆宦雪芹打来的。

老婆说:“记得今天是啥日子吗?生日啊!”

林志平一拍脑门。“你瞧我这乡长当的,连老婆的生日都忘了。”说毕就关上了手机。

细心的卞兰兰在一旁正好听了他们两口子的对话,赶忙对大家说:“我建议党委视察就到这里吧,林乡长还有大事呢。”

众人一阵附和。“林乡长,沮水乡旅游建设局面已经打开,以后大家分工负责,具体事情乡长就可以少操心了。”

林志平与班子成员们一起走出建设工地,乘车回到乡政府。他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驾着他的“宝马”桑塔拿就往城里赶。进了县城,他觉得妻子的生日就这样见面不合适,还是要送点纪念品什么的。送什么好呢?买束鲜花?订个大蛋糕?都没意思。这时他来到一家时装店,看中了一件绿底兰花的连衣裙,也没磨价,付钱就走了。出了店门又去珠宝店买了一条白金项链。

林志平家住县直幼儿园小区。他小跑上了自己的六楼2号,一嗵敲门,宦雪芹从猫眼一看是他,老公,故意慢慢地开门。

“你没钥匙啊!”说着拉开门让进丈夫,接过他的公文包。“我的大乡长,终于有时间啦,我不打电话你就记不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林志平风急火撩地跑进卫生间。“我先洗把脸吧。我是从云旗山上赶回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沮水乡旅游建设现在多么红火!”

“张口你们沮水乡,闭口你们沮水乡,今天在家不谈工作!”

“好,不谈工作,谈生日。你瞧我给你买了什么?一件连衣裙,再配一副白金项链。我的夫人啊,永远都是大美人。祝你生日快乐!”

“你说什么?我的生日?”

“是呀,不是你的生日难道还是我的生日不成。哎,今儿几啦?”

宦雪芹哭笑不得。“你这是哪跟哪啊,今天农历五月二十。我的林大乡长,你已经年满43岁啦!还这么不成熟?”

林志平一下子愣在哪里。是呀,阳历6月就是农历五月,今天是自己的生日,520,我爱你,不是自己当初追宦雪芹时说的吗?妻子比自己小五岁,是八月十五。

“这一阵子乡里事情多,他忙得有时连顿饭都顾不上吃,哪记得这个。”

“唉!”妻子叹叹气。“你们这些乡镇干部啊,真是够辛苦的。忘了就忘了吧,好在你还没忘记给我买礼物,童心未泯,儒子可教,老婆也奖励奖励你。”说着从卧室取出一套浅灰色暗格西服,一条红色领带,还有一双软底皮鞋,一双蓝色丝袜。

“来,换上!”

林志平这时很是听话,乖乖地按照妻子的要求穿戴。深情地望着妻子说:“我买的,你也穿啊!”

“行,我也穿。”

两人穿戴好后,一起走到试衣镜前,相互相视一笑。高大威武的林志平显得非常潇洒,高佻柔细的宦雪芹小鸟依人般靠在他的肩膀。两人似乎又回到从前恋爱的日子。

这时,林志平的电话响了,是县政府办打来的,通知他八点去县政府会议室参加紧急会议,县长亲自主持。宦雪芹一看时间,才六点二十分。

“还有点时间,我们吃饭吧。我叫强强晚上给你条发短信,老爸生日应该让他知道,他成人了绝不能让他像你这样。今天你生日,陪你喝点我自己做的葡萄酒吧。”

说完刮一下丈夫长满胡茬的脸。“瞧你这乡长当的……”



作者:

李修平,男, 襄阳市保康县人。1984年发表文学作品以来,已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大量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作品。出版有散文集《雨夜梦想》《浮生独白》《牵手》《人生路上》4部,小说集《饮食男女》《猎人的后代》2部,长篇小说《卞和传奇》。主编有报告文学集《神农后代》、散文集《带您游保康》,荆山旅游文化丛书《影韵保康》《随笔保康》《民俗保康》《故事保康》《品味保康》等10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保康县作家协会主席。









上一篇:月光下的端公舞

下一篇:还我头来

推荐阅读
文学襄军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文学襄军   wx.xysww.com
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18号    襄阳万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编:441021
电话:0710-3512788   3366999   13607272288
400免费电话:4008520178
邮箱:997335257@qq.com
邮箱:759899098@qq.com